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什么意思?”

    “怎么是陶先生治好的?”

    导演们纷纷错愕不已。

    李元林听闻此言亦是愕然片刻,随即恍然过来讥讽道:“陶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抢功吗?”

    “抢什么功?”陶星渊反问,“本来就是我治好的。”

    “怎么是你治好的,这不是……”一直给凌飞摄像的摄像老师忍不住开口,说道最后碍于导演的眼色闭上嘴。

    “呵呵。”陶星渊笑呵呵道,“不瞒诸位,几天前我来新城后蒋先生就找到我,这几天我都在替这位病人医治。哦,这位病人是蒋先生的儿子,大家应该也都知道吧。”

    凌飞冷眼旁观。

    “这几天我试了好多种方法,可都不尽如人意,昨晚我特意试了试炎阳针法与我家族特制的百花玉露丹。没想到还真有奇效。”陶星渊捏着胡子笑道。

    李元林听后忍不住讥笑:“陶先生,你也不嫌厚脸皮,凌飞治好的你居然来抢功。”

    “李老先生,什么凌飞治好的,分明是我治好的。”陶星渊笑眯眯道,“他有治疗吗?用过一针一药吗?是我昨天用炎阳针法辅以百花玉露丹医治的效果。”

    众人一怔,凌飞方才的确没有用药,也没有用任何中医方法。而陶星渊昨晚确实有进行治疗,这里驻扎有节目组的人,他们都能作证。

    大家看向凌飞,这,他们可不好多说什么,看凌飞怎么回应。

    孙郎那难堪的神情也消失不见,明白陶星渊的心思后他再次回复那高人模样。

    “人的年纪越大,果然脸皮也越厚。”凌飞淡漠道,“睁着眼睛也能说瞎话。”

    “说什么瞎话了?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陶星渊反问,“你有进行过什么治疗?倒是我昨晚费了大力气。”

    “年轻人,还是不要占人家便宜的好。”孙郎这种时候开口了,“昨晚我亲眼见陶兄有多辛苦,浑身大汗淋漓,耗费巨大心力。别人花了命的救治,我不允许你来玷污。”

    “果真是大义凛然的陶先生。”凌飞大笑两声,“接下来你们是不是准备把我淘汰了?”

    “很遗憾,只能如此。”陶星渊叹气道,“我也很相信你的医术,却不曾想你是这种人,盗用我的成果,让人不耻。你这样的人,我不可能允许你成为冠军。”

    凌飞笑着笑着面容冰冷下来:“好一个恬不知耻欺世盗名的‘神医’,将他人成果据为己用,还理直气壮大言不惭。”

    陶星渊皱眉:“凌飞选手,我知道你不满,我知道你想夺冠军。可错了就是错了,你骂我无所谓,但是,我还是不能让你这种人品上有缺陷的选手夺冠!”

    “呵呵呵。”凌飞冷笑数声,这个家伙还真是把他激怒了,“那好,你再用你昨晚的方法治他一遍!”

    “嗯?”陶星渊一顿,随即笑道,“你说笑了,人都好好的,还怎么治。”

    凌飞眯眼:“马上就可以给你现成的了。”

    说罢,凌飞已经走到蒋旭身旁,手中银针又一次射出,从蒋旭脖颈中穿入。昏迷近两个月的蒋旭还没清醒一会儿,还没明白病房里什么情况,又一次昏倒过去。

    “别!”

    “你干什么?”

    “凌飞,住手!”

    众人齐呼,可太晚了,蒋旭已经昏倒在床。

    陶星渊整个人傻了眼,凌飞这一手飞射银针吓到了他。这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吗?殊不知这已经是凌飞特意不让他们惊讶走到蒋旭身旁射出的,这个距离利用巧劲训练上一番较强的特种兵是能够做到的。上回他直接在病房门kou shè出,岂不是要惊掉众人眼球?

    顾源长几人,导演组,陶星渊、孙郎,全都惊愕当场。凌飞这一手太过恐怖,如此技术无多年苦功怎能做到?他难道不只是修医术,还兼修暗器吗?

    陶星渊和孙郎惊愕片刻便回过神,凌飞的举动也不是不可能之举,医药世家出身的二人见过许多非人类,凌飞这样的举动在普通人里确实让人惊讶,他们只是片刻失神便缓过来。但是,他们的心情却没有平复,因为他们需要面临更加严重的问题!

    凌飞双手抱胸,冷笑连连:“治吧,用你昨晚的方法治吧,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让你治好他们。等你束手无策了我再动手,这一天的时间如果周老先生和莫临芪能救回来另外两人,算我倒霉,这个冠军我也不要了。”

    顾源长张张嘴吧,凌飞的脾气太犟了,和当年的他简直如出一辙。他无奈苦笑,现在可怎么收场。

    陶星渊这回面色终于变得难看,他不再淡定。救?拿什么救?咦,等一下,方才凌飞的手法是不是可以学一下?或许……

    “哦,提醒你个事。”凌飞斜了眼床上的蒋旭,“取针手法有一丝一毫差池,他都有可能变成植物人,你施救时掂量着点,顺便掂量掂量蒋长英的心情。”

    说罢凌飞抱胸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看着陶星渊。

    陶星渊和孙郎两人脸色青黑,不知所措。

    “怎么,不治疗?你医术不是如此高超,炎阳针法使一遍啊,百花玉露丹拿出来啊。”凌飞坐在一旁讥讽起来,“磨磨蹭蹭有损大师风范。”

    “你!”陶星渊咬牙,心中慌乱。凌飞方才的手法他不会啊,拍怎么能拍出银针来,他推测凌飞绝对有某种方法,或许是传闻中的内力吗?

    “我怎么了?我不是给你表现机会了吗?你医术如此高超,昨天也施救过一遍,今天就忘了不成?”凌飞反问。

    孙郎这时哼了一声:“炎阳针法耗费心力,一时半会儿哪能再用。”

    凌飞翘起二郎腿,淡淡道:“益气于丹,凝气于神,炎针乃施。针走龙蛇,起于膻中,归于百会……”

    凌飞念着陶星渊神色骤变,失声道:“你怎会我陶家不传之术,炎阳针法?”

    “我怎么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凌飞笑了一声,“炎阳针法不存在如何耗费心力之说,稍微休息即可,昨晚施针,今天没有什么不可。孙先生这借口找得,呵呵……”

    孙郎脸色臊红,他哪知道凌飞竟然懂得这么多,这一句话直接把他噎死。

    陶星渊陷入两难,额间冒汗。他不仅搞砸了蒋长英的计划,还把自己陷入死局,进退不得。刚刚还口出狂言,如果凌飞能瞬间治疗他便下跪。现在他想治疗又不会,不治疗就要给凌飞磕头拜师。这可怎么办?

    众人看着凌飞越发好奇,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什么都会,还那么厉害。尤其是顾源长三位有见识的人更是好奇,那可是医药世家陶家的不传之秘,为什么凌飞会?

    顾源长三人对视一眼,心中暗道,凌飞的身份必然不简单。

    陶星渊与孙郎呆立不动,凌飞还不准备放过他们,淡淡道:“哦,不知道蒋长英知道这件事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本来儿子都痊愈了,让两位‘医道圣手’这么一搞,又陷入昏迷,他应该很开心。”

    陶星渊两人脸色更黑,蒋长英给的好处他们都收了,现在还搞出这档子事,可怎么收场?

    “两位,好好治疗,我就不奉陪了。”说着凌飞站了起来往门外走,“我很期待明天两位以什么样的姿势给我下跪。”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