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家不是普通的家族,而是一个在燕京不逊于凌家的庞然大物!传闻,这次陈景山的高升就是因为他攀上了莫家……

    莫问天也不是普通人,那是莫家的最杰出子弟,在燕京人称:生子当如莫问天的人啊!

    而现在,莫临芪死在这里,就算和他没关系他也逃脱不了莫问天的指责。

    言正霆牙痒痒:“为什么莫临芪不在别处,偏偏在新城!为什么还刚好让我碰上!为什么我想靠着他攀上莫家大树!”

    莫临芪的身份很复杂,复杂到言正霆也不全了解。他只知道莫临芪是莫家弃子,传闻是莫家某人的私生子,小时候就被抛出莫家。

    按理说这样的身份应该不受待见才对,莫家将之视为耻辱才对。可偏偏莫临芪莫名其妙救了莫问天,莫家人大部分都不知道莫临芪的身份,而莫问天知道,这样的身份没让莫问天厌恶莫临芪,反而与他更加亲密。

    这几年下来言正霆因为莫临芪的原因见过莫问天几次,当真是麒麟儿,丰神如玉,气度翩翩。和莫临芪的关系很亲密,也正是因此他有了依靠莫临芪攀上莫家的打算。

    几年下来各种小恩小惠给莫临芪,在他家当个类似于门派供奉一样的人。让他帮忙做事还给钱,暗杀凌飞根本不可能需要这么多钱,他还是给了,他相信莫临芪也心知肚明,未来会给莫问天美言。

    原本以为万无一失,原本以为不会出事,只要过些年莫问天成为莫家家主,他言家就会水涨船高。可没想到竟然会出这等事,或者说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这样的事,这不是混乱社会,这是一个和谐的社会,案件发生率低不可闻,可偏偏有人死了,还偏偏是莫临芪!

    莫临芪死了,他规划好的道路全毁了。不过,现在不是惆怅这个的时候,耽误之急是如何拯救自己!

    “怎么办?怎么办?”言正霆苦思冥想,“祸水东引?又不是我杀的人,不至于彻底怪到我的头上吧?只要找出杀人凶手即可。只有找不到凶手才可能会迁怒到我头上不是吗?”

    “那么,谁是凶手?”言正霆脑中第一个闪过的人影就是凌飞!

    “凌飞!”

    言正霆紧锁眉头:“以为万无一失,早知道就不应该让莫临芪去做,我真是混了头脑。”那段时间正是研一和言度竞争最激烈的时刻,他就想尽早把凌飞解决了,釜底抽薪。所以才让莫临芪这个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的人去,可结果却……

    “不管怎么样,将罪过推到凌飞头上!”言正霆下了定计。

    正想着电话又响,言正霆心头一跳,不会是莫问天吧?莫家的情报工作不用怀疑,绝对能快到这份上。

    “喂。”言正霆让声音保持冷静。

    “言正霆吗?”耳边是一道平静的成熟男人声音。

    “你是?”言正霆一顿,好像不是莫问天。

    “我是陈景山。”

    “唔!”言正霆瞪大眼睛,陈景山?陈景山怎么给他打电话?

    “我为莫临芪的事而来。”陈景山平静地表明来意。

    言正霆心中一动,看来传闻是真的,陈景山的高升和莫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陈书记,您说。”

    ……

    莫临芪的事情仿佛是地震,把新城都震得抖了三抖。警方接到死命令,这件事必须要彻查,挖地三尺也要查!命令从最上方下来,一级接一级,每个上层领导语气都像是要杀人一样,可见事态的严重性。

    警局彻底忙了起来,从上到下全停不下手脚,一批又一批的警察、刑警派往现场勘查。妙手仁心节目组有关人等都被寻了个遍,挨个盘问!

    酒店附近的摄像头不知道为什么,偏偏那个时候坏了。看时间坏在莫临芪出事前没多久,显然是刻意破坏。

    连番彻查,这么多警察效率也极高,很快就锁定犯罪嫌疑人——凌飞!

    原因很简单,当时凌飞下车没和司机一起走,他是最后和莫临芪在一起的人。

    “带人,抓人!”队长当即下令,拉上一队人让凌飞那天的司机带路往云顶山而去。

    “易水、刘凡,承熙,梁晨,你们四个和我一起去。”队长道。

    “是!”众人应道。

    周易水心中浮现淡淡不妙之感,原因便是那凌飞二字,位置还是云顶山,她能想到的没有别人。他是嫌疑人?

    尸体已经送到法医那里,是怎么死的还没检查出来,看样子很像是猝死,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口。这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真的猝死,另一种是某种想象不到的手段致死。一般而言后者能做到的都是实力强大的人类,身为警察的周易水知道世上存在这么一种人,而凌飞恰恰就是。

    荷禹赌场的事情让周易水认识了凌飞,他绝对是一个很特殊的人。今天这件事,是他做的吗?

    周易水心中一紧,她很不希望是,可偏偏觉得很像。虽然也可能是猝死,周易水却觉得可能性很低……

    除了对凌飞的猜测外,周易水心中对于另一件事很怪异,死掉的人是谁?为什么引发如此震动,警局从上到下噤若寒蝉,似乎是最高处给出的指令!

    ……

    凌飞今天在展天啸家,听着江北泷与展天啸的规划。他们即将开始对言正霆的反扑,计划昨晚江北泷便完成一部分,今天在和展天啸协商,凌飞旁听,偶尔给出一点他较为独特的意见。

    “爸!江叔,凌飞哥,外面来了一堆警察!”展鹏突然跑过来,神色怪异看了眼凌飞,“说是要找凌飞哥。”

    凌飞眉头一挑,警察?他脑中闪过无数年头,定格在莫临芪的画面。

    展天啸肃容:“警察,怎么回事?”

    “不知道,就只说要找凌飞哥。”展鹏道。

    江北泷和展天啸对视一眼看向凌飞,凌飞微微一笑起身:“走,出去会会他们。”

    “唔?”江北泷侧目,会会他们?证明凌飞心知肚明某件事?

    “走。”展天啸也站起来,跟凌飞走过去。

    凌飞心中念头盘旋,第一,警方动手,应该是莫临芪的事情。在新城他只杀了两个人,一个是薛渭水一个是莫临芪。薛渭水自己布局把自己玩死,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不存在秋后算账的可能性;第二,竟然是在展天啸家直接找他,证明他们调查了很多事,警方掌握很多讯息;第三,如果前两条都对的话,可以联想到昨天莫临芪临死前说的话,他是莫家子弟这句话是真的!莫家的情报工作绝佳,才会在这么短时间内调查到诸多讯息,致使警方直接在展天啸家来找他。

    莫家凌飞当然知道,在凌家呆了那么多,怎会不知这个不逊色凌家的巨擘?即便知道凌飞昨天依旧毫不犹豫杀了莫临芪。一个妄图杀他之人,他怎会留着!

    一行人走到门口,别墅外的小院子来了五个警察。

    为首那位大抵三十左右,面容刚毅,带着一股子肃杀之气,威严十足。

    “你是凌飞先生?”徐良秋问道。

    “不错。”

    得了回应徐良秋脸色沉下:“你涉嫌一起杀人案件,劳驾和我们去一趟警局。”

    展天啸和江北泷对视一眼,杀人?

    凌飞悠然抱胸毫无紧张神态,搜了眼他身后的周易水,没想到她也来了。

    “请出示逮捕令。”凌飞淡淡道。

    徐良秋一顿,逮捕令哪有啊?逮捕令是要检察院了解了情况之后的才决定书发逮捕证,执行逮捕。现在莫临芪的死因法医还没检查出来,又因为上级命令局里乱成一锅粥,哪还有时间要逮捕证。

    “没有逮捕令,还请各位哪来回哪去。”展天啸在旁边道。

    徐良秋紧锁眉头,来前他接的是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带走凌飞,上方震怒,他吃不消那恐怖的惩罚。今天,必须把凌飞带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