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星渊和孙郎两人的神色众人哪还不能明白情况。看来确实是凌飞所说,治好蒋旭的根本就不是陶星渊,而是凌飞!这使得周围的人不由对陶星渊鄙夷,一代名医也就这德行?方才还道貌岸然说什么为了中医,各种站在中医的角度,现在看来何其嘲讽。

    “等一下!”见凌飞要走陶星渊还是忍不住叫住他,硬着头皮也要叫住他。

    凌飞淡笑:“怎么了大国手,还不快用你高超的医术治疗蒋旭,不然蒋长英那里你可没法交差。”陶星渊会这么对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蒋长英指使,他直接把话放在了明面上。

    陶星渊了叫住凌飞本想服个软,听到凌飞这话直接气得噎住。

    方才陶星渊孙郎两人不停讥讽凌飞,这会儿全还了回来,陶星渊和孙郎两人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凌飞也不给他们留半分情面。

    顾源长左右而视走了上前:“凌飞,陶评委方才只是和你开玩笑,没有别的意思。同行是冤家嘛,开开玩笑别当真。对吧陶评委?凌飞你继续治疗吧,比赛继续。”

    顾源长打圆场,他话的意思就是让凌飞得过且过,也让陶星渊接受凌飞继续比赛的要求。让凌飞比赛等同是让凌飞夺冠,这话实际上还是偏向凌飞。

    “哈哈,是啊,刚刚开个玩笑而已。”陶星渊必须得借坡下驴,这会儿不下台阶以后都没机会下了。

    陶星渊忍着众人对他投来的鄙夷目光,事实如何大家都看在眼里,方才多么张狂不可一世。身为名医竟然盗他人成果,其鄙视不言而喻。他也知道自己说出这话后大家会有什么样的目光,可是他必须这么做啊!

    蒋长英那边好处已经收了,现在不仅把事情搞砸,还让蒋长英的儿子又陷入昏迷,蒋长英会怎么做?原先蒋长英说了在剪辑方面偏向他们,现在儿子都让他们整得再次昏迷了还想偏向他们?想得美。如此一来他们的名誉怎么办?蒋长英绝对把视频放出来,不会丝毫给他们面子,那等待他们两个的就是身败名裂。永远不要怀疑一个父亲的愤怒!

    收的好处可以还回去,可名誉呢?这个节目是面向全华夏,一旦播出他颜面扫地,还有何颜面回陶家?这不只是给自己抹黑,更是给陶家抹黑,到时候家族会给他什么样的惩罚完全可以预见。

    现在虽然让人鄙夷,可也仅仅是房间内这些人,一旦蒋旭救回来,到时候蒋长英的剪辑还是会偏向他,就算不偏向他也不会把太过难看的画面放出。儿子无碍,蒋长英怎么也不会疯狂地去得罪一个医药世家子弟。

    这是陶星渊目前最明智的选择,别无他法。

    陶星渊想借坡下驴,然而,凌飞可不准备就此化了,他倚在门扉处:“开玩笑?可我不是开玩笑。”

    陶星渊面容僵住,凌飞竟然拒绝了!

    “哈哈哈。”凌飞看着陶星渊这样子放声大笑,陶星渊直咬牙。孙郎亦是觉得凌飞笑声何其刺耳,那股嘲讽的感觉让他即恼又怒,还有几分羞愤。

    笑了几声凌飞看了眼顾源长嘴角扬起:“当然,看在顾老先生的面子上我可以原谅你们。”

    陶星渊感激看了眼顾源长,看来是有回旋余地。孙郎则是怪异,凌飞这么好说话吗?

    “那好,事情就回到进房间时,可以吧?”凌飞道。

    “当然!”陶星渊立即点头。

    “就当做后面的事情没发生过,再进行一次拍摄,没问题吧?”凌飞道。

    “当然!”

    众人听得越发奇怪,凌飞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了,不像他啊……

    凌飞笑意宛然:“好,回到原点。两位,如果我能在一秒治好蒋旭,记得你们的打赌,给我跪下来。”

    陶星渊和孙郎整个人怔住,脸色异常难看,又绕回来了!就说这个小子怎么可能会好心。众人也释然,凌飞的脾气会饶过他们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顾源长还想说什么,让李元林给拉住。顾源长张了张嘴还是无奈轻叹,看来这梁子是要结下了,如果化干戈为玉帛就好了。至刚易折,凌飞这个秉性,他真的担心。

    陶星渊咬着压根:“你在玩我!”

    孙郎也是低吼:“别过分!”

    “是,怎么了?就是在玩你们。”凌飞双手抱胸,“你才发现吗?”

    “咔咔咔。”陶星渊牙齿被咬得咔咔作响。

    “想让我下跪,不可能!”陶星渊怒吼。

    “向你下跪,做梦!”孙郎几乎是和陶星渊一同开口。

    “呵呵,也是,两位可是赫赫有名的神医,怎能轻易下跪呢?不过我这个人就是脾气犟,如果不跪,冠军我也不准备拿了,我们就耗着看谁能耗得过谁。”凌飞耸肩,“走了,你们慢慢治去吧,把蒋长英儿子治傻了,我是无所谓的,就是不知道蒋长英会怎么做,你们自己看着办。”

    说罢凌飞转身,真的准备离开,两人焦躁不已,这可如何是好。

    拧开门把,门外迎面看到一个人。来人身形高大,四四方方国字脸,不怒自威,竟是蒋长英,来得可真巧。

    “哦?来的还挺是时候。”凌飞微微一笑,“看来我得再看一出戏再走。”

    众人看见蒋长英各自神色不一,顾源长是松了口气,陶星渊孙郎神色更加纠结,至于其他人纯粹看戏了。尤其是李元林,神色玩味,医药世家子弟吃瘪他再乐意不过。

    蒋长英一怔,这话什么意思?目光扫过房间内,众人各异的神色让他心头一凛,忙道:“陶先生,我儿子怎么样了?”第一时间蒋长英以为是不是蒋旭出了事。

    “现在还没怎么样,以后可说不准。”凌飞悠悠道。

    蒋长英皱眉斜眼看凌飞:“什么意思?”

    “你问问陶神医和孙神医啊,如此医中圣手在场,哪有我说话的份。”凌飞揶揄道。

    这话把陶星渊孙郎两人刺得脸一阵红一阵紫。

    如此怪异的氛围让蒋长英不明所以,侧眼对导演组的一个导演道:“吴导演,给我说一下情况。”

    吴导演左右而视,感觉这是个得罪人的差事,不知道怎么说,这说出来不是得罪陶星渊和孙郎二人吗?说两个没皮没脸对凌飞几番嘲讽,结果让人家打了脸,结果还把你儿子又整成植物人?这话怎么说怎么得罪人,他苦笑两句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蒋长英皱眉,又望向其他几位导演,他们纷纷低头。这种时候明哲保身最重要,不该说的话不能说。

    “到底怎么回事?”蒋长英一声大喝,心底动怒。

    李元林见这情况笑眯眯道:“既然大家都不敢说话就由我当一次恶人吧,还得请陶孙两位评委不要迁怒我。”

    “……”陶星渊,孙郎。

    “李老先生,请说。”蒋长英忙道,事关自己的儿子,他上了一百分心思。

    李元林也不怕得罪人,甚至说他还想要得罪这两人看看他们现在的表情,到了这把年纪他还怕什么?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全都说出来,没有添油加醋,平铺直叙,将事件完整说出来。

    李元林越说陶孙二人脸色越难看,事情确实就是这样。自己主观做事的时候没感觉有什么,在李元林口中说出他们才发现自己的行径有多恶劣,完全就是故事中的反派啊!

    听完李元林的话,蒋长英陷入沉默,面沉如水,阴晴不定。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