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后,凌飞三人按照各自的想法写下药方。凌飞的考量还是把明心手写入其中,他的治疗方法并非只有药物治疗,明心手才是关键。

    明心手最大的作用不是祛毒,而是打通全身经络,再施以药物导出毒素。明心手虽非祛毒,其作用不言而喻,没有明心手即便依靠药物也难以治愈。想要彻底逼出毒素,换做正常方法至少得七八次的用药方可将体内毒素彻底肃清,而明心手只需要一次,最多两次。

    写完后五位评委各自看了一遍,在看到凌飞药方时,陶星渊与孙郎皆是神色怪异看着凌飞。五人低声讨论,还没有决断。

    “三位,你们可以先去看看第二个病人。”导演道。

    治疗也不是马上进行,总该有个准备工作,今天就是看病写药方,明天才是正式施救。现在可以先去看病人,早做准备。

    三人再次上楼,在导演的带领下进第二个房间。

    这个房间内香多了,充斥淡淡的香水味,应是女孩的房间。果不其然,病床上坐着一个女人,听到动静她抬起头,这是一张清秀娟丽的脸庞,年纪大概二十四五。

    女孩看起来很是正常,对着进来的众人淡淡道:“请进。”

    一行人走了进来,在女人前头坐下。三人看了一番还是周如海先开了口:“小女娃,你是什么病?我看了看,你面色红润,气血充足,唇红齿白,不像是有病的模样。”

    这也正是凌飞想说的,从女人脸上来看,看不出有任何疾病。中医望闻问切,望之一字学问颇深,任何身体疾病在脸上都会有表现,只是一般人不得其道不明所以罢了。

    女人的脸不论怎么看都是正常人的样,甚至比之一般人还要健康,这让人很是奇怪。

    女人摇头:“有病,怪病。”

    “哦?怪病,怎么个怪法?”周如海来了兴趣。

    “我的身体很好,至少看上去是这样。”沉吟许久女人开口道,“身体机能、素质,我甚至比得上一般运动员。可是,我经常会时不时昏倒,不论是感动、大笑、难过,只要是情绪上有稍大的波动,我都会昏厥。”

    “可是,人生在世,谁能保证无喜无悲?我不是圣人,有基本的情绪波动,可我的病却不允许我有这样的情绪波动。”女孩很平静说着,“我也是个女人,渴望爱情,但是,一个小小的感动,动心后情绪的波动,都会让我昏厥,吓跑男人。这种病导致我二十五年来从未谈过一次恋爱……”

    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哪怕是小小的情绪波动都将引起昏厥,日常生活变得极为麻烦。

    周如海揪着胡子:“还有这种怪病,真是奇闻。”

    “大致病情就是这样。”女人最后说了这一句沉默下来。

    “不介意让我把把脉吧?”周如海问道。

    “不介意。”

    这一把脉就是三个人,她的神色很平静,毫无波澜,面对凌飞也只是多看一眼,再无其他。按说凌飞的样貌配合他年轻中医的身份,应该会让不少人讶异才对,女人丝毫不为所动,这种疾病让她养成了许多人都没有的冷静心态。

    把完脉,三人都各自有数,依照个人需要询问了女人各种问题,而后下楼。

    楼下五位评委已经讨论完毕,百无聊赖等着三人,见三人下来便让他们开始写第二位的治病之法。

    对于这第二位病人的怪异症状,凌飞也有些难以着手。情绪激动导致昏厥会是由什么引起?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进行治疗?

    不论是针灸施药还是用明心手,总该找到病因才能医治,这位病人让他有些束手无策。

    不只是凌飞,莫临芪和周如海也是苦思冥想,最终周如海还是动了笔,而凌飞和莫临芪皆是毫无动作。

    倏地,凌飞眼前一亮,想到了问题关键点。认真回忆女人的面容以及之后的询问检查,心中一动,提笔就写,虽然没有自信,但姑且一试。

    治疗方法依旧有明心手,不过却没了药物,明心手配合针灸,以病理根源出发,可治其病!

    而那边莫临芪也动了笔。

    半个小时后,三人交药方,再次上楼看第三个病人。

    咔哒——

    门打开,迎面看到的竟是蒋长英。这间房间远比其他两间要豪华得多,无论装饰还是装修。巨大的病床上躺着一位面色苍白的年轻人,闭目长眠。

    “蒋先生?”莫临芪道了一句,“你怎么在这?”

    凌飞看着床上的年轻人嘴角微微扬起,有意思了……

    蒋长英无奈摇头:“说来惭愧,虽是我负责举办的妙手仁心,却有自己的私心。其实我儿子也得了怪病,遍访名医也难有成效,这已经快两月。”

    凌飞神态悠然,他是名医,更是一位绝顶杀手。因为精通药理及人体穴位,他常常能做到杀人于无形,他动的手,哪怕医术比他强的人出手都救不回来。更何况,有医术比他还高的人吗?这个问题得打一个问号。

    “具体说说情况。”周如海看了眼蒋旭对蒋长英道。

    蒋长英知无不言,将蒋旭这段时间来的病状说了个一清二楚。什么大小便失禁,什么两月昏迷不醒,什么偶尔身体抽搐各种症状,惨不忍睹。

    周如海默默盘算了一番,这三个病人的麻烦程度还真是不分伯仲,要是让三人各自医治一人来判决胜负,倒也公平。

    “我先看看。”周如海上前细细观察蒋旭,凌飞也装模作样上前。

    其实,凌飞想要治好蒋旭只需要一秒。那根控制蒋旭的银针拔出即可,但这位置无人能找到,何其刁钻诡谲,除了施针者凌飞外,谁都找不到。

    蒋长英期待极为期待地看着三人,蒋旭是他独子,若是蒋旭有闪失,他偌大的家业将由何人继承?

    看过之后三人又一次下楼,写治疗方法交给五位评委。凌飞写得很简单,只有六个字,甚至连方法都不算,他在药方中写的是:一秒即可痊愈。

    果不其然,在五位评委看完时对凌飞投来怪异的目光。蒋旭的病他们五人都看过,蒋长英是主办方,儿子有病怎么可能不来问问他们这些杏林圣手?可他们都是束手无策,哪怕是陶星渊与孙郎,看后也是直皱眉,不知如何下手,而凌飞竟然说一秒就可治愈?何其狂妄!

    陶星渊看着凌飞冷笑几声,狂妄的小子,他心中有了打算。

    五人讨论了一番,孙郎道:“导演,过来一下,我们有事和你商量。”

    “嗯?”凌飞三人侧目,难道规则有变?

    导演组罗大哥闻言都走了过去,和几位评委讨论许久,最后大家皆是点头。

    人群散开,罗大哥走到前头道:“我需要宣布一个新的规则,关于本次的比赛,三位选手先听听看,如果不同意可以反驳,可以拒绝。”

    “原先我们需要一人施救后判断失败才进行下一人的尝试,这种方法不仅麻烦,而且还有些不公平。治疗需要一个周期,如此一来浪费的时间很长,所以我们采用新的比赛方式。”

    “三人分别分配一个病人进行治疗,如何分配由评委根据你们的治疗方法做出最优选择,一定是有利你们的。当然,病人治疗难度这点上是相同的,相信大家也没有疑问,这是最公平的方式。”

    凌飞听后淡漠撇嘴,这个节目组,应该是连规则都没有考虑得太清楚,临阵再改,真是让人笑话。

    其实,很多节目组都会有这种现象,进程来到后面才发现赛制有问题,这种时候已经播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来,用各种方法自圆其说,甚至在剪辑上动手脚。

    毕竟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节目组终究是外行人,所以赛程设计也很外行。还以为跟寻常比赛一样,这个不行下一个上,可对于中医来说这个周期可不是一两天,有可能是十天半个月。听了评委的话节目组才知道自己的赛制问题多大,急忙修正。从方才罗大哥的补充内容就能看出一二……

    不过,就目前来看,这种赛制还是挺公正的。难度相当,依靠疗效和时间来判断输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