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老头额角开裂,血液似乎是从这里开始淌出,满脸是血。腿部也在裂开,血液横流。

    凌飞直接把衣服脱下来,大力一扯单薄的外套让他撕开。撕成长条状后凌飞放置一旁,手指并作剑诀式点在大腿几处穴道,而后轻轻抬起老人的大腿,将他大腿裹住缠紧。

    手摸到老人的额头处时,凌飞一怔,皱眉扭过头高声喝道:“怎么回事?”

    远处的导演和摄像老师早已赶过来,已经在旁边看着凌飞的举动,听到凌飞的呵斥导演笑了笑。

    “伤,是假的!”凌飞盯着导演,斜了眼地上的老人,“人也不是老人,你们化妆技术够好的。起来吧,装什么死。”

    导演尴尬一笑:“凌飞选手,恭喜你,通过第二阶段的测试。”

    地上的“老人”听到这话睁开了眼睛,咧嘴一笑,笑容分明是个年轻人模样,哪有老人这样笑。

    凌飞站起身,目光扫视四处,发现了围观群众偷摸隐藏起来的摄像机。好嘛,全部都是演员,都是节目组的人。

    凌飞淡淡看着导演:“麻烦解释一下。”

    导演神色尴尬,还是深吸口气对着凌飞一躬:“首先,我对凌飞选手表示抱歉骗了你,同时对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在面临淘汰危险之时还是保持医者仁心,以患者为重,性命攸关之时没有任何犹豫下车救人,您是位真正的医者。”

    凌飞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导演。

    “我们的节目叫做妙手仁心,妙手是指一位医者的医术,而仁心,则是医者最重要的品质。妙手可以通过学习达到,可仁心却不是练习就能有。”导演缓缓道,“以这样名字作为节目名就是要告诉所有人,我们的冠军不仅是一位医术超凡的医者,更是一位饱含仁心的医者。”

    “第二阶段的比赛比的不是医术,而是仁心。”导演望着凌飞,“如果你只为了比赛而罔顾车祸的伤者,那你不配进入第三阶段决赛。可你做得很好,我们在旁边不断强调时间,如果你下了车就很可能会淘汰,可你还是义无反顾下了车,只有你这样的医者配得上仁心二字。”

    凌飞扫了眼导演没多说。

    “希望凌飞选手能够理解。”导演轻声道,“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去河洛庄园了,其他七个人应该也测试完毕。”

    “你自己去。”凌飞转过身摆摆手,“既然结果出了,去不去无所谓。”

    “诶!”导演张张嘴,看着凌飞离开苦笑一声,“看来是生气了,也是,前几轮就能看出来他脾气不小。不过……医者和脾气差没多大关联,和比赛也没关系。”

    “导演,他回去这比赛还怎么办?”摄像老师不由问道。

    导演笑道:“当然是通过了,本来第二阶段到这里就结束了。不知道其他七个怎么样……”

    “走,我们去河洛庄园。”

    通常节目组的导演不止一个,俗称导演组。妙手仁心也是如此,现在各导演分布各位选手车上,对他们进行和凌飞一样的测试。

    当凌飞的导演到河洛庄园现场时,台上站着五位选手,诸良、姚星波、曹从琴、邹曼语、应新言。

    看到这五人,导演摇摇头,能够这么快赶来的,估计都是要被淘汰的。今天,基本就是谁晚来谁晋级。

    五人中的诸良有些不耐烦:“那三个人怎么回事?到现在都不来。”

    “不是说过规则了,迟到的人都淘汰。”邹曼语轻声道。

    “看来是要我们五个比试了。”应新言道。

    坐在台下的导演们交头接耳,凌飞车上的导演也过去,和其他导演交流,除了导演几位评委还有主持人罗大哥都聚了过去。

    台上的五人面面相觑,一股怪异的氛围在他们之间萦绕。

    良久,众人散开。五位选手中有人忍不住问道:“罗大哥,他们三个怎么还没来?他们不想参赛了吗?”

    罗大哥认真看了看他们摇摇头,不知道发表什么感想。

    五人议论纷纷之时,顾源长在评委席站起来道:“五位,想必你们都在好奇他们为什么没来,其实,他们来不来都无所谓了。”

    五人怪异。

    “什么意思?”诸良皱眉。

    “顾院长,他们被淘汰了吗?”

    “就我们五个比?”

    顾院长摇摇头:“不是他们被淘汰,而是你们被淘汰了。”

    “什么?”应新言瞪大眼睛,“为什么!”

    “顾院长,你是不是搞错了?”邹曼语惊愕。

    “明明是他们迟到没来,为什么是我们被淘汰?”姚星波也忍不住发问。

    顾院长悠悠道:“我们的比赛叫什么?”

    “妙手仁心。”应新言皱眉,“您说这和我们被淘汰有什么关系?”

    “别急,我慢慢给你们解释。”顾源长缓缓道,“妙手仁心,比试的不仅仅是妙手,还有仁心。而这一轮,比试的便是仁心。”

    “可是比试不是还没开始,为什么……嗯?”应新言想要辩驳,突然呃住,脸色怪异,难道……

    “看来你是想到什么了,没错,你们开车过来时半路上碰到的状况都是我们节目组安排。车祸现场也是假的,但是,你们至少应该下车来看看他们的状况。你们是医者,满脑子想着比赛罔顾伤者,这不是一位好的医者。不否认你们医术的高超,可你们少了对于伤者的仁心。”顾源长语气低沉,“所以,你们都被淘汰了。”

    五人瞬间沉默,他们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三人都没到,那三人做了和他们五人截然不同的选择。他们不下车的原因未必是因为没有仁心,未必没想过下车,未必……可是,最终结果就是他们没下车,而那三人都下了车,他们找什么借口都是狡辩。

    ……

    凌飞满手是血,身上也沾满血液,路人看到这样的凌飞吓得都报了警。凌飞好似一点感觉都没有,心中想的是今天的比赛。

    其实,这一切凌飞都料到了。

    在凌飞刚刚上车那一刻他就猜测到了什么,他一上车车内的摄像老师还有摄像机都对着他,明明只是赶到现场而已,何必如此。之前就只有摄像老师稍微拍个过程,现在特意备了好几个摄像头,只是为了拍他去现场这一小段路,这未免太过怪异。

    当然,只是这一点也可以解释为节目组财大气粗、追求细节。可之后的事情就让凌飞更加怪异,叫他上车时导演还那么平静,上车之后便开始急躁,说时间来不及什么的,前后差异太大,这又是一怪异点。司机老陈的演技也有些浮夸,这也是疑点。

    种种怪异让凌飞脑子里莫名想到第一次去河洛庄园时罗大哥说的话,第二阶段的比赛和主题有关,主题是什么?妙手仁心!联想这怪异的举动,他便上了心。

    而后便碰上车祸,明明围了一群人,偏偏对着他们的地方开了个空间刚好能看个清楚,这也让人遐想非非。

    凌飞不蠢,相反是个很聪明的人,这些举动他怎么可能不将之串联。而后做出的举动也符合剧本设定……

    当然,如果没有发现这些,没想到这些,凌飞也很有可能下车。他是个霸道绝情的人不错,可并不等于他没有仁心,那是他身为医者的品质。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