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越来越浓,邻近新年公司慢慢都放了假,非节假日街头也多了很多人。相约买衣服,相约逛街,家家户户喜气洋洋。

    春节是华夏最重要的节日,普天同庆。妙手仁心的节目拍摄也被拖到年后,大年初五。剩下最后的决赛,凌飞问了节目组,竞争对手是周如海和莫临芪。周如海能进决赛凌飞毫不意外,那位老人看模样就知道是一位真正的医者。可莫临芪能进决赛让他意外,这个阴翳的男人会有这般仁心,他觉得怪异。

    或许,这个人是猜到节目组的做法,所以才故意这么做的?凌飞觉得这个推测更贴切。

    莫临芪这个人凌飞没有好感,第一阶段第二轮的时候的小举动让凌飞很不适。如果能找机会解决他便把他解决了。

    距离过年仅剩两天,凌飞被周易水叫了出去,目的嘛,买衣服。

    “要去我家吃年夜饭,穿这种衣服当然不行!到时候亲戚朋友都要来呢。”周易水瞪了眼凌飞。

    “无所谓,买就买,你付钱我有什么意见。”凌飞耸肩。

    周易水嗔道:“你还是男人呢,买衣服还要我的钱?”

    “不好意思,是你雇用我的。我只是为了完成你的任务,除了买衣服你还得劳务费。”凌飞淡淡道。

    “你去死吧混蛋!”周易水大恼,“我去叫搬家公司搬家是不是还要我买货车?我去叫装修工装修是不是还得给他们买工具?我去piào ji是不是还得给小姐买套情绪内衣?”

    “咳咳。”饶是凌飞也让周易水最后一个举例错愕得呛住,“警察阿姨都这么开放的吗?”

    “什么警察阿姨,叫姐姐!”周易水皱鼻,“走,买衣服去,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自己掏钱!”

    这回凌飞同学没意见了,坐着周易水的车子去了商业街。

    车开到亭街,凌飞心中一动,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唐娉婉带他去买衣服的地方就是亭街。重新来到这里,感觉尤为不同,尤其是经过天衣阁时,那时唐娉婉就是在这里给他买衣服。

    恍惚间凌飞好像看到唐娉婉似的,他苦笑一声,原来自己也会有犯相思病的时候。

    “你傻笑什么,下车。”周易水解开安全带,手在凌飞眼前挥了挥。

    凌飞神色恢复淡然:“因为看你傻。”

    “去你的。”周易水轻嗔一声。

    和女人逛街永远是最烦的,周易水说了是帮凌飞买衣服,每到一家店面自己都要进去看看,碰到心仪的还都想试试。试试也就罢了,进去换个衣服能换个半小时。

    男人进试衣间是换衣服,女人进试衣间除了换衣服还要各种拍照,然后问闺蜜好不好看。这一拖就是半天……

    凌飞倒还好,以他的体力逛到周易水脚抽筋都没事,但感觉上很烦躁。一进去换衣服就得等半天,关键还不是只换一件,是一件又一件地换,让外面的凌飞能把胡子都等得长出来。

    在第五次周易水出来后凌飞淡漠道:“三分钟选衣服,不买拉倒,我现在就走。”

    “什么三分钟?你的衣服?可这里是女装啊。”周易水歪着螓首。

    “给你三分钟,挑完就走。”凌飞重复一遍。

    “哎,女孩子挑衣服不得……喂喂喂,你真走啊!”周易水错愕,莲足直跺,真是暴脾气。

    旁边的导购员看得有点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脾气的男人,不过,看样子这位美女不幸福啊,摊上这么个男朋友。

    如果换做是唐娉婉凌飞肯定没问题,可眼前这个是周易水,他们两个没什么亲密关系。

    周易水出来后背着双手在凌飞周围绕着,凌飞道:“干什么?”

    “我觉得你肯定没女朋友。”周易水托着下巴猜测,“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不可能才这么点耐心,就算没耐心也会被‘培养’成有耐心。”

    “和今天的事没关系,走。”凌飞道。

    “嘻,让我猜中了是不是。”周易水顾盼神飞,“一定是,哇咔咔,看你这样就是小chu nán,怎么样,要不要姐姐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啊?”

    凌飞听后扭过头来,突然上前一步,把周易水吓得后退,却不料身后一直大手托在她腰后,猛地往身前一推,她整个人贴在凌飞身前。

    凌飞的脸和周易水仅仅只有一指距离,嘴唇几乎快要挨到:“是不是,你试试不就知道。”

    周易水脸唰地通红,一把推开凌飞,微微着恼:“混蛋,你干什么!”

    凌飞淡淡一笑:“还走不走?按照这进度今晚都买不到衣服。”说完凌飞前头走去,周易水在后头瞪了瞪凌飞,这个混蛋。

    ……

    业内,在任何一个行业内都有这样的称呼。业内之事只有业内知晓,很多事情在业内相当于捅破天,可外界还什么都不知道。

    练武之人自有一界,在练武之人的“业内”,这段时间来也发生了大事。一位来自东樱的女剑士,剑扫各大门派,无一败绩!

    由南至北,由东至西,年轻一辈无人能出其右,没人能敌过她手中名刀秋水。唯有在武当嵩山几处年轻子弟与其斗了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仍旧没败,因而这位东樱女剑士的声名已然传遍华夏武人界。但是外界,对于这种消息丝毫不知。

    蜀中,一处古建筑内。这是一个广场,场上两位年轻人。左边是一位年轻男人,右边是一位双手握着长刀的女人。

    男人身着深蓝色长裳对着女人微微一笑:“九条小姐的刀法相当不错,一月内在华夏闯下这般威名果然非虚。”在东樱对于他们刀称之为剑,练刀之道称之为剑道,而在华夏称之为刀。

    九条凛沉默着,全神贯注。

    “但是,今天你挑战的人和寻常武者不一样。”男人彬彬有礼,“相信你在挑战这里之前也有了解,这是唐门,以毒与暗器成名的唐门。让唐门弟子抛弃毒和暗器以身手和你比试这是不可能的,希望你能理解。”

    九条凛能听得懂中文,微微颔首。

    男人微微一笑:“那九条小姐小心了。”

    咻咻咻——

    话音落下男人抬手间一排银针由长袖间灌射而出,若暴雨梨花。

    九条凛于刹那间动了,刀光四溢。

    锵锵锵。

    男人的银针快九条凛的刀光更快,刹那间便将银针全部击落。

    娇吒一声,九条凛挥刀疾驰,发起进攻。暗器是远程,以近战对远程明显不智,她必须要近身。

    男人自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不断后侧,随手又是暗器,阻拦九条凛前进步伐。

    一个后退反手进攻,一个前进举刀抵挡,两人一一个较远距离在缠斗。

    广场四周围着不少人,有唐门之人,还有东樱之人。

    “铃木前辈,九条学姐能赢吗?”藤原建一忍不住道,眼前的打斗让他眼花缭乱,他身手不济看不明白局势。

    铃木彦之深深皱眉:“现在不好说。那个男人如果让学姐找到机会一刀即可获胜,可如果学姐出现差池也会落败,对面的暗器功夫很深!几乎每一招都是学姐的要害,今天这场比斗很不好说。”

    唐门的长辈们也在看门下最优秀子弟与九条凛的比斗。

    “此女,天赋极高。”发须俱白的老者轻抚长须。

    “新月剑派的招式,又姓九条,应该是九条一心的孙女。”老者身旁的中年人道。

    “当年他爷爷也来过华夏,那时的声名比她更甚。败给燕京那个怪物之后终身不再迈华夏一步,倒也是个实在人。”老者道。

    “可是他孙女来了,听说中文水平还不错。”中年人笑道。

    老者呵呵一笑,没有多言,倒是有些深意。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