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奥斯丁酒店经理办公室。

    原先这个办公室的经理是袁立宏,而现在,那位叫袁立宏的家伙已经躺在医院成为植物人。所以,他上位了!

    办公桌后的男人大概只有三十岁出头,样貌清秀,他此刻正在看电脑中的监控。监控是大门的,画面中凌飞和周易水一行人走进来。

    男人托着下巴笑了又笑:“小少爷,该回家了。”

    咔啷……

    男人站起来。

    “闫经理,您这是准备去哪?”在一旁桌上苦着脸办公的年轻女人问道。

    “见个人。”

    ……

    袁芷珍得意得朝周易水看过去,想看看她是什么表情,然而对上的还是周易水平淡的神色,令她更为恼怒。

    袁芷珍为什么从小都那么针对周易水?不仅是因为母亲教育的原因,更因为周易水那张脸!长得比她漂亮不说,还永远那副淡淡然的样子,令她恼怒。

    从小周易水都是那么优秀,永远获得众人的瞩目,这令她嫉妒!所以她各种针对,炫耀,就是想看看周易水挫败的神色。可她从来没得逞过,周易水不仅没有挫败,反而次次都是嘲讽的模样,似乎在讥讽她。这让袁芷珍怎能忍受,越发变本加厉,只要有机会就会在她面前炫耀!

    而现在,周易水仍旧那副不屑的模样,让袁芷珍大为恼怒。再一看周易水身边的凌飞,他脸上微微怪异的模样。袁芷珍心头为之一松,一股得意涌上心头,这小子总算“震惊”了。嗯,她把凌飞的表情自然而然想象成震惊。

    刘琛也觉得倍儿有面子,公司老总的儿子过来果然牌面不一样。

    众人恭维的话没让展鹏有什么太大的心态上波动,作为展天啸的儿子,各种宴会没少参加,早已习惯。在他目光扫过周围时,猛地一顿瞪大眼睛。

    “凌飞大哥!你怎么在这?”

    展鹏一声惊呼,所有人都愣住,他说谁?凌飞?

    展鹏三步并作两步走,跑到凌飞身旁,笑容灿烂,跟个没长大的大孩子似的:“凌飞大哥,上回你说除夕夜有事,就是在这吃饭啊!”

    袁芷珍笑容僵在脸上,展鹏叫凌飞什么?大哥?他们是什么关系!这个穷酸小子竟然和展鹏有关系?

    朱琦变了脸,在旁一桌看傻了,凌飞这么厉害的吗?想着她脸色涨红,进门时自己就嘲讽,说门当户对云云,他会怎么想?朱琴脸色越发难看。

    刘琛瞪大了眼睛,这……

    众人皆是讶异,凌飞为什么会和鹏飞集团的少东家搭上关系。

    袁芷珍脑中一动,是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是新城大学的缘故?她听刘琛说过他们老板儿子在新城大学读书,而凌飞又是新大的“研究生”,所以两人认识?

    “陪朋友。”凌飞淡笑看了眼周易水。

    “唔?”展鹏心中奇怪,凌飞的女朋友不是唐娉婉吗?为什么过来陪这个女人吃年夜饭?吃年夜饭是什么关系才能吃,这不是很明显吗?

    虽然没想明白,展鹏也没多说。

    “凌飞是怎么认识展少的?”袁芷珍满脸堆笑,“是不是因为你们是同一个学校啊?”她心中暗道,千万别是,如果不是那得证明凌飞有多厉害啊……

    凌飞厉害本来他没什么在意,关键是凌飞是周易水的男朋友,这让她很不舒服。凭什么这个女人就能有这样的男朋友!

    “算是吧。”展鹏淡淡道,对别人他可没那么热情。

    展鹏平淡的话没让袁芷珍觉得尴尬,反而谄媚道:“刘琛也是新城大学的呢,真是挺巧的。”

    刘琛笑道:“虽然都是新大的,毕竟学校太大,凌飞和展少以前我都不认识。”

    展鹏看了刘琛片刻笑了起来:“不认识我可以理解,你真的不认识凌飞大哥?你最近都不在学校吗?”

    刘琛脸色一僵,看了眼旁边的袁芷珍道:“在啊,怎么了?要攻博,时常在学校。”

    展鹏神色诡异:“你真的是新大的?”

    “哈哈,展少,你这说的,当然是啊。”刘琛干笑两声。

    袁芷珍瞅了眼刘琛忙道:“展少,新大我也去过,很大呢,碰不到不是很正常么。”

    展鹏看了眼凌飞,似笑非笑:“现在在新大不认识凌飞大哥的人,估计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你难道就是那一只手里的人?”

    刘琛脸色一僵:“展少,您这什么意思。我真的没有碰到过凌飞,毕竟新大这么大,碰不到实属正常。”

    袁芷珍也有些着急,不时瞥眼看周围的亲戚:“对啊,这不是很正常吗?”

    “凌飞大哥可是我们新大的一号风云人物,新大几乎不可能有人不认识他。就算没见过,也绝对听过他的名字,你竟然说你不认识,我很怀疑你是不是新大的。”展鹏道。

    新大一号风云人物,还是由展鹏口中说出来,众人皆是惊异,这个凌飞到底什么来头?好像真的挺牛的……

    桌上年轻人看着凌飞皆是异彩连连,校园风云人物,还是一号风雨人物啊!大学不同于初高中,不是学习成绩好就能成为风云人物,大学更接近社会,他们的风云人物往往是有特别突出的点才行。或是什么大学生创业精英,或是什么艺术类参赛学生获得大奖,又或是什么家里特别有钱之类的。

    再看看凌飞,依旧平静夹着菜,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刘琛喉咙发干,干笑两句:“可能我就是那极少数里的一个吧,毕竟这一年都在忙工作。”

    “你刚刚不是还在说忙攻博,现在怎么突然改口了?”这时候周易水开口道,她总算找到了个机会,她不愿意炫耀自己男朋友如何了不得,可打脸不在此列。

    刘琛呃住,确实是他说的时常在学校。

    “为什么前言不搭后语?你是在掩饰什么吗?”周易水紧问不舍,“不就是学校的事,为什么你显得那么含糊?展先生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显得那么着急?对于你是新大研究生这一点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周易水连番追问让 刘琛额头冒汗,他不由得看向袁芷珍。

    袁芷珍冷脸:“周易水,你是在审案吗?这是你姐夫,收起起你那一套!”

    “不好意思,这是职业病了。一般碰到言辞可疑,说话稀里古怪的人,很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的人我就会犯职业病。”周易水淡淡道。

    “你什么意思?你认为你姐夫是嫌疑人不成!”袁芷珍喝道,面若冰霜。

    “我没这么说,不过,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他那么刻意隐瞒什么。围绕新大的话题老是说得那么含糊,他莫非不是新大的不成?”周易水笑问道,“我没想明白,为什么要谎报他是新大的?不是就不是,实事求是不好吗?”

    “当然是!”刘琛急忙高声道。

    周易水扫了他一眼:“人越是在心虚的时候说话语调就会拔高,比如现在。”

    “周易水!”袁芷珍脸色涨红,“你到底想怎么样?”

    周易水笑容敛起:“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表姐你想怎么样。从小到大你都这样,还没玩够是吗?都过年了你还这么玩。以前不想搭理你,你以为你以前装的我看不明白?现在我就陪你玩玩,如果不怕被打脸,我奉陪到底。”

    袁芷珍脸色难堪,在这么多亲戚长辈面前点出来,她觉得格外羞辱。可她却什么也反驳不了,确实如此……

    场上氛围凝滞,除了袁芷珍和刘琛脸色难看之外朱琦的脸也异常难看。今天这场宴会本来是她们三人是主角,现在反而成了小丑,人人鄙夷。

    “好了水水!”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