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曾言:与富者言,依于雅。意思是说,和有钱的人交流,不要谈财富,那是自取其辱,要谈理想、谈阳春白雪。反过来想,有钱人有钱有则有矣,思想上更趋向追求高雅。

    周易水的家人都是有钱人,他们更追求思想这方面的高雅。而即将攻博的刘琛无疑显得高雅,加上他不赖的工资,以及未来的发展,他成为众人焦点也不让人意外。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是世间常理。人总会更加趋向更优秀、更完美的东西,不论是事情,还是人。精神上的贫穷也是贫穷,即便富人,也有他自卑之处。

    附庸风雅这个词,最早就是因为地主商人而出现。

    凌飞和周易水下楼时还在听他们谈论刘琛,周易水皱皱琼鼻在她妈妈身边坐下。凌飞也在周易水身旁坐下,距离有那么两拳头。

    看到周易水下楼,袁芷珍嘴角扬起,又开始说起刘琛的好,其意昭然。

    周易水轻哼一声拿出手机玩,权当做没听见。

    袁芷珍见状瞥了眼凌飞倏地道:“易水,你是不是和凌飞吵架了?”

    “嗯?”周易水抬头,“没有,怎么了?”心想她又打什么主意。

    “没有吗?那为什么感觉你们两个很生疏的样子。”袁芷珍笑道,“没什么亲密举动也就算了,可你们之间的距离,总是离得挺远,让我感觉一点不像情侣。”

    周易水心头一紧,袁芷珍的眼睛这时候还挺毒辣。一说就说到点子上,正是因为不是情侣,所以周易水和凌飞都有保持一定距离,哪怕是靠到一起的肌肤接触也没有。

    周易水没回答凌飞先道:“刚刚斗了两句嘴。”说着伸手牵起周易水的柔荑,放在手上,另一只手盖了上去。

    周易水眉脚动了动,保持镇定,配合着凌飞道:“哼,没有!”

    周易水一贯的脾气,这么说话让众人释怀。

    “你这孩子,都快过年了还斗什么嘴。”周易水妈妈戳了一下周易水的小脑袋,“凌飞啊,让你看笑话了,易水这孩子脾气有点暴躁,你要担待着点。”

    凌飞望着周易水轻声道:“没事,我喜欢。”

    这一句我喜欢特别温柔,让周易水心底一酥,这家伙没看出来,挺会说情话。

    “哈哈哈,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说话都这么肉麻,我们这个年纪可说不出口哟。”朱琴笑道。

    众人纷纷发笑,把周易水脸都羞红了。见状凌飞凑近她耳边:“警察阿姨也害羞啊。”

    “滚。”周易水羞恼瞪了眼凌飞。

    “哈哈。”

    众人聊天到了傍晚,看时间差不多一起出门,前往奥斯丁酒店。

    凌飞来时就坐周易水的车,现在走当然也是坐周易水的车。

    进车库途中袁芷珍便拿着车钥匙在手里晃荡,若有若无靠近周易水,距离近了便问道:“易水呀,待会儿你们坐姨夫的车吗?如果是恐怕不够了,家里挺多小孩的,你和凌飞就坐我的车吧。”

    “不用。”周易水直接拒绝。

    “没事,不碍事的。”说着袁芷珍按了一下,车库一辆红色保时捷响了一声。她笑着扭过脸对周易水道,“上个月刘琛给我买的。”

    “工作一年能买辆保时捷,工资可不止两万吧?”周易水淡淡道。

    “他家里也给了点钱。”袁芷珍笑眯眯道,“他爸听说是给我买的,就掏了大部分,他出了一点。”

    这是在表现自己在刘琛家也很有地位,听得周易水脸皮直抽抽,这家伙太气人了!

    袁芷珍可谓天生的演技派,明明是在炫耀,可她的表情永远那么平静,真的好似周易水贴心姐姐。只有周易水知道,这个姐姐心机有多深。

    “女人还是独立点好。”周易水淡淡道,“不能全靠男人。”

    “易水呀,这我可得说说你,男人当然得找能赚钱的。”袁芷珍似笑非笑道,“你该不会是男朋友没钱故意找这种借口吧?”

    周易水轻哼:“我可没那么肤浅,表姐,我奉劝你,女人最好独立。这决定你将来在这个家庭的话语权,现在你还可以依靠他对你的宠爱,等过几年新鲜感过了,你们吵架哭了都没人哄。家里事事不如意,那时候你才明白这个道理,就晚了。”

    袁芷珍不以为然,还是把周易水的话当做是在解释。

    “你独立,现在又能有什么名堂呢?”袁芷珍笑容带着几分凉薄之意。

    “至少,买辆车还可以。”

    “滴滴。”

    一亮宝马亮起车灯,袁芷珍见状眉头微蹙,很快舒展,装作若无其事看向周易水身旁的凌飞:“凌飞,刚刚你们过来是你开车带易水过来的吗?”

    “不是。”凌飞笑了,看袁芷珍的脸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啊?你还没车吗?难道要易水送你不成?”袁芷珍吃惊道。

    周易水抓住凌飞的手腕,往前走:“我乐意。”

    两人背对着袁芷珍,她面色变淡,哼了一声。

    坐进周易水的车里,凌飞看着周易水义愤填膺的样笑道:“生气了?”

    “你看看她这个样,谁受得了。”周易水启动车子,“肤浅至极!就知道炫耀,满足虚荣心她能长寿还是怎么样?无聊。要不是亲戚关系,我都不想理她。”

    启动车子周易水一踩油门直接飙出去,把周乾一给吓得,喝道:“周易水,你给我开慢点!”

    然而周易水已经飚了出去,凌飞手抵在车窗支着脑袋:“车技还不错,比我差点。”

    “吹牛。”周易水撇嘴,“我在我们队里车技是有名的,你个毛孩,驾照都没有吧。”

    “换我开?”凌飞挑眉。

    “不行,没驾照违反规则,不许!”周易水义正言辞道,身为警察,这种事情她一定会阻止。

    一行人往奥斯丁酒店而去。

    年夜饭也不是所有人都合家团聚,至少酒店里的厨师不是,年三十反而是他们最忙碌的时间点。会有很多人来酒店吃饭,要么是点菜送过去,忙得不可开交。当然,这种时候工资至少是平时好几倍。

    凌飞一行人来到了奥斯丁酒店,凌飞在想,袁立宏已经让他打成植物人,现在奥斯丁酒店的经理应该是换人了吧?

    乌泱泱的人群过来也没让奥斯丁酒店的门迎有任何意外,每年除夕夜都是这样,已经习惯。

    众人往预定好的包间过去,一大家子人分成了两桌,一桌长辈,一桌年轻人。年轻人这边有朱琴的女儿谢瑶,朱琦的女儿袁芷珍及她男朋友刘琛,周易水、凌飞,还有周易水四姨的儿子,大舅的孩子以及小舅本人。

    这一桌年龄都是三十岁以下,辈分上除了小舅之外其他都是晚辈。不过小舅年轻,和一群中年人聊不到一块就来了这边。

    当然,这还不是这一家子人的全部阵容,有些在外工作回不来。

    这回上桌周易水给凌飞好好介绍了一遍所有人,各自打招呼问好。这些年纪小的对凌飞好感度很高,比刘琛要高得多。一是凌飞年纪相近,另一个是凌飞长得挺帅,讨人喜欢。

    不可否认,人终究还是感官动物。在没有像上一辈人势利的偏见下,看人还是以第一感官为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