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斜了眼陶星渊,这家伙是在故意针对自己?

    “不劳费心。”凌飞淡漠道。

    “呵呵。”孙郎笑道,“现在的年轻人脾气真大,一句话都说不得,可我们这些家伙都好为人师。”

    “为师?”凌飞淡淡笑了,“给别人为师或许可以,给我,你们还不配。”

    众人色变,凌飞这话就显得狂了!

    陶星渊面色沉下:“现在的年轻人总是不知天高地厚,口出狂言。人贵自知,就这点医术就别拿出来显摆,人外有人。”

    “年轻人。”孙郎面带讥讽,“我很好奇你家人怎么教育你的,尊敬前辈难道不懂吗?”

    凌飞听到家人二字眸光变冷:“如果两位前辈就是满嘴屁话确实没有尊重的必要。”

    “嗬,好小子。”陶星渊冷笑,“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怎么治疗的,如此口出狂言,如果待会儿一秒钟治不好,我就淘汰你!”他憋这一句很久了。

    “诶诶诶。”顾源长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星渊,话不能这么说,怎么就淘汰了,还是要按规矩来。凌飞选手,你也少说两句。”

    顾源长心中向着凌飞,却也觉得凌飞这话说得太过了。虽然看起来医术不错,或许这两位确实没资格当他老师,却也不该如此不尊重长辈。

    顾源长打圆场,凌飞看他面子不再说什么,转身准备上楼。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治疗完下来便是。

    “我说一是一!既然单方中写了,必须按药方里的方法来,前后不一绝对不行。”陶星渊喝道,“不然别人怎么看?之前信誓旦旦一秒钟就能治疗,我们也是考虑到这点才让他治疗第三位病人,现在却不行,是不是证明他故意写得夸张,就是为了让我们选他治疗第三位病人?”

    “蓄意如此,其心可诛!”孙郎补充了一句。

    “不错,其心可诛!”陶星渊冷哼,“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欺骗所有人,这样的行为我是零容忍的。身为医者,对待患者必须真诚!这已经不是能力问题,而是诚信问题,一个为了夺冠而欺骗他人的人,我认为他不配夺冠。”

    凌飞心中讥讽,早前猜测蒋长英很可能不让他夺冠,现在可以确定,是了。

    闻一言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倏地开口:“比赛比的是医术,而非其他。医者的要素第二阶段他已经通过,诚信与否与本次比赛无关,只要他能做到第一个治好病人即可。”

    陶星渊瞥了眼闻一言:“此言差矣,一位医者对我们都不诚信,谈何对病人诚信?如今医者声名被很多人败坏,听到医生二字想到的都是与利益挂钩。一位不诚信的医者只会更加败坏医者声名,哪怕医术再好,这样的人也不能让他夺冠。”

    闻一言沉默寡言,自不善言辞,让陶星渊说了一句便不知该说些什么,闭上嘴不发言。

    李元林冷漠视之,心中有定计。他和陶星渊孙郎这些世家医者不对付,如果能刺他们一番他乐意之至。不过,这会儿不适合开口。

    “真是大义凛然。”凌飞讥讽一句。

    “为的是中医。”陶星渊淡淡道。

    凌飞扫了陶星渊和孙郎一眼:“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表示如果我治不好蒋旭就淘汰我么。”

    “治不好淘汰是铁定,与你药方中所说相悖也是淘汰。”孙郎道。

    “若是能在规定时间能治好呢?”凌飞反问,“你们又当如何?”

    陶星渊嗤笑:“一秒?你要能治好我当场跪下拜你为师。”

    “笑话。”孙郎也嗤笑,“一秒钟我给你磕头。”

    他们两人可谓医术超凡,而蒋旭的病他们也束手无策。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竟然说一秒能治好,滑天下之大稽。

    凌飞淡淡而笑,缓步上楼:“好。”

    陶星渊脸上一僵,面色发紫:“好你个张狂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一秒治好!”

    陶星渊甩袖,背负双手上楼跟上,孙郎也跟着上来。顾源长三人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后头的导演组面面相觑。

    摄像老师苦笑:“这个到时候可怎么剪辑啊。”

    一位导演笑了:“怎么热度高怎么剪。”

    蒋长英可是吩咐过的,一切以收视为主。平常的综艺节目也是以收视为主,蒋长英的命令下是不惜代价也要增长收视。所以很多不能播出的内容在第一二期节目中都被放出,蒋长英胆量真不小!不只是胆量不小,手腕也通天,审核处也能出手让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导演组几人犹豫片刻也纷纷跟上去,他们也想看看,一秒钟是怎么治疗的。

    所有人都在蒋旭的房间门前停下,凌飞推门而入。蒋长英今天不在,不知是不是有要紧之事。对于儿子的病蒋长英也清楚,自己在场自然不如陶星渊孙郎两人有经验,他们两人在即可。

    房间内只有一个照顾蒋旭的佣人,看到这么多人进来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是拍摄的节目组,微微躬身站在了一旁。

    凌飞走到蒋旭身旁,认真观察了一番。

    “嗬,还有什么好看的?昨天不都看过,不会是在想拖延时间吧?”陶星渊道。

    凌飞斜了眼陶星渊:“屁话真多,你还是考虑待会儿用什么姿势给我下跪比较好。”

    陶星渊脸一黑,哼了一声:“牙尖嘴利的小子,你要是治不好,休怪我淘汰你!”

    凌飞不再理会陶星渊,而是看着蒋旭。心中暗道,便宜这个小子了。本来以为这个人将永远消失,没想到阴差阳错还必须由自己救他回来,真是嘲讽。

    圣诞晚会那晚的事,蒋旭和文斌妄图对他动手,致他于死地,身为主谋的蒋旭让他搞成现在这副模样。这种方法比杀了蒋旭还要残忍,终身躺在床上。

    看来上天还是眷顾他,没想到自己还要救回他。也无所谓了,对他而言只是一只苍蝇而已,和文斌一样,高兴了就随手扇走,不高兴了就一巴掌拍死。

    “磨磨蹭蹭干什么?到底有没有这个能耐?”孙郎道,“如果不行早说,直接把你淘汰了。”

    “呵呵,估计是知道不行了,正在想办法吧?”陶星渊嘲讽,“知道自己吹牛吹大了,一秒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现在一直在想办法,想着拖时间。什么心思我还不了解么?”

    “聒噪。”凌飞斜了眼两人,“我比较喜欢五体投地的跪拜,你们提前做好准备,别到时候跟犯了僵直病似的,半天跪不下来。”

    陶星渊嗤了一声;“小子,别扯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治疗,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如果你还不开始,我直接判你淘汰!”

    蒋长英给了大大的好处,也承诺在剪辑时会给予最大的帮助,对于凌飞的限制,他自然是出最大的气力!

    “不用你说。”

    凌飞伸手拉住蒋旭衣襟提了起来,虽然说大小便失禁,但有人天天在照顾,床铺和蒋旭身上倒也没有很脏。

    在床铺旁坐下,凌飞目光四处移动,停驻于蒋旭脖颈处一处非常细的毛孔。

    那根银针细如毫毛,由脖颈处直射脑后,切断中枢。穴位加中枢的切断,让蒋旭成了植物人。这细如毫毛的银针,非一般手法不能取出,稍有不慎便是让蒋旭彻底脑死亡。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