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的情况周易水不好和凌飞接触,一方面是警察的职责,一方面对凌飞的信任。她纠结反复,还是开口道:“队长,要不直接和凌飞面谈,先了解情况。等法医检查之后再说,毕竟死者死因还没出来,冒然逮捕后面很麻烦。”

    徐良秋想了想点头,低声对旁另外一位警察吩咐道:“刘凡,你回一趟警局,把逮捕证拿来。”

    “是。”刘凡应了一句离开。

    徐良秋心中沉吟,先询问也好,拖一会儿时间。

    “凌先生,可否在里面坐坐,我们直接询问,就不需要进警局了。”徐良秋勉强挤出个笑容。

    “不必,就在这谈。”凌飞往旁边的小亭子走去,展天啸的院子里还修建了个小亭子,庭中桌椅齐全。正中央的那个椅子是展老坐的竹制编织靠椅,凌飞直接坐了上去。

    展天啸和江北泷对视一样也跟了过去,在亭子的围椅坐下。

    徐良秋眉头微皱,凌飞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看似配合却有股子抗拒的味道。

    徐良秋心中冷哼在凌飞面前坐下,扭头道:“易水,你来做笔录。”

    周易水点头拿出小本子和笔,在凌飞和徐良秋中间坐下,写下一行清秀的字体。

    凌飞微微一笑:“水水,没发现你字写得还挺不错。”

    凌飞这话让众人愣住,凌飞和周易水认识?展天啸与江北泷神色玩味,有意思了。而徐良秋身后的两位警察则是悄悄打量徐良秋的脸色,他们局里的人都知道,徐良秋喜欢周易水。

    周易水手一颤,她故意没和凌飞说话就想表明公私分明,可没想到还是让凌飞点破。她也有意无意看了眼徐良秋,她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徐良秋喜欢她,可那不是她喜欢的类型,都当做不知道。现在不和凌飞说话除了表明公私分明之外也有些是因为徐良秋,徐良秋的心眼小也是局里出了名的,她怕徐良秋公报私仇。

    果不其然,徐良秋听到这话脸上抽搐了一下,水水?可很快便保持淡淡然。

    周易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目不斜视,好像没听到凌飞的话似的。凌飞嘴角一扬,倒没继续说什么。

    “凌先生,我这里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徐良秋表情冷淡,“希望你能配合,最好实话实说,不要胡诌,免得再把你拉到警局难看。”

    凌飞深深看了眼徐良秋,这是威胁他?周易水也皱眉,这个小心眼的家伙……

    “说。”凌飞舒了舒腰,双手张开置于竹椅扶手上,悠然的神态就差没有泡上一壶茶,整个人一副午后闲适的姿态。

    徐良秋道:“凌先生,你昨天中午是在稻庭酒店吃过饭对吧?”

    “不错。”

    “吃过饭你们到了停车场,据当时要带你离开的节目组工作人员所说,你当时并没有上车,而是下了车,当时死者也下了车,也就是说你们当时是在一起的。”徐良秋道。

    “嗯。”凌飞颔首。

    “你当时为什么要下车?”徐良秋问道。

    “因为想下车。”凌飞随口道。

    这话当然不能让徐良秋满意,冷漠道:“凌先生,请认真作答,我说了,不要让我们请你道警局你才说真话,对你不好。”

    凌飞瞥了他一眼:“就像你突然不想吃饭想吃面了,这需要理由吗?”

    徐良秋哼了一声,虽然不满还是跳过:“你当时和死者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

    “请详细作答!”徐良秋语调拔高。

    “聊了两句我就走了。”凌飞道。

    “聊了什么?”

    凌飞双手抱胸:“我们聊晚上去哪嫖娼,你还要细问吗?”

    “你!”徐良秋啪地一声拍在桌上,“凌先生,请自重!”

    “自重什么自重。”凌飞冷下脸,“带了一堆警察气势汹汹上门,不由分说就要抓我,如果我没提逮捕证的事换做一般不懂一点的是不是就这样把我抓走了?现在阴阳怪气的还要我自重?”

    “我们不会这么做。”徐良秋压着怒火,“现在我们不是就在这里吗?这里是警局吗?”

    “那是因为我提了。”凌飞淡淡道,“事情没有发生无论说什么都是对的。”

    徐良秋看着凌飞的脸越发不善,冷哼一声继续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就走了。”

    徐良秋眯眼:“凌先生,在这里聊是希望你能配合,如果你不配合,不要怪我们把你拉到警局,这已经是我强调的第三遍!”

    凌飞慵懒的神态缓缓收敛,淡淡煞气浮现身上,他凝视徐良秋:“你是在威胁我?”

    徐良秋眼皮一跳,凌飞这幅模样让他不自在,扫了眼周易水他低声道:“不存在威胁不威胁,我说的是很正常的话。我对你正常询问你百般推脱,顾左而言其他,从不正面回答,这样的话我只能带你到警局重新盘问。”

    “是准备严刑逼供吗?”凌飞冷笑。

    凌飞的气势渐强,徐良秋针锋相对:“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们自然会采取其他方法。”

    “我觉得我已经够配合你。”凌飞紧盯徐良秋,“如果你觉得回答不满意,就请你拿着里逮捕证重新过来。”

    徐良秋双手压着桌面身体前倾:“如你所愿,我已经让人回去拿逮捕证,凌先生,如果我是你我会很识趣把所有东西都说出来。如果不说,那就在警局里说。”

    “呵呵,好大的威风。”凌飞坐直身体,如同一只睡醒的狮子要发威,目光灼灼,“威胁已经摆到明面上来说了么?”

    “没有这个意思,都只是你自己的理解而已。”徐良秋如同猛虎,那双凌厉的眼神直视凌飞毫不退缩。

    这个人在找死!凌飞眼中闪过杀机,又很快敛去。眼前的徐良秋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样,身体涌起一股凉意,身体一个瑟缩,可依旧硬着头皮紧盯凌飞。

    江北泷和展天啸两人一直在看戏,什么都不说,现在还不需要他们出手。

    周易水在其中极为为难,不知道该做什么,急忙给后面两位警察打眼色。她不敢开口,以徐良秋小心眼的劲,她开口说不定会起到反效果。

    嗡——

    这时徐良秋的手机震动,他忙低头掏出手机,移开凌飞的视线他心中莫名有一股如释重负之感。

    “喂,嗯?”徐良秋看了眼凌飞,“好,我知道了。”

    放下手机的徐良秋脸上多了几分自信之色:“凌先生,我劝你最好老实交代,我的人已经拿了逮捕证,如果你不想进警局做盘问的话,如实交代。”

    “看来接了个电话底气足了不少。”凌飞淡漠道,“没什么好说,我已经说了该说的,信不信由你。”

    “不信。”徐良秋直接道,“凌先生,你最好再考量一下,去了警局我们就没这么客气了。你现在是有关人等,进了局里可就是犯罪嫌疑人了!”

    凌飞眯眼,动了杀机,这么和他说话,找死!

    “朋友,说话很张狂啊。”展天啸道。

    徐良秋扫了眼展天啸:“你又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展天啸笑着道,“想把凌飞带走可不容易。”

    “一个警察而已。”徐良秋道,“我说了要带走他,就带走他!”

    “刚刚都已经问了问题,为什么还需要去警局?”展天啸道。

    “不够仔细。”

    “呵呵,好充分的理由。”展天啸笑了,“不过,你还是掂量下自己的身份,有我在想带走他,恐怕不太容易。”

    徐良秋沉下来,妨碍公务,那就一起带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