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街头尽是警车,时不时能看到几辆飞驰而过的警车,警笛声不绝于耳。

    “这是怎么回事?”有路人也发觉怪异,“我听我一个的哥朋友说,到处都是警车。”

    “确实,尤其是去河洛庄园这条路,时不时一群警车过去。”

    “河洛庄园出事了?”

    “不知道,不好说,总感觉今天很奇怪。”

    整个新城都察觉到一股凝重的氛围,不仅仅是警车,无数媒体争相露面,似在追寻什么。手眼通天的、政府机关警局有朋友的,都知道了发生了大事,至于是什么事只有小部分知道,河洛庄园死了个身世惊人的人。

    普通群众都察觉到更甭说信息更为灵通的媒体,他们第一时间赶到警局门口、河洛庄园附近还有政府大楼。这三处尽是媒体,都想问出具体情况。

    此刻新城,颇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压抑的氛围愈发浓郁。

    ……

    “还请这位先生不要妨碍公务,如若不然,一起带走。”徐良秋直言,脑中闪过来前看的情报,想了起来,他就是展天啸?

    “嗬,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展天啸冷脸,“你们局长见了我都不敢这么说话,你胆子倒是不小。”

    徐良秋闻言眉头一皱,展天啸是有关系的吗?一想也了然,能在云顶山这里住下,身份地位绝对不一般。虽然不是公职人员只是个商人,却也和上面的人有千丝万缕关系。商人想做到这种地步可不容易,没有人帮衬一下怎能做大。

    但是!徐良秋冷眼,今天即便是有关系他也得抓!上面急成什么样,可想而知事情严重程度,能够让上下震动死者的身份绝对恐怖,一个展天啸算什么,他既算认识某些人也绝对比不过那个死者。换位想一下,如果说眼前的展天啸死了,会不会有这样的震动?不会!

    如此已经很明了,那边更严重,那边势更大,他的选择无需多言!

    “胆敢妨碍公务,你看我敢不敢!”徐良秋丝毫不惧,或者说他的猜测给了他信心,今天的事他站的角度不是自己,而是更高处。

    展天啸眉头一皱,徐良秋的硬气有些超乎他的想象,看他年纪也不小了不是什么愣头青,正常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掂量一番,猜测对方身份判断一二。可徐良秋仅仅片刻犹豫就说出如此决绝的话,坚决无比!

    展天啸念头流转,死的人是谁?聪明如他一瞬间就想到问题关键,死者不一般!

    江北泷也是个人精,从徐良秋微秒的态度上推测出良多,他和展天啸对视一眼,展天啸微微颔首。

    徐良秋身后两个警察不敢说话,在夹缝中面临问题是他们常遇见的,如何处理非常重要,一个不好两方都得罪,还不若三缄其口,不说话是一定不会犯错的……

    周易水最煎熬,不知该如何是好。徐良秋的态度明显比以往差多了,她知道很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她想开口,又不敢开口,自己如果为凌飞出声因为徐良秋的小心眼起到反效果那可怎么办?局面只会雪上加霜。

    展天啸与徐良秋互不退让,剑拔弩张,气氛仿佛凝滞。江北泷缓缓起身离开,回到别墅内,从未到尾没开过口的他离开倒是没人关注。

    对峙良久展天啸瞥了眼自家门口,神色一凝,淡漠道:“朋友,不准备走了吗?我家不欢迎你。”

    “走什么?”徐良秋背景挺得很直,直视展天啸,无丝毫退缩之意。凌飞他有些不敢对视,展天啸却怡然不惧。

    “话都问完还有什么必要在这呆着。”展天啸淡淡道,“没什么事就离开我家。”

    “先生,是凌先生不配合,如果他配合我立马就走。因为他的不配合,我只能等逮捕证过来带他到警局走一番,重新盘问一遍。”

    “不配合?”凌飞笑了,“这还不配合什么叫配合?是不是要我说是我杀了人才算是配合?原来这位警官过来并不是问我情况,而是让我认罪?”

    徐良秋淡淡道:“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的回答太过含糊其辞。”

    “事实如此,何来含糊。”凌飞道,“我看只是你自己不满意而已。”

    “我有判断的能力,是不是含糊其辞我很清楚。”徐良秋望了眼凌飞,“待会儿到警局再说吧。”

    展天啸语调拔高:“张口闭口就抓人!朋友,你就是这么办案的?情况如何你问清楚了吗?”

    “先生,如果你再无理取闹扰乱公务,连你一起抓起来!”徐良秋高声道。

    “你敢!”

    “逮捕证一到你再说这句话。”徐良秋昂首。

    “你试试。”展天啸冷笑。

    正说着门外车声响,徐良秋一转头看到是刘凡,心中一喜,来了!

    “先生,说逮捕证逮捕证就到了,请不要妨碍公务。”徐良秋说话底气足了不少。

    展天啸眼中带上火,看来今天要闹一番了。

    “如果我们不走呢。”展天啸缓缓站起身。

    “那就不要怪我们强制动手。”徐良秋一字一顿说道。

    凌飞手指轻巧石桌面:“那就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手段。”

    周易水心头一跳,凌飞的身手他们几个绑起来也不够打的,这要是打起来是找死啊。但凌飞是不能动手的,动手凌飞更陷入困境,徐良秋必然借题发挥。

    “凌先生,看来你很自信,因为你的身手很好是吗?”徐良秋大致看了凌飞的情报,身手似乎不错。情报中有荷禹赌场之事,不过徐良秋没看到,他只是扫了几眼。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他自然没把凌飞想成怎么样厉害的人,大致扫了几眼而已。

    “你可以试试。”凌飞淡淡道。

    “呵呵。”徐良秋笑起来,“拒捕可以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凌飞眼眸凌厉,杀机更甚。

    “已然问过情况,我们也已经很配合,你竟然还要抓人。”展天啸脸色冰冷,“过分了!别当我没脾气,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可你也得掂量着点,事情过后,希望能你还有现在的硬气。”

    展天啸在威胁自己,徐良秋心头一沉,这股感觉让他更加不爽。

    “今天我是抓定了!”徐良秋沉下脸,“一个含糊其辞不配合调查,一个扰乱执法,刘凡梁晨,把他们两个都给我带走!”

    “嗬,好大的脾气,如果我们不走呢!”展天啸怡然不惧。

    “那就别怪我手段强硬了。”徐良秋冷言。

    “来啊!”展天啸声调拔高。

    “听到没,人家都吩咐了,还不动手!”徐良秋斜眼身后的几个人。三个警察只得硬着头皮站起来,上前去抓展天啸和凌飞。

    三人上来作势欲抓,展天啸如临大敌。这个人软硬不吃,很麻烦!他们反而陷入困境,不动手就被带到警局,如果动手正中徐良秋下怀,原先理由可能还不够充分,动了手那理由是相当充分。

    凌飞眼神一变,杀气凝实。

    周易水见状心头一跳,以凌飞的身手这些绝对非死即伤!她紧忙伸手拉住凌飞手臂。

    凌飞扫了眼周易水,眉头微皱。

    周易水深吸口气开口道:“队长,你再考虑下,事情没必要做这么过。”他害怕徐良秋的性格会引起反效果,可他她还是开了口,局势逼得她必须说话。

    果然,周易水的开口没让徐良秋有一丝动摇,反而眼中怒火更甚,语气更加坚定!

    “抓起来!”徐良秋喝道。

    三人冲上来,一人擒住展天啸,另外两人朝凌飞扑来。

    “都给我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