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凌飞和蒋长英在旁边的屋子里聊了许多。说是聊天,其实就是看能给凌飞多少好处。

    蒋长英承诺了很多,两人甚至签了份东西。对于这些凌飞自然不客气,蒋旭的命就在他手里,蒋长英哪能不束手就缚。

    谈了半个多小时,该有的好处全盘接收,凌飞笑眯眯道:“蒋旭的病也简单,片刻就好。”

    “那就劳烦凌先生了。”蒋长英笑道。

    “好说。”凌飞在前,开门出去。

    望着凌飞离去的身影蒋长英面色变冷,带着几分渗人的寒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种憋屈感让他很不爽。并且,他心中出现了一个猜想。蒋旭变成这样凌飞逃不了干系,原本只以为是间接原因,现在他有些怀疑是直接原因了。

    听闻凌飞今天的治疗方法以及将蒋旭再次变成植物人的方法,他便产生怀疑。蒋旭变成植物人的原因是银针射入神经中枢,能做到这点的能有多少人?凌飞恰好能做到,并且他和蒋旭有矛盾,动机与手法皆成立!是凌飞动手的可能性高大百分之八十。

    然而现在蒋长英只能忍着,还必须得吃亏。蒋旭的性命由凌飞掌控,必须要低头。

    凌飞重新回到蒋旭的病房,评委和导演组都在。他走到蒋旭病床上,手法和之前无二,三下五除二便将蒋旭的银针取出,手持银针道:“适当喷点保湿喷雾,让他醒过来。”

    这会儿再给蒋旭脸上倒水是不可能的,蒋长英已经在门口,这么做影响太不好。

    女佣人会意,从柜子里取出保湿喷雾,想了想递给凌飞,她有些不敢。

    凌飞没什么顾忌,直接往蒋旭脸上喷了喷,这是叫醒蒋旭最快的方法。只要蒋旭一醒,他的冠军轻松获得,此间事就算了了。

    蒋旭方才就醒过一次,这会儿没昏迷多久,保湿喷雾又喷了一脸,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再次醒过来。

    “小旭!”蒋长英惊喜,果然醒了!

    蒋旭迷茫抬眼:“爸?我这是在哪?不是我们家啊。”

    凌飞直接往楼下走,事情完了还呆着干什么。导演组和评委们也一起下楼,摄像老师拍了一会儿蒋旭才下楼,这档持续了一个月的节目拍摄终于可以画下句号。

    下楼还没有结束,采访了凌飞各种问题,趁着这个时间工作人员上楼把周如海和莫临芪叫了下来。导演组考虑许久特意上去一位导演,准备和蒋长英协商一下把陶孙二人叫下来,最后肯定得有他们啊!

    “把我们叫下来干什么?我正在医治。”莫临芪皱着眉。

    周如海看到凌飞玩笑道:“该不会是凌飞一秒钟治好了吧?所以叫我们下来。”

    “您老还真是猜准了。”工作人员笑道。

    “啊?”周如海一愣,“真的治好了?”

    早上上楼时陶星渊的话让周如海惊异,不过没往心里去,因为他不相信凌飞能一秒钟治好。方才他一直在医治第二位病人,门都没出,凌飞那边发生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现在竟然告诉他凌飞真的治好了!

    莫临芪亦是诧异无比,盯着凌飞看了半天,低头沉思。

    “是的,治好了。”工作人员答道。

    “一秒?”周如海试探问道。

    工作人员含笑点头:“是的。”

    周如海瞪大眼睛:“真的假的!你们不会是在联合起来骗我老头子吧?那位病人的病我也看过,我也没多大把握,那个年轻人一秒就治好了?”

    旁边的导演笑着道:“当然是真的,嗯……您老要想要点神秘感,就等着节目播出,要我们解释也行,不过我们不专业的可说不好,得让几位评委说说。”

    周如海看着李元林:“李老头,你给我说说看。”

    李元林看了眼还在接受采访的凌飞,上前来给他说了凌飞的治病方法,以及病情的原因。

    周如海听后感叹:“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能够如此准确找到病原,又以如此简便迅捷的方法治病,我不能及。”

    莫临芪表情莫不在意,耳朵却竖了起来,听完李元林的话他深深看了眼凌飞。医术如此高超,对于毒方面的理解又如何?

    凌飞的采访总算结束,周如海莫临芪两人又被叫了过去。凌飞本要离开,让导演叫住,让他再稍等,后面还有程序。

    于是凌飞就坐了下来,不久的等待莫临芪两人采访刚结束楼上传来脚步声。凌飞侧目看去,陶孙二人阴着脸走下来。

    凌飞笑容诡异,不知道蒋长英和他们的事情后面会怎么处理,应该很有意思。

    “哼。”陶星渊淡哼一声看也不看凌飞,自顾自走到评委席,不同于之前坐在中间位,现在他坐在了旁边。

    孙郎想了片刻也在旁边坐下,中间位置又让顾源长坐下。

    接下来就是程序化的事情,顾源长站起来说了一堆的话,首先分析凌飞治病过程,又提到周如海两人的治病过程,顺带对两人表示请求,希望他们能把上面两个病人治好,不要因为凌飞夺冠而不顾两人。而后恭喜凌飞夺冠,最后长篇大论说起整个节目的流程。

    说完之后颁奖,比赛到此结束。

    颁奖在这里倒是让凌飞没想到,还以为会回到那个大舞台。不过也无所谓了,只是个形式,在哪都一样。奖品是两样东西,一个盒子一个奖牌。盒子是一个制作装裱得当的银针盒,盒子巴掌大小,里面是针灸所用银针,哦,是金针。奖牌同样巴掌大小,前面刻着妙手仁心,后面是中草药图样。

    摄像机关闭,节目到此结束。

    “今天收工,我请大家吃顿饭。”顾源长笑道。

    “没兴趣。”陶星渊第一个拒绝,冷冷扫了眼凌飞,“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夺了冠,没什么值得庆祝。”

    “我今天也有事。”孙郎也拒绝,淡淡道,“没事估计也不会来,呵呵,什么东西。”

    氛围一下子凝滞,这两人未免太没眼力见,这种场合这种话能说吗?

    凌飞手中颠着奖牌,淡淡道;“三秒钟,过来给我跪下道歉,我兴许还能原谅你们。”

    “嗤,小子,你是脑子进水了吗?”陶星渊讥讽。

    “还是说夺冠兴奋过了头?”孙郎问道。

    凌飞眼睛一眯,手中金牌甩了出去。刚刚的账还没清算,现在还来找死?

    咻——

    金牌划过一道金光,正正砸在陶星渊的脸上,陶星渊惨叫一声脸上被拉出一道大口子。金牌没有停下角度极其恰好弹了回来砸在孙郎眉脚,孙郎也是痛呼一声眉脚开裂。

    金牌从孙郎脸上弹飞朝凌飞方向落下,凌飞抬脚一踢金牌抛起,伸手重新抓住。

    “小惩大诫。”凌飞轻轻拭过金牌边角,“下不为例。”

    凌飞这一手让众人惊诧,纷纷想到刚刚在蒋旭房间里凌飞射银针的那一幕。凌飞不止是医术高超,身手也很强。

    “你!”陶星渊龇牙咧嘴,这一动作脸上的血液流得更快,他恶狠狠瞪了眼凌飞,不敢再说什么。凌飞的身手不是他能及的,这个亏只能暂时先吃下。

    “小子。”孙郎手捂着额头,眼中怒火直燃,“你会后悔的。”

    “希望吧。”凌飞淡淡道,毫不在意。

    “山水有相逢,以后等着瞧。”留下一句狠话,陶星渊转身就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