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传来一声大喝,语调深沉带着十足的威严。众人扭头看去,这是一位所有人都熟悉的脸庞,他们纷纷色变——纪志国!新城市长,他竟然来了。

    徐良秋心头大跳,不会吧,市长是为展天啸而来?展天啸的关系竟然如此可怕!他以为顶多是局长什么的……如果只是局长绝对不会趟这趟浑水,谁都知道莫临芪的事情引发了巨大震动,一般人得罪不起。可如果是纪志国,还得另说。

    展天啸神色一松,这个家伙,终于来了。凌飞看到纪志国若有如无瞥过展天啸,看来刚刚他和江北泷的交流就是让江北泷离开叫纪志国过来。

    不错,正是如此。展天啸能猜出应该是发生了大事,不然徐良秋不至于这么愣头青。这种情况若是逼到极限恐怕不好收场,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纪志国过来,有他在可保凌飞无恙。

    “纪市长!”几个警察连忙松开展天啸,推到徐良秋身后。

    徐良秋脸皮颤了颤,忙迎了上前:“纪市长,您怎么来了?”

    纪志国冷脸:“我不来岂不是任你胡作非为!平日里陈彦霖怎么给你做思想工作的,我们必须以人为本,对待群众需要像对待亲人一样,你对你亲人就是这样做的?我们是人民的公仆,是为人民服务,你现在在做的是欺负人民公仆!谁赋予你的权力这么对待群众的!”

    周易水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消停点,那股剑拔弩张的氛围最难受的就是她了。既然市长来了,应该就能安全解决了吧。

    徐良秋咬着牙,他完全确认纪志国是为凌飞和展天啸而来。但事已至此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后退没好路,只能前进谋求一条路!

    “纪市长,他们两人其中一个涉嫌杀人事件,就是今天的那个事件……”徐良秋提到这个事件想以此制约纪志国,“另一个妨碍公务,我抓他们两人是有原因的!”

    纪志国依旧面沉如水:“这不是你野蛮执法的理由,你说了是涉嫌,并未查实,在未确认前他还是一位好公民,你的做法不可取!你本该有很多种方法让他们配合工作,如果你做不到是你的能力问题,我不信你好言说话别人会不配合。”

    没想到纪志国丝毫不在乎他所说的事件,重点挑他刺,徐良秋心中一凉,还是说那个引发震动的人之死并不被纪志国看重吗?换句话说,那个死的人没有达到能让纪志国震动的层次?

    其实徐良秋料错了,莫临芪引发的震动纪志国也心惊,一个处理不好他也会被牵连,莫临芪涉及到的层面太高了……但是,凌飞有难他必须来!不是秉持市长身份而来,是身为一个儿子的感恩。纪老疾病缠身多年,是凌飞妙手回春救好纪老,纪志国安能不护他!

    徐良秋深吸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既然选了前进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纪市长,我也好言询问,是他不配合顾左右而言其,毫不配合。所以我怀疑他很可能是杀人凶手!”

    徐良秋在杀人凶手四个字上下了重音,他的潜台词就是让纪志国掂量着点。虽然猜测纪志国可能不在乎莫临芪,可现在他已经没有退路,目前可以用的筹码只有这点。

    纪志国凝眸,正要作答展天啸却开口道:“呵呵,没有配合?从你进来开始我们没有配合你的工作吗?你问什么凌飞答什么,可你呢,你所谓的好言相劝就是威胁?你这种威胁的话语让谁能好好和你说话?”

    “嗯?”纪志国皱眉,看像周易水和徐良秋身后的几个警察,“可有此事?”

    这下把周易水几人给难住,张嘴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来是了。”纪志国哼了一声,“过分!如果警务人员都是你这样,如何维持公正?对群众我们还有何公信力?你这个小同志叫什么名字,我会在下次会议重点提及你的这种现象,让大家引以为戒。”

    徐良秋背后发凉,不只是背后发凉,心里也凉凉。退路么,此刻已经没有了……

    “纪市长,那么,您的意思是不抓了吗?”徐良秋在做最后的挣扎,“该犯罪嫌疑人是上面点名要,必须带走。”

    徐良秋把自己知道的,能说的都说隐晦说出。这个人不是他必须要拿下的,而是上面要的,当然,他是有个人情绪代入其中,可也确实是上面的命令的原因更多一些。

    上面究竟有多上面徐良秋也不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挣扎。

    纪志国听到这话心中一窒,难道是锁定了凌飞不成?这下更麻烦了。他看了眼凌飞,如果帮忙的话他很可能会被拖进这滩泥水中。莫家啊……这趟浑水他着实不愿趟。但凌飞是他父亲的救命恩人,他决不能袖手旁观。

    “有确凿的证据吗?”纪志国反问道。

    徐良秋愕然,果真不怕吗?他心中长叹,摇了摇头:“没有。”

    “既然没有证据凭什么抓人?”纪志国道。

    徐良秋心中无望,这下彻底凉了,任务没完成自己还搭了进去。

    “不协助调查何来证据?”外头又传来一道声音。

    凌飞侧目,又有人来?。

    门外不知何时停下的黑色奥迪车门打开,有一位熟人映入凌飞眼帘——陈景山!

    纪志国微微凝眸,真正的麻烦到了,徐良秋只是小虾米,这位才是正主!他很清楚陈景山高升的条件,除了他自身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与莫家千丝万缕的关系。现在莫临芪死了,莫家人如果不来他就是这件事的代表人物,他将代表莫家。

    陈景山龙行虎步,威严的脸庞不怒自威,走过来天然带着一股强硬的气势,纪志国的气势都落于下风。陈景山能成为新城市委书记自然不俗,自身的条件也没人能忽视。

    周易水几人都看呆了,今天到底是吹得哪门子风,怎么什么人都来了。新城市长,新城市委书记,下一步是不是该省长省委书记都来啊?

    展天啸多看了几眼纪志国,心中复杂,把纪志国拉下水他心有不忍。

    “志国同志也在啊。”陈景山淡淡笑道。

    纪志国笑意渐深:“景山书记能来我也很意外。”

    “没办法,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上下震动,我不出面恐怕不好处理啊,阻力重重。”陈景山说到阻力重重特别看着纪志国,他说的就是纪志国。莫家情报工作何其恐怖,就连凌飞救了纪老也调查到。也就是说凌飞可能会有来自于纪家的帮助,因而陈景山亲自赶来。

    不过,也大概能猜到,莫家的情报工作还有疏忽,他们并没有调查到凌飞和凌家的关系……

    纪志国笑眯眯道:“任何事情都会碰上阻力,这是很正常的事,不可避免。”

    “本可避免。”陈景山凝视纪志国。

    “景山书记这话说得就绝对了。”纪志国摇头轻笑。

    “志国同志,有句话我需要提醒你一下。”陈景山缓缓道,“阻力有没错,可是不是阻力得看破阻力的人,绝对的力量面前阻力形同虚设。你说,被破开后的阻力它的下场是什么样的?毁灭。”

    凌飞手指轻敲桌面,政客的对话都是如此绵里藏针却又不显露半分峥嵘,很有水平。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