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文娱街,这条街道本不叫文娱街,随着近十年来各类文娱活动在这里大肆举办后,这里成了新城最出名的一条街。在这里,你经常可以看到各类活动,街头也时常有街头艺人表演,随地可见各种跳舞、弹琴、唱歌、直播等活动,道旁各类书店应有尽有,图书馆读书社也不少,文艺气息很浓。

    这些年来活动办得多了,自然而然这里成了文艺汇集之地,还在街头处建起大剧院,各类大型活动都会在里面举办。

    文娱街不远处有个城隍庙,得益于文娱街的热闹,城隍庙也因此变得热闹,城隍庙周边小贩很机智开始摆各种小吃,挣得不少。

    现在过年时节,围绕城隍庙和文娱街的庙会热闹无比,各种精彩活动各色小吃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没有的。

    凌飞和周易水一同过来,热闹的景象令他微异。他从来没有来过这么热闹的地方,嗯,从来!前世在国外不避着人就不错了,哪敢暴露在热闹大众地区,嫌追杀他的人不够多么?

    华夏最不少的就是人,这么多人挤得满满当当,时不时都有人从身边穿过。

    “小心点,这种时候溜子也很多。”周易水道,溜子是新城这边方言,意思是小偷。

    凌飞淡笑,小偷么?要论偷东西他是祖宗,小偷想偷他可不容易。过去身为最顶尖的雇佣军,完成任务的方法可不讲究什么三教九流入不入眼。在他需要精通的各项技巧中,偷窃不过是其中之一。

    想在层层包围中偷到任务指定物品,其中难度可想而知,但任务他都完成了。凌飞记得自己当年似乎除了血狼还有个外号,怪盗!

    凌飞偷东西方法很奇特,经常能做到魔术般把东西偷走,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技术。

    城隍庙人声鼎沸,人挤人人撞人,诱人的美食,有趣的盛宴之旅。文艺街各式表演精彩绝伦,文艺书社,读声朗朗,和城隍庙截然不同的感受。

    新年之始,万象更新,所有人都是精神饱满的面貌。

    逛到了下午凌飞才和周易水出来。

    “应该再去吃一下那个臭豆腐,味道真不错。”周易水咽了咽口水,远远看了看城隍庙。

    “你去吧。”凌飞微微扬首,“我先走了。”

    “你不一起?”周易水问道。

    “一起干什么?晚上还想让我睡沙发不成。”凌飞笑道。

    周易水点头:“也是,赶紧走,不然今晚又没法找借口了。不过现在还早,再陪我玩一会儿,嗯?刚好,去沧澜大剧院吧,看场电影。”周易水指着前头大剧院。

    一般剧院专门用来表演戏剧、话剧、歌剧、歌舞、曲艺、音乐等文娱活动,比较正式。现在的剧院开始兼具播放电影的功能,沧澜大剧院也是,当然,还是以正式的文艺活动居多。

    “不吃了?”凌飞笑问道。

    “不吃了。”

    两人往剧院走去,剧院建筑钢结构,通体落地玻璃制成,大气磅礴,充满现代化。

    正走到门口周易水轻咦一声,凌飞抬头一看,前头一对男女走了过来。女人他认识,那副魅惑众生的模样他没在第二人身上见到过——洛倾城。

    洛倾城穿得单薄,紫色修长连体短袖裙,内衬白色打底衫,黑色长筒靴,肉色长袜。冬日保守的穿着在洛倾城身上也显出独特美感与性感。

    男人年纪较大,大概四五十岁。洛倾城与他有说有笑,还挽着他的手臂。

    “你认识她?”凌飞侧目道。

    周易水沉吟:“一起案件牵扯到她。”

    凌飞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案件,洛倾城和那个男人已经过来,周易水看到凌飞时甜美一笑:“新年好啊。”

    “好。”凌飞淡淡颔首。

    “宝贝,你认识他?”男人笑眯眯问道。

    “嗯,一个认识的朋友。”洛倾城娇声道。

    男人认真看了看凌飞移开视线,倒是在周易水身上注目许久。

    “哎呀,darling,你看什么!”洛倾城娇嗔跺脚,手掐了下男人的手臂。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男人呵呵笑了起来,“既然是朋友,我请你们吃饭。”

    “不必。”周易水一口回绝,拉着凌飞往前走,“还有事。”凌飞什么话都没说,和周易水离开。

    男人面色变沉,不识抬举的家伙。洛倾城斜眼看凌飞,面色阴晴不定,不知在考虑什么。

    “我们走。”男人道。

    洛倾城扭过脸,神情又变为那副魅惑众生的模样:“darling,人家想吃佛跳墙。”

    “走!”男人笑着豪气道。

    拉着凌飞离开,周易水冷哼:“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男人的目光让她全身发毛,恶心的东西!

    “你刚刚说一起案件牵扯到她,什么意思?”凌飞问道。

    周易水挑眉:“说起来,你是怎么认识这个女人的?她……很不检点,那一次她就是跟个富商在一起。那个富商犯了事就是因为她,所以对她印象比较深。办案时有调查,她经常和有钱的富商或者是富二代在一起,私生活很乱。”

    “哦。”凌飞没表示什么。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认识她的?”周易水问道。

    “打工时。”

    “哈?她还会打工?我可不信。”周易水大笑,一个受包养的女人会去打工,开玩笑吧。

    凌飞远远扫了眼离开的洛倾城:“我也好奇。”

    和周易水看了场电影凌飞独自回家。

    ……

    时间一晃到了正月初五,这几天凌飞的生活又回归平淡。在初三的时候让任嫣然叫出去玩了一天,当晚在纪家吃了顿饭。之前凌飞找时间治好了老书记,那顿是答谢宴,展天啸也在场。至于以后的益处,自然不必多说……

    这段时间妙手仁心的节目一直在播出,已经到了第四期。节目里到了第二阶段比赛,凌飞三个麻烦的病人也引发热议,他的病人病重程度比起其他选手要严重得多。尤其是癌症患者,作为世纪难题,凌飞能否治愈?如果不能治愈,凌飞是不是就淘汰了?

    很多凌飞的粉丝已经开始抱怨不公,按照赛制来看凌飞最多只能治好两个人,相比其他人很吃亏。如果凌飞淘汰,她们就会如何如何云云。都在期待下一期的节目的播放……

    节目在最早开始时宣传很到位,往后热度渐渐下来,蒋长英也没再特意买热搜,或许对他来说得不偿失吧。所以,这个节目关注的人是有,却不如想象中那么多。

    正月初五这天,是妙手仁心第三阶段的比赛,也就是决赛!八点钟时节目组的车在门口停下,载着凌飞前往第三阶段的比赛场地。

    “做这一行真辛苦。”摄像老师拍了一会儿后放下摄像机无奈对凌飞道,“大过年都得出来。”

    “是挺累。”凌飞颔首。

    两人聊着天重新来到河洛庄园,决赛也在这里进行,不知道决赛需要几天。

    车子从专用车道进来,在河洛庄园腹地驶入,来到第四区域最深处。即便第四区域开放,这里也没有开放,很是隐蔽。一路上张灯结彩的年味到这里渐渐变淡,建筑倒是越来越华丽。

    在深处一栋别墅前停下车,司机说了一句到了,凌飞和摄像老师下车。

    眼前这栋别墅说豪华其实也一般,相较云顶山山顶处的别墅区而言相差不多,甚至略逊一筹。不过它身处河洛庄园,景致怡人。

    “不错。”凌飞对风景表示赞许。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