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你男朋友在哪个学校读研啊?”袁芷珍问道。

    “新城大学。”周易水道。

    袁芷珍讶异:“巧了,我男朋友也是啊!”

    袁芷珍的男朋友笑着道:“还真是缘分啊!”

    凌飞神色怪异,扫视袁芷珍男朋友,嘴中淡淡道:“嗯,挺巧。”

    “不过新大太大了,我从来都没见过这易水男朋友啊。”袁芷珍男朋友道。

    凌飞神色越发怪异,却也没点出什么。

    “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袁芷珍问道。

    “凌飞。”

    “凌飞同学吗,以后如果再新大碰到我们可以交流交流。”袁芷珍男朋友笑着道。

    凌飞看了他伸出来的手片刻还是伸手握了握,剑眉挑起,笑而不语。

    “易水,你男朋友就光上学吗?有没有去做什么工作呀?”袁芷珍问道,“听说现在研究生挣钱很容易的,在学校里都能挣到不少钱。”

    “为什么听说?你男朋友不就是研究生?”凌飞突然插了一句。

    袁芷珍一呃,干笑一声:“是啊,就是听我男朋友说的,他的那些学弟学妹都那样。不过他呀,都出来一年了呢,在一家私企上班,工资还行,一个月两万多。”

    周易水皱眉不已,又来,真是烦人……

    “哎呀,你们可是不知道,那家公司的老板有多看重刘琛。”袁芷珍的妈妈开了口,凌飞一看,就是周易水二姨朱琦。

    “哦,说说看。”周易水小姨笑问道。

    “他去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因为一点情况没来,是老板亲自给他面试的。当时老板特别满意,所以面试一过工资就是两万,换做一般研究生毕业哪有这么高的工资,你们说是吧。”朱琦笑得跟一朵花似的。

    “这是哪家公司啊?大吗?”周易水小姨问道。

    朱琦摆摆手:“也就那样吧,鹏飞集团。”

    “哇,这还不大,我们市有名的企业了。”周易水小姨惊呼,“我说二姐啊,以后可要让你们刘琛关照一些我家那个小子,你女婿以后可不得了呢。”

    “哪有哪有。”朱琦“谦虚”摇头,“我哪有资格说这话,得看人家刘琛的。”

    刘琛忙道:“当然没问题,都是一家人嘛。”

    刘琛这话让那些个亲戚好感大增,加上刘琛的学历与工资,全都围绕着他聊天。袁芷珍笑颜如花,插入其中聊起自己的男朋友来。

    袁芷珍各种说她男朋友怎么怎么对她好,要么说男朋友怎么优秀,要么提自己现在如何幸福。还时不时看一眼周易水,把周易水看得牙痒痒。

    凌飞感受到周易水的愤懑,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周易水挤出个笑容:“没什么。哦,凌飞,我带你去我房间,你还没去过吧。”

    “嗯。”

    “那我们走。”周易水拉起凌飞。

    “易水,不聊一会儿呀。”袁芷珍看周易水要走忙道。

    “不了,我带凌飞去我房间看看,他还没进过呢。”周易水道。

    袁芷珍笑着道:“那好吧。”

    凌飞和周易水现在就是个边缘人物,无人问津,虽然凌飞也是“研究生”,可和刘琛比起来可就差远了,聊天有他们没他们都一样。

    周乾一望着这些亲家摇摇头,尽是些势利之人。望向凌飞的目光更为赞许,这个年轻人品质当真不错,宠辱不惊。袁芷珍或明或暗的炫耀,换做有脾气的年轻人肯定展露自己的深厚实力,可凌飞却什么都不说。凌飞这么做很可能是因为看在亲戚的面子上,如此识大体的女婿,他很满意。

    周易水妈妈满眼无奈,她也知道自家二姐是个什么样的人,把好好一个女儿也教成那样,虚荣心太重了。但终究是亲戚,她没多说什么,要说厉害,谁比得上凌飞?

    周易水一上楼脸就绷紧:“哼!”

    “生气了?”凌飞笑问道。

    “我生什么气,早就习惯了。”周易水走到自己房间前大力推开房间门。

    “我看,应该是没习惯吧。”

    周易水瞪着凌飞:“我说习惯了就习惯了!”

    凌飞不理会周易水,打量起她的房间来。周易水的房间不像是个小女生的房间,简约质朴,简单干净,有一种部队里的风格。摆设就一张电脑桌,一张床,一个化妆台,一个衣柜,一张沙发和茶几。

    一屁股坐在床上,周易水嘟囔起来:“我表姐和我一样大,只比我大三天,所以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上学也在一起。从小到大她都要和我争,小到橡皮文具零食,大到成绩学校工作。不管是什么,她都想和我争一争。”

    “我没男朋友,这几年她就各种阴阳怪气,说她男朋友怎么怎么好,在我面前各种炫耀。男朋友给她买了什么就晒朋友圈,甚至还给我私信发,朋友圈可以不理她,私信总得回一句。然后她就开始各种给我炫耀,真是肤浅死了。”周易水说起来就倒腾个没完。

    年纪从小说到大,事情也从小说到大,袁芷珍在她人生中留下了阴影。为了摆脱袁芷珍,所以她报了个袁芷珍永远不会报的军校,成为袁芷珍永远不会成为的警察,就是为了离她远点。

    “看来你今天让我来的主要目的是因为她。”凌飞道。

    “有一部分原因吧。”周易水没有否认。

    凌飞在沙发上坐下,望着周易水:“那为什么不提提我公司的事?”

    周易水皱鼻:“她是这种人我就得跟她一样吗?这种事我才不会做,只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已,有什么必要。再说了……你不也是假的?”

    “……”凌飞。

    “为了面子,为了虚荣心,还是拿这种莫须有的事来说,我都觉得臊得慌。”周易水道。

    “那你今天叫我过来还有意义吗?在面对你表姐的问题上。”凌飞反问。

    周易水小脸皱在一起:“不知道。虽然觉得她的做法很幼稚,没必要理会,可我生气啊!我当然想争一口气回来的。但是,这种事做起来未免太羞耻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说那些不找边际的话,根本没有必要呀。而且就算是事实,我也觉得好肤浅,为了争一口气回来非要证明比别人强,太无聊了。”

    周易水很矛盾,一方面生气想要争一口气,一方面又觉得这样的行为太过肤浅与无聊。她叫凌飞过来就是想争一口气,可叫过来后又让另一种想法压下,烦闷不已。

    “也就是说你还是想,对吗?”凌飞笑容悠悠。

    “当然想,嗯?你这表情,有什么坏主意?”

    “没有。”凌飞耸肩。

    “真的?”周易水表示怀疑。

    “当然没有,你不是觉得肤浅嘛,我也觉得肤浅,当然不会做那种事。”凌飞道。

    “……”周易水打量凌飞老半天,“怪怪地。”

    凌飞笑笑不说话,拿着手机把玩,口中问道:“你刚刚和我说,年夜饭是在奥斯丁酒店吃对吗?”

    “嗯,人太多了,估计一桌坐不下,做菜也麻烦。你问这个干什么,怎么了?”

    “没什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