对于陈景山的到来徐良秋是最开心的,因为很明显可以看到,陈景山是为这件大事而来。徐良秋心中大动,也就是说这件事远比想象中更严重,陈景山都惊动了!瞥了眼凌飞,这个小子今天是逃不了的!陈景山都来,他岂有逃走之理。

    虽然纪志国会帮凌飞徐良秋依旧没有多少担忧,他太清楚陈景山此人的手腕,不只是他新城所有从政人员都能明白陈景山的强势。铁血书记的称号不是白来的,手腕强势,从不退缩。纪志国依靠父亲余荫才成为市长,能力是有,可论手段绝对比不上从底层爬到如今地位的陈景山。

    陈景山既然为此事而来,十之**凌飞都会被带走!

    想到这里徐良秋大松口气,心中极为畅快,扫了眼周易水。周易水满目忧虑,这模样令徐良秋更加不满,这个小子凭什么受周易水青睐!

    纪志国听着陈景山的话不动声色,心中确有几分担忧,这件事波及太大,看陈景山都出马就知道了,他必须仔细处理。让他放弃凌飞不可能,即便爱惜政治羽翼,可他更在意父亲。

    “景山书记,你说得很有道理。”纪志国带着淡淡笑容,“不过,阻力也不是那么容易破除的。虽然有绝对的力量,可这样的力量却不一定发挥的出来。”

    陈景山眯眼,他明白纪志国话中意思,莫家虽然强大,可山高水远,新城之地鞭长莫及。莫家在新城最有利最强的力量就只有陈景山,可新城局势错综复杂,陈景山背后是莫家,陈景山政敌背后的势力未必会差了,即便单个人比不上莫家一堆联合的势力却不会差。

    若是莫家能力无效化,问题又重新回到新城局势上来。陈景山政敌不少,他想搅动风云那些人不一定会答应,就比如说眼前的纪志国。现在的人深谙合作之道,一个人比不过你强势的陈景山,三四个人一起呢?他陈景山想要在这里肆意妄为绝无可能!

    两人的话在常人听来定然不明所以,可实际上在这几句话中已经博弈了好几个来回。

    陈景山神色淡淡,重新回到目前的局面他也不会怕了谁,在新城以前没人能挡住他,现在也一样!

    “发不发挥的出来你看着就是。”陈景山淡淡回了一句。

    纪志国笑容变淡,那便走着瞧,大家各使手段。

    “凌飞?好久不见。”侧目看向凌飞,陈景山悠悠道。

    凌飞淡淡笑道:“我觉得是陈书记不想见到我吧。”

    听到这话又把周围的警察吓一大跳,纪志国明显是认识凌飞不用多说,不然不至于过来保他。可陈景山怎么也认识他?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听凌飞这话的意思还是两人有仇?能结仇新城市委书记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

    陈景山眼眸闪过阴翳,他和凌飞的仇恨确实又加深了!以前的不多说,现在陈瑾浩的腿现在又断了,拜于凌飞之手!依靠莫家的力量他把儿子送到燕京,期望那位女国手秦妙心能够施救,能不能救回来尤未可知。因而对于凌飞的仇恨愈深!

    “旧事就就不提了,说说现在。”陈景山淡漠道,“国有国法,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任何人犯法都必须受到惩罚,任何事情都应该按法律程序来。既然你涉嫌杀人,就需要按程序带回警局进行调查,逮捕证该有的程序都有,合情合理,志国同志该不会还有意见吧?”

    纪志国皱眉,程序没问题徐良秋也说了,可徐良秋口中说出来与陈景山口中说出来分量是两码事。徐良秋说他能反驳没有证据,依靠他的强势能压过徐良秋,可陈景山他无法压过。

    警局是肯定不能进去的,一进去凌飞再大的能耐他也觉得出不来。

    “景山书记可能不知道,方才在这里这位同志已经问过凌飞,笔录都做好了。”纪志国随手拿起周易水放在桌上的本子,“问都问完了还有什么去警局的必要?”

    “哦?”陈景山转头对徐良秋问道,“问清楚了吗?”他这是在明知故问,进门前就听到纪志国和徐良秋的争辩,若是事情都搞清楚了可不至于此。

    徐良秋来了精气神:“没有,嫌疑人一点都不配合,从头到尾顾左右而言他,从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过。”

    展天啸冷哼一声:“如果你没有全程带上威胁的语气,我觉得我们能更加配合。”

    陈景山斜了眼展天啸道:“也就是说你们还是不够配合,案件内容依旧不明了?那依旧有必要详细盘问。”

    展天啸这句话露出破绽让陈景山逮住,他额间冒汗,眉头皱起。

    纪志国意识到展天啸的失误,倏地厉声呵斥徐良秋:“威胁!他刚刚说威胁!这位警察同志,我希望能给我一个解释,在询问群众的时候为什么要用威胁的语气!你难道是想恐吓群众,强制性执法吗!”

    好大一顶帽子,徐良秋心头焦躁,正欲解释陈景山先发了话。

    陈景山深知这位老对手的难缠,这会儿不能让他借题发挥,打断道:“执法手段确实有问题,回去写份检讨吧。不过话说回来,他也是为了调查事情真相,其情可悯。但是,这位年轻人确实犯了事,情况没有问明白,便到警局走一趟吧。警局不是吃人的地方,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无辜之人,大可放心。”

    陈景山当真滴水不漏,先用无关痛痒的小惩罚批评徐良秋顺了纪志国的话,而后拉回话题,一个不过一个但是,两个转折让林飞顺理成章进警局。最后一句话fēng shā凌飞的退路,凌飞有什么理由不去警局?我们是吃人的地方吗?不是。可如果你还不去就不得不怀疑你的行动了,这是潜台词。

    凌飞依旧老神在在,听到陈景山讲完这句话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陈景山这个人确实不一般,单从说话就能看出来。滴水不漏,且不会让人觉得他有任何攻击性的感觉。这说话,简直是艺术。

    纪志国眉头不着痕迹一皱,是的,陈景山就是这么难缠的一个角色。说他是铁手腕并非只是行动上刚硬,他做任何事情都能让别人不得不按照他的意思进行。方法就类似于现在,毫无攻击性的话语,却又是很有道理的话,让纪志国都无法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不只是fēng shā了凌飞的退路,更是fēng shā了纪志国救援行动。

    纪志国也陷入难题,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去保凌飞。陈景山之语入情入理,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不能是小混混一般耍无赖,对答皆要以理服人。此刻,陈景山此言让他无法反驳。

    陈景山移开视线,对徐良秋道:“带他到警局再问一遍,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无辜之人,却也不会姑息任何一个坏人。”

    话分两半说,前一半尽显公正,后一半是不是提点徐良秋不言而喻。

    “是!陈书记。”徐良秋高声应道,本以为今天是完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己免了惩罚,又完成了任务。些检讨什么的都是虚的,无关痛痒,任务完成才是关键!

    纪志国眉头紧锁,难道真的要想办法去警局捞人吗?这个难度可比现在保下凌飞要难一百倍!但是,目前他又想不出办法来,怎么办?凌飞若是进了警局,后果不堪设想!凌飞的身手他有听过,可那是警局,总不至于打出来,如果真这么做,凌飞未来就别想在华夏呆着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