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江城。

    这是家川菜馆,店面装修极为豪华,分上下两层。

    “老林,我来关照你生意了。”应新言朗声笑道。

    “哦?卖假药的,你来了。”老林看到应新言忙招呼。

    应新言脸一黑:“能不能别提这个?”

    “哈哈,谁让你卖假药害人了,还不让人说吗?”老林大笑,“这位是你朋友?”

    “是啊,你可得认好了,以后来你店里可别宰人。”应新言道。

    “那是肯定,不过,这话和你自己说比较好,你别卖假药宰人了。”老林揶揄。

    应新言轻咳一声:“上楼上楼。”

    老林领着两人上去,应新言给凌飞解释道:“你也知道吧,那什么假药是……”

    “不必解释,我没兴趣知道。”凌飞淡淡道。

    凌飞这么说了应新言也没觉得尴尬,笑眯眯道:“证明你不知道,那刚好,省得我解释。”

    两人在一间包间坐下,应新言也没点菜,老林自觉下去让大厨做招牌菜上来。酒倒是先上,应新言给凌飞倒了一杯。

    “凌飞,你来参加妙手仁心是为什么?”应新言这个人还真是自来熟,好像和凌飞很熟一样,竟开始唠家常。

    凌飞斜了他一眼:“玩。”

    应新言嘿地一笑:“估计你是和我一样吧,毕竟有公司,还是医药公司,要是能夺冠,对于公司的帮助不言而喻。”

    “差不多吧。”凌飞倒也没否认。

    “所以我觉得我们是一种人啊。”应新言稍稍变得正经了点,“中医想要变成西医那样有影响力谈何容易,他们作为个人,想要宣传开难之又难,只有我们这样的有公司的人,依靠庞大的团体影响力才能让中医的声名传得更远。”

    凌飞心中一动,这个家伙看来也不是那么吊儿郎当。

    “中医的崛起还得依靠我们这样的人。”应新言道。

    “或许吧。”凌飞不置可否。

    应新言看凌飞这样心中摸之不透,这个凌飞永远那副扑克脸,根本猜不透他的心思。

    房间陷入沉默,许久,凌飞竟然主动开口问道:“你卖假药是否事出有因?”

    应新言眼前一亮,凌飞这是猜测出他的用意了吗?不错,确实事出有因,不过那事情不是假的,他确实做了假药。那是他的布局,可他失败了……

    因为知道了本次妙手仁心会采取如今的比赛方式,所以他开始做假药,为的是把名声搞臭。骂名永远比美名宣传得更快,只有人人喊打他才能在给出反差后得到最大收益。

    在骂名达到顶峰之后,如果他夺得妙手仁心的冠军,极大的反差会让他的收益远高于单纯的夺冠。一旦声名达到那般效果,他的中医宣传大计就算完成了一部分。可惜,他的布局才刚开始就在第二轮胎死腹中。

    应新言心中无限无奈,第二轮他也考虑过是否要下车,他很想下车,可光复中医的强大使命感还是令他决然扭头,在他眼里一个人的得失与中医的未来不成正比。

    很可惜,那是节目的测试,所以他的计划胎死腹中。

    “感动啊,知己啊!”应新言眼泪哗哗地,就差抱住凌飞了,“终于有人能看出我的良苦用心,我可都是为了中医的未来啊!”说着就跑过来要捧住凌飞的手,让凌飞一脚踹飞。

    “好好说话。”凌飞淡淡道,这家伙吃错药了?

    应新言长叹一声:“算了,不说这个,显得马后炮,让人以为卖假药的就让他们这么以为去吧,我问心无愧。”相比于中医的未来,他的公司他也认为无所谓。

    前言不搭后语,应新言莫名其妙几句话凌飞要有多高的智商才能理解?他只能大致推断出应新言应该有什么目的,与中医有关。

    虽然不大明了,不过应新言最后这句话倒是让凌飞微微多了几分认同。人活在世上最重要便是问心无愧,坚守本心,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这样的人人生才是人生。

    慢慢地菜上来,自来熟的应新言话题不断,凌飞即便冷漠也让他的热情稍微感染,慢慢开口说了一些话。应新言的这个人交际能力确实不错,能把凌飞这块冰块说动还不够证明的吗?

    不过基本上凌飞也没说什么,都是应新言在说,这货似乎是个话痨,说起来就停不下来,也不知和酒精有没有关系。

    吃得差不多了,凌飞见这话痨还停不下来正头疼着楼下传来阵阵打闹声。

    “嗯?什么情况?”应新言扭头往门外处看。

    “下去看看。”凌飞道。

    应新言先起身,快步跑到门口开门下楼,看热闹他兴趣不小。

    两人由楼上下来,楼梯口处已经挤满了人,这位置居高临下刚好能看到下面的情况。一楼本来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桌椅全被踹倒,中间空处大片区域,老林满脸恼怒,却又不敢说什么。

    定睛看中间,两个年轻人正在对峙。左边那位双手化爪做擒拿状,右边那位金鸡独立弹腿欲出。各自摆好架势,准备进攻。

    周围议论纷纷,议论的重点不是为什么打起来,在锦江城闹事有什么后果云云,而是讨论两人的动作。在周围的人看来这两个人的动作太中二了!他们是在干什么?搞笑吗?

    “哈哈,凌飞你看,这两个中二病还没好。”应新言大笑道。

    凌飞却是肃容,无一丝一毫笑意。内行看门道,这两人的动作在他看来无比端正,甚至可以说是标准模板。双手擒拿的那位下盘稳如泰山,身体躬着如同紧绷弓弦蓄势待发,仿佛下一刻就会有利箭射出,重挫敌人。金鸡独立那位,掌心正对前方,后掌置于耳侧,看似进攻,实则最佳防守姿态,只要对面攻来他能在第一时间反打。

    凌飞眉头一挑,这两人都是练家子!身手如何没看,光是架势上来看甩王弘毅好几条街,比之铃木彦之如何还不好说,需要细看才能给出评价。

    “这两个,恐怕不简单。”凌飞道。

    “嗯?”应新言一顿,什么意思?

    凌飞旁边一位年轻人也听到这话,不屑撇嘴:“不懂装懂,两个中二病患者而已。”

    凌飞扫了眼这个这个年轻人,没有多言。

    周围皆是笑声,对于这两人的架势大家都以为是花招子,搞笑居多。凌飞敢肯定,如果这两人动手估计这群人一起都不一定打得过,真正练武的人,和普通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很快众人的笑声戛然而止,这两人进攻了!

    两人身形交接,左边那位手爪化作钢爪一般,每一下都仿佛是有破空声,挨到右边那位衣服上就是数道布条被抓下。右边那位也毫不逊色,掌风呼啸,虎虎生威,左边那位根本不敢碰一下。

    两人步伐精妙,插招换式,你进我退打做一团,让人眼花缭乱。两人身手在伯仲之间,无明显胜负,打了个有来有回。

    周围那些嘲笑之人全都傻了眼,和武侠电视剧一样,竟然真的有武功吗?反才讥讽凌飞的年轻人呆若木鸡,脸上一阵羞臊,这……

    凌飞看后颔首,身手着实不弱,应该是从小练武,否则不会有如此身手。这两人的身手比王弘毅强太多,比起铃木彦之也要强不少。

    这是从哪冒出来的?还冒出来两个!听说王弘毅曾横扫新城,有这种人在,王弘毅也想横扫新城,开玩笑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