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隐蔽微小的银针,又辅以独特手法射入,不论角度还是隐蔽程度,以正常的看病方法是很难看出。这已经不是医术范畴能看出,若你是一个杀手,且精通各种折磨人的手段你才能第一时间想到这点。

    银针想要取出按照西医方法就是开瓢,手术取出。不过难度之大,恐怕没多少医生能成功,稍有不慎就是蒋旭脑死亡。

    而凌飞,只需一秒。

    陶星渊冷笑连连,凌飞一秒治好蒋旭他怎么也不信,牛皮吹破天,他倒要看看如何收场。

    顾源长心中说不出来的纠结,一方面他不相信凌飞能做到一秒钟治好蒋旭,正常人都不可能会相信吧?可另一反面他又希望凌飞能做到。凌飞这个年轻人他较有好感,行事风格比较暴力,可年轻人嘛,哪个没火气。和年轻时的自己很像……

    李元林心中在盘算,怎么也不能让凌飞淘汰了,一秒只是个玩笑而已。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能让陶星渊和孙郎两人如此轻易得逞。这两人摆明了是想整凌飞,他当然不能让他们如意。

    凌飞终于有动作了,手掌旋了一圈,似在运功一般,倏地一掌拍在蒋旭脑后。只听得噗地一声,一根不起眼的毫毛银针由脖颈处射出,细到陶星渊等人都没有发现。

    “你在干什么!”陶星渊喝道。

    “你以为治病就是拍几下脑袋不成?”孙郎也道,“如此还需要医生做什么,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凌飞随手放下蒋旭,手上拈起被单上的银针,站了起来。

    “你不治疗在干什么?时间已经三分钟,如果你还不治疗我就判你淘汰!”陶星渊道。

    凌飞淡淡扫了他一眼:“你眼瞎吗?已经治好。”

    “嗯?”陶星渊一顿,看了眼床上的蒋旭,“胡说八道,你什么时候进行了治疗,就是方才的一拍不成?”

    “不错。”凌飞道。

    “哈哈,笑话!”陶星渊大笑,“你开什么玩笑?这就是治疗了?”

    孙郎皱眉:“年轻人,医术不行就直说,何必打肿脸充胖子。”

    凌飞看了眼手中的银针:“看来你们真的是眼瞎。”

    顾源长人虽老眼睛倒是很尖,一眼就看到凌飞手中的银针:“凌飞小兄弟,你手里的是什么。”

    凌飞淡淡一笑:“蒋旭的病原。”

    陶星渊神色一僵,还是青着脸道:“什么病原,胡说八道,随便拿根针就说病原?”

    孙郎看着凌飞手中银针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可表情依旧不屑:“装模作样也要有个限度,什么病原?嗯?别胡扯了。”

    李元林看两人不对劲的神色心中明白这两人应该是大致明白了什么,两人虽然让他很不爽,但李元林也不得不认可这二人的医术水平。看到这根银针联想凌飞方才的举动,这两人应该是知道了病情出在哪了。不过,这两人依旧死鸭子嘴硬呢。

    李元林眸光一闪笑着道:“凌飞,你手里的银针是哪来的?我刚刚看你好像是在蒋旭的床上拾起的。”

    “不错。”凌飞颔首,“这根银针是致使蒋旭变成这副模样的元凶,它切断了蒋旭神经中枢,陷入活死人状态,取出即可治愈。”

    闻一言听后恍然大悟:“我也曾看过他的病情,当时推测应是脑内出了问题,可听蒋先生说拍过片,脑内没有任何问题。这根银针,是不是质地也不一样?不然不至于拍不出来。”

    “不错。”凌飞颔首。

    “难怪了。”闻一言点头。

    “呵呵。”陶星渊笑了一声,“一言,你最好别什么都信。别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是不是这么个情况还不知道。随便拿根就说是病原,谁信?还说针特殊检查不到,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么说只是因为他想瞒天过海而已。既然检查不出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毫无可信度。”

    凌飞神情变淡:“死不承认?”

    “承认什么?”孙郎问道,“我可没有看见你的治疗手段,如果每个中医都和你一样,谁能信得过我们中医?以为是跳大神吗?做个手势人就好了?你怎么不是说你是神仙。好,就算是当做你做了治疗了,可人呢?不还是在躺着不动。”

    “到底是谁死不承认?”陶星渊反问,“人还躺着,动也不动,这就是你治疗过后的成果吗?”

    凌飞斜了眼两人:“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们两个可想好该怎么给我下跪了?”

    “小子,别胡吹大气,给你跪下没问题,可你做到了吗?啊?拿根不知所谓的东西就说是病原,就说治好了,你在装什么?”陶星渊道。

    周围之人都看着凌飞,看他如何回答。看起来凌飞确实没有治疗,仅仅是拍了一下,虽然符合他一秒的说法,可是,总归是要有证据啊。

    “我很好奇。”凌飞斜眼望着两人,“你们平时治疗陷入昏迷的病人都是治完他们就醒过来了?那这一点我得佩服,我做不到。”

    “嗬。你是想说你治好了,只是现在没醒而已?”陶星渊道。

    “是不是验证一番就知道。”凌飞在床头柜倒了一杯水,端着水杯望向蒋旭。

    众人好奇,验证?这个怎么验证?

    “你想怎么验……”陶星渊话音未落。

    哗啦啦!

    众人正诧异的时候凌飞一杯水直接泼在蒋旭脸上。

    “你干什么!”孙郎眉头一跳,急忙喝道,心中暗道麻烦了,陶星渊激得过了。

    “你不是想证明,我现在就给你证明。”凌飞淡淡道,“这是最快捷的方法。”

    众位导演心中怪异,凌飞做出这个举动证明……莫非真的治好蒋旭了不成?如果没治好,这么做不是在打他脸吗?

    “咳咳咳。”

    在所有人猜疑之中病床上一声咳嗽声惊醒众人,他们瞪大了眼睛,床上的蒋旭竟是坐了起来,咳个不停。不久后停下,整个人呆滞望着前方,他昏迷了太久,醒过来整个人脑袋都是蒙的,这会儿昏昏沉沉不明所以,还在迷茫中。

    孙郎面色僵住,该死!

    顾源长惊异,凌飞这医术,还真是够厉害的。如他之言,从神经中枢中取出银针,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关键问题是凌飞怎么发现这银针的?他也看过蒋旭的病,可根本没发现。正常思路绝对不可能想到是脑中射入银针,凌飞是怎么发现的?

    “竟然,真的好了。”一位导演惊呼。

    “还真的是一秒啊。”另外一位导演也跟着惊叹。

    “这个凌飞……”有人已经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几乎说有人都认为凌飞是在吹牛,一秒钟太夸张了。场上还有陶星渊孙郎这样的名医在场,他们都说了不可能的。没想到凌飞竟然真于一秒钟之内救活蒋旭,并且不费一针一药。

    “神医?”有人犯着嘀咕念了出来。

    再看孙郎的脸色,难看至极,他之前是怎么说的?跪下来磕头,这会儿确实得想想用什么姿势了。

    又有人看陶星渊,不同于孙郎,陶星渊神色平静,隐约还有几分喜意。

    “想好用什么姿势给我下跪了吗?”凌飞对陶星渊问道。

    “哈哈哈。”陶星渊大笑出声,众人心中暗道,这不是疯了吧?

    “哈哈,看来我昨日炎阳针法起效了!”陶星渊大笑,“炎阳针法配上我陶家独门百花玉露丹,果真有起效,堪称绝症也能治回来。”

    凌飞听后反而笑了,反客为主?算盘打得不错。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