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药方,评委老师已经选出最优于选手的治疗方案。第一位病人,由莫临芪治疗!第二位病人由周如海老先生治疗!第三位病人由凌飞治疗。”罗大哥笑着宣布,“关于三位病人的分配治疗,陶星渊先生有话要对大家说。”

    凌飞听后心中浮起几分诧异,他在进行的治疗方法上写的是一秒就能治好。以痊愈速度作为胜负标准的比赛,这不是明摆着让他夺冠吗?难道这是蒋长英的意思?

    “三位选手都写了关于三个病人的治疗方法,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考虑了病人的感受与心情,也考虑到选手的发挥和优势,最终做了这个决定。”陶星渊说话还带着领导腔,“我们把对于每一个病人治疗的最优方案挑出,由写出治疗方案的这位选手进行医治,这是对病人最好的结果,也给了选手最有利的发挥。当然,这只是我们评定过后给出的,或许在你们心里认为自己并不适合这个病人,对另外的病人治疗更有信心,你们也可以提出来。”

    确实,这样的分配方式是最优的,前提是选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凌飞心底忍不住腹诽,这是在保送他成为冠军吗?

    周如海和莫临芪都没有提出异议,表示默认,看来他们也是认为这个选择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

    “既然各位都没有意见,那么,今天就到这了,三位可以回去自行准备,明天这个时候进行最后的治疗。”陶星渊道。

    凌飞沉吟,既然要保送他成为冠军,他自不会有异议。

    ……

    凌飞等人离开,节目组收工走人,其他三位评委也离去,陶星渊和孙郎却未离去。

    在别墅的一间书房内,蒋长英眉头紧锁:“两位先生,这是何意?我不是让你们想办法阻止凌飞夺冠吗?为什么竟然做这种决定?”

    凌飞药方中说一秒就能治好,这要是真的,岂不是轻易就让凌飞夺冠?而这并不是蒋长英想要。他现在为凌飞买热搜放任凌飞名气上升并不是为了凌飞,而是为了他自己!按说他和凌飞有仇,怎么可能会让凌飞得了好处?

    而凌飞夺冠,对他来说是有益处,可不夺冠益处更大!目前凌飞的夺冠呼声是最强烈的,相信随着第二轮的结束会更加强烈,这种时候让凌飞落败,定然引起更大的舆论,如此一来便是他的获益。他要的是热点,不在乎是某某人夺冠。

    再者,凌飞是他仇人,怎么可能会让凌飞夺冠成就声名?

    早前他就对陶星渊和孙郎吩咐过,一定要想方设法让凌飞没法夺冠,可他们的举动让蒋长英费解。

    陶星渊冷笑一声:“这种狂妄的小子,怎会让他轻易夺冠,一秒治好,天大的牛皮。”陶星渊很不爽,他和孙郎都束手无策的疾病凌飞竟然说一秒能治好,把他们当做什么了?

    “蒋先生多虑了。”孙郎呵呵一笑,“一秒能治好我把脑袋砍下来给他当凳子。”

    蒋长英皱眉:“那两位先生……”

    “当然是为了打他的脸,让他明白年轻人不要这么狂妄,低调点好。”陶星渊冷漠而笑,“这是节目,要播出,单方敢写出来就要有觉悟做到,前后的对比如果太明显,到时候身败名裂打脸的就是他了。”

    “这不是正中蒋先生下怀吗?”孙郎笑道。

    蒋长英听后颔首,确实是欠考虑了,儿子的病情让他脑子有点乱。

    “但是……”蒋长英皱眉,“如果真如两位所言,他只是吹牛,治病手段一般,他治疗的可是我的儿子。”

    “蒋先生大可不必担心。”孙郎又道,“有我们在,他的施药过程有我们监控,不会出问题。”

    “呵呵,给他几个胆子他敢动手脚吗?”陶星渊冷笑,“节目在拍摄,相当于是记录他的犯案过程,还有我们看着,他倒是敢动手!”

    蒋长英依旧皱眉:“药这种东西,一个不好就会出问题,我相信两位的医术。可若是凌飞施药过后没治好,药物残留我儿体内,会不会影响到之后的治疗?”

    孙郎道:“放心,由我们在,这些都是小问题。”

    蒋长英不语,可是,这两人还不是对蒋旭的病束手无策?说是一时半会儿想不到办法,过段时间就没问题。谁信呢?蒋旭的怪病他给无数人看过,没有一个有办法的。即便这两人他也信不过,他唯一信得过的只有燕京那几个医药世家,他准备妙手仁心事了之后带蒋旭去找秦妙心。那位盛名传遍华夏的女国手,或许她能救蒋旭。

    把蒋旭放在最后一轮也只是他的期许,那些中医虽然名声不显,可谁知道会不会有有偏方刚好可以治疗?总得碰碰运气。

    蒋长英是个极其自信的人,他谋划事情要认定百分百成功率才会动手,碰运气这种事从来不是他的风格。可他终究是个父亲,儿子的病让他有了碰运气的期许。或许天下所有的父亲都一样吧,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改变自己。

    “蒋先生不是想让我们淘汰凌飞吗?这个是最好的办法,也是最能达到你期许的做法。”陶星渊道。

    不仅是要淘汰,还是要身败名裂的淘汰最好,凌飞越惨越能让人关注,越能让蒋长英受益最大化。

    “嗯。”蒋长英沉吟,没有说什么。

    ……

    凌飞从别墅离开,没走多久便看到一位男人对他笑着招手。

    “应新言?”凌飞挑眉。

    应新言笑眯眯迎上前道:“凌飞,说了晋级第三轮一起吃饭,你该不会忘了吧?”

    “你没晋级。”凌飞道。

    “可你晋级了啊。”应新言笑道,“这种时候肯定要给你庆祝一下。”

    凌飞斜了眼应新言:“我们熟吗?”

    “哈哈,不熟,吃顿饭就熟了。”应新言笑道。

    “没兴趣。”凌飞一口拒绝。

    “聊聊医药公司。”应新言道。

    凌飞侧目:“嗯?”

    “你也是开医药公司的,我也是,我们当然可以聊聊。”

    凌飞打量应新言片刻:“好。”

    两人出河洛庄园,在外头坐着应新言的车离开去往锦江城。

    “为什么非得去锦江城,在河洛庄园一样。”凌飞道。

    “那边有一家我朋友开的,过去捧捧场。”应新言笑着道,“话说,没看出来你会通过第二关。”

    “奇怪么?”凌飞反应平淡。

    应新言瞥了眼凌飞:“说实话,奇怪。感觉上来看,你不像是一个医生,那股子冷酷气质更像是……嗯,杀手?”说到杀手应新言失笑。

    还别说,猜得挺准,凌飞还真是杀手。

    “医者贵仁心,杀手也可以是医者。”凌飞淡淡道。

    “唔,这倒也是,当年的易不全前辈,听说他本来是一个剑客。”应新言含笑,“年少时不爱家中的医书,更向往剑术,仗剑游历华夏看到无数人间疾苦,弃剑从医捡起家中的医术,才有了划时代的医学圣手出现。”

    听到易不全之名凌飞微微肃容,易不全完全可以说是他师傅,他的医术传承自易不全。不过,因为易不全的医术失传数百年,明心手这样秘技已经消失于大众视野,只能由古籍中得知,恐怕他用出明心手都不会有多少人发现他和易不全的关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