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乾一这时开了口,这是年夜饭,再这样下去还怎么吃?

    “都坐下坐下,吃饭吃饭,小脾气都收收。”周易水妈妈也适时配合周乾一,“过年了,什么事情都留以后说行吗?”

    “诶你们看,春晚都开始了,看电视看电视。”朱琴也是岔开话题。

    几位亲戚长辈纷纷开口,大舅甚至还主动过来拉着袁芷珍和刘琛过来在这桌坐下。现在让袁芷珍和周易水同一桌是不可能了,非得掐架不可。

    周乾一主动让出一个位置,他到凌飞他们那桌坐下,对周易水瞪了一眼:“尽让人家看笑话,今晚回家非教训你不可。”

    周易水嘟囔一声低头,不过心里开心极了,袁芷珍这么吃瘪的样子让她开心不已。

    展鹏看了这场闹剧心里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小鹏,过来吃吗?”凌飞一如既往淡定,笑问道。

    展鹏摇摇头:“不了,本来就是过来敬杯酒。”

    “一个小职员的邀请就能把你叫过来,看来你牌面还是不够大。”凌飞道。

    展鹏苦笑一声:“这不是老爸常说要和下面的人好好保持关系嘛。”

    “那得分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情况。”凌飞轻声道,“保持关系不错,可也得在能够让你有益处的情况。”

    “唔?”展鹏一顿。

    “这个得你自己思考。”凌飞轻笑,“御人之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作为一个公司未来的继承人,你需要好好考虑。”

    “凌飞大哥说的是你自己的理解吗?”展鹏问道。

    “算是吧。”

    展鹏沉吟片刻笑道:“凌飞大哥,要不要跟我去我们包间?江叔叔他也在。”

    “哦?待会儿我就过来。”凌飞笑道。

    “好!”展鹏兴奋了,“那我先过去。”

    “嗯。”

    看着展鹏和凌飞的聊天,虽然中途两人放低声音听不大清楚,可展鹏兴奋的模样看得很清楚,展鹏对凌飞很崇敬啊!这个凌飞,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展鹏离去,周易水低声道:“你就这么带坏人家。”

    “带坏什么?”凌飞侧目。

    “还问什么,说什么御人之道,你以为你是皇帝啊!”周易水吐槽,她离得近,凌飞和展鹏虽然说话声音小,她还是听得很清楚。

    凌飞问道:“如果让你去做一个公司的总裁,你懂得管理公司吗?”

    “唔。”周易水一怔。

    “所谓御人之道只是说得高大上点,就是怎么管理员工而已。”凌飞道,“他未来肯定会继承鹏飞集团,身为他大哥,指点他是应该。”

    “咦”周易水轻嗔,“你还指点别人,马儿不知脸长,你只是个学生,不也没学过管理,还教人家,误人子弟呀你。”

    凌飞不回答,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说。

    “不过……”周易水视线扫过旁边桌的袁芷珍,“今天也挺巧的,没想到刚好碰上那个叫什么?展鹏是吧,碰上他。更巧的是你竟然和他认识,嗯,这脸打得挺爽。”

    凌飞神色悠悠:“你以为,真的是巧合吗?你认为展鹏来奥斯丁酒店这么恰巧?”

    “什么意思?”周易水一愣。

    “还刚刚好是同一层的包间?”凌飞似笑非笑。

    “难道说,是你安排的?”周易水瞪大眼睛。

    凌飞耸肩:“没想到是这种方式展鹏进来,勉强完成一小半预想吧。”

    周易水眨巴大眼睛,真的假的?还特意安排了。

    “你竟然会去做这种事,想不到。”周易水感叹道,在她印象里凌飞什么都淡淡然,只是雇佣关系,他没必要做这些才是。

    “因为我很敬业。”凌飞笑道,“既然当了男朋友,还是收工资的,自然得做好。女朋友被欺负了,我难道忍气吞声不成?肯定要把场子找回来。”

    周易水嘴角扬起,轻皱琼鼻:“嗯,干的不错,加工资!”

    袁芷珍和周易水分开战火明显变小,桌上聊天慢慢变得热闹,好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过了一会儿,凌飞站起身道:“我去旁边包间一趟。”

    “什么时候回来?”周易水问道。

    “放心,我不跑。”凌飞笑道。

    “去你的,谁留你了!”周易水骂道,似在掩饰自己的害羞,“滚滚滚。”

    刚刚展鹏和凌飞说了让他过去,这话众人是听见的,都没说什么。就只有袁芷珍看凌飞离去的目光愤愤不平,暗自恼怒。

    凌飞出门给展鹏拨了个电话。

    “喂,小鹏,在哪个包间,嗯,好。”

    放下电话凌飞往展鹏所说包间走过去,正要过去听到身后一声呼唤。

    “凌小少爷,止步。”

    凌飞听到这个称呼,目光变冷数分,转过身来。眼前是一位长相显得清秀的男人,年纪应该有三十多,看起来仍旧清秀如少年。

    男人笑容满面,迎了上来:“小少爷,初次见面,您好,我叫闫正芳。”

    凌飞神情冷漠:“你怕是叫错人了。”

    “怎么可能。”闫正芳笑道,“您的照片我可是看了无数遍,哪怕您乔装打扮过来,我也会一眼认出小少爷。”

    凌飞淡淡一笑,转过身往展鹏包间而去,不予理会。

    “小少爷,您这两年变化还真大。调查了你一番,简直把我吓死。”闫正芳道。

    凌飞仍未止步。

    闫正芳见凌飞根本不停下,又道:“小少爷,别走这么快,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来给您一个消息而已。”

    闻言凌飞停了停:“说。”

    闫正芳正欲张口,过道来了人,他浅笑道:“小少爷,请跟我来。”

    凌飞看了闫正芳片刻跟了上去。

    坐电梯,上楼,重新来到经理办公室。这里凌飞熟悉,上回袁立宏就在这里挨了他两巴掌。凌飞目光停驻在一扇隐门上,上回凌子衿应该就在里面。

    “小许,你先出去。”闫正芳对还在工作的女人道,“唔,回家吧,今天到这就可以了。”

    “谢谢经理!”小许兴奋道,现在回去还能赶上家里吃年夜饭呢。

    看着小许离开,闫正芳道:“小少爷,坐。”闫正芳招呼凌飞在沙发上坐下,提起茶壶给凌飞倒了一杯茶。

    凌飞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说吧,想告诉我什么。”

    闫正芳笑眯眯:“小少爷,您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您的消息传回了凌家。凌家里对您赞誉有加的可不在少数呢!”

    凌飞不为所动:“如果你只是想说这种屁话,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聊下去。”

    “小少爷先别急,说事情总得有头有尾嘛。”闫正芳道,端起茶杯他也喝了一口,抬起头道,“您父亲给您订了一门亲。”

    “哦?”凌飞淡淡发问,“什么亲?”凌飞语气很平淡,平淡得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一般。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还没那么大的能力知道这种秘密。”闫正芳苦笑摇头,“不过,肯定是大家闺秀,凌家总得匹配一个有头有脸的家庭。”

    凌飞心中冷笑,他太清楚那个所谓“父亲”,会给他订一门好亲事?做梦。那个人只会想着自己的嫡长子,凌飞这种庶出的,有好事会轮上他?若真是什么名门闺秀,凌子轩是第一人选,歪瓜裂枣才会轮上他。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正常推测是为了家族联姻,而女方估计不是什么正常女人,身体残障也有可能,这种事在那个圈子中并不少见。女儿长得丑或是身体残缺嫁不出去,女方家庭会将她当做货物一般“卖”出去,找个庶子嫁了,这是常有的事。

    如此一来巩固了两方关系,也解决了庶子与残缺的问题。可以说,男女双方都是被人遗弃不待见的,得益的是两方家庭。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