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错,这种地方的确适合我老头子居住。”一道苍老的声音由身后传来,凌飞扭头一看是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老者身着素色唐装,左手握着个小瓶子,瓶塞独特,像是某种树根的一截,就这么塞进瓶子当瓶塞似的。

    说着老头子拧开“瓶盖”拉了出来,凌飞一看还真是树枝,老者含住树枝嘬了两口,然后美美眯上眼。人间极乐,莫过于此。

    这老头凌飞认识,正是进入决赛的周如海。

    “咦,你不是那个叫凌飞的小子吗?”周如海塞紧酒瓶,眼前一亮,“你小子不错啊,竟然能过第二阶段,可塑之才。”

    过第二轮的医者证明是有仁心之人,周如海自然有好感。周如海一直认为,医者有仁心才能算是医者,那些只会医术却做着谋财之举的他极为不屑。

    凌飞淡淡而笑。

    “那个卖假药的,哦,就是应新言,原本我还想他可能有难言之隐才卖假药。结果第二轮都没过,证明这小子不是吾辈中人。”周如海摇着头,“还有那个诸良,诸家的小子,怎么说也不会在乎名利才对,竟然也没通过。身为医药世家的传人,真是给他爷爷丢脸。”

    “还有姚星波和曹从琴,这两个年纪也都不小了,竟然也……诶,小子,你跑什么?嫌老头子我啰嗦吗!”周如海瞪眼。

    “……”凌飞。

    “最让我意外的还是莫临芪,他整个人看起来都阴森森的,有道是相由心生,他那样肯定不是什么好鸟,肯定是满肚子坏水,没想到他竟然过了第二阶段的测试。”周如海对莫临芪能过第二阶段很奇怪。

    凌飞同样奇怪,莫临芪这个人看起来就不是好人,阴森森的模样,有此仁心倒让人颇为意外。莫非也是猜到节目组用意故意这么做给人看的?

    两人聊着身穿黑色风衣的莫临芪来了,目光幽冷,仿佛是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一般。本来周如海还想上来说些什么不由得闭上嘴,他真的没法相信这个人能通过第二阶段的比赛,如此阴森可怖的人。

    莫临芪在看凌飞,偷摸瞥一眼就收回目光,生怕自己会给凌飞注意到。他心中还在想着那三千万的大单,杀掉凌飞原本他以为很简单,可上一次还没动手就让他怂了。他事后很后悔,为什么会相信那种虚无缥缈的预感?当时他感觉自己好像才是凌飞的猎物,危机感来得很莫名,让他担心得逃走,现在想来无比后悔。

    莫临芪心中沉吟,今天不能再犹豫,可以用老办法解决了他!老办法自然是毒,他擅长用毒,当然会用最擅长的方式来达成目的。

    他目光四处扫视,观察周围情况,心中进行盘算该如何动手。

    三人在外等了一会儿,别墅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导演组和罗大哥。别墅内部摆满拍摄所用的摄像工具,个个准备着。

    罗大哥例行公事开始主持,和三人聊了一会儿才进入主题。

    “今天是决赛了,决赛的规则和第一阶段第四轮有点像,又不一样。”罗大哥看了眼四人道,“相似的是同样是三个病人,不同的是,只有三人病人。”

    罗大哥这话有点绕,他详细解释了一遍:“这三位病人皆是重病患者,又或者说是疑难杂症,看过多少医生都无法治疗。待会儿会依次请出病人,看过之后三位写下治病之法交由评委,由他们评定谁的治疗方法最好。当然,对于评委的评定不服气可以立即提出来,只不过今天的评委可不像以前了,估计你们是不会质疑的。”

    罗大哥笑容神秘,看来今天的评委有所变化。

    “判断冠军是谁,会由治疗的效果,治疗的时间长短等综合考量。同样,有异议可以随时找评委反驳。”罗大哥笑道,很显然,他对于今天的评委极其自信。

    凌飞听后也是微异,什么样的人才能让罗大哥如此自信,判断了就绝对不会有人辩驳。

    “接下来,让我们请出最终决赛的五位评委老师。”罗大哥隆重介绍。

    前三位依次从别墅内出来,闻一言、李元林、顾源长。这三人就是上次的评委,至于梁旭羽,貌似不见了人影。

    接着又走出两位中年人,身着长裳。

    周如海瞪大眼睛:“鬼手陶星渊,药王孙郎,这两个家伙竟然来了。”鬼手、药王,能得到这样的称号岂是易于之辈。名号可都是他们一手打拼下来,救过无数人,医过苍生。

    听到这两个名字凌飞心中一动,他听过。

    鬼手之名是因为陶星渊治病用法刁钻,用药出其不意,故而得名鬼手。药王孙郎,传闻是古时药王孙思邈后代,却也无从考证。可他的医术却毋庸置疑,用药之法巧夺天工,采药治病分毫不差,药到病除,得名药王。

    凌飞知道两人的原因还是因为凌家,凌老爷子年老多病,这两人那就曾来过凌家。当然,他只是耳闻却没有见过。

    凌家这样的家庭绝对不请庸医,不找无名之医。这两人能来凌家,侧面反映了两人的医术。顾源长三人资历够,医术如何还不得而知,可这两人的医术则完全不需要怀疑。

    难怪罗大哥如此自信,这两人无论担任什么评委都绰绰有余。

    罗大哥介绍了一连串两人的事迹,哪里哪里救了什么人,有什么样的名气,称号等等等等,好一番介绍才停下。

    “接下来,就让我们进入正式比赛。”一行人进别墅。

    客厅,一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坐在沙发上,侧对门口。端着茶杯,品着香茗。看到众人进来,他转过来露出正貌。

    中年男人哈哈一笑:“各位,过年好。我是本次妙手仁心的主办者——蒋长英。”他目光扫过众人,在凌飞身上停下。

    凌飞也正凝视蒋长英,这个男人能让江北泷赞不绝口,可见一斑,实非常人!

    这是凌飞第一次见蒋长英,想必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比赛一开始就有人给他捣乱,不用想也知道是蒋长英暗下致使。不过都让他化险为夷,而后的比赛再也没人捣鬼,照江北泷的说法来看,蒋长英留着凌飞比淘汰凌飞更对其有益处。这也相当于是利用凌飞了……

    凌飞眯了眯眼,蒋长英么,这个人,有机会也得收拾了。

    “今天是最后的决赛,我自然得过来一睹各位风采。”蒋长英笑道,“当然,还有一点我个人的私人原因,具体是怎么样,待会你们就会知道。”

    私人原因?

    蒋长英也没长篇大论,说了一会儿便跟着众人上楼,看第一位患者。

    蒋长英在后头时不时瞥眼凌飞,目光偶尔闪过厉色。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蒋旭的昏迷和他既算没有直接联系也有间接原因,他自然不会放过凌飞。

    但是,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果子都快成熟了,还差那点时间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