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和家里呆了两天,迎来第二阶段的比赛。

    妙手仁心一共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四轮的淘汰赛,这个阶段最为漫长,花费时间最多。剩下两个阶段就比较简单了,主要是人变少,只剩八人。

    今天的比赛由节目组派人接送,这是对八强选手的优待。凌飞吃过早餐懒洋洋地躺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晒太阳,等着节目组过来。哦,顺便指点任嫣然练武。

    任嫣然的技巧可以说已经很熟练,但那股子杀气是彻底别想,凌飞再怎么指导也出不来。肃杀之气没有经历过,很难训练出来,尤其是女人。

    所以,任嫣然武起来就是在跳舞,毫无进攻性。凌飞摇摇头,或许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任嫣然练舞蹈练了很多年,任何动作在她融会贯通之后就会以舞蹈方式呈现出来,甚至于在记忆凌飞所教动作的时候也是以舞蹈方式进行深刻记忆。

    凌飞无奈,没办法指导啊。

    “凌飞,你觉得怎么样?”任嫣然练完停下来,笑眯眯看着凌飞。阳光洒下,明媚的阳光明媚的她,笑容比艳阳更明亮。

    凌飞颔首:“不错。”

    “能换个别的评语吗?每次都是这个。”任嫣然嘟囔。

    “确实还不错。”凌飞指的是动作。

    任嫣然美眸轻眨,琼鼻皱了皱:“既然这样教我其他的。”这不知道是任嫣然第几次提出这个要求。

    凌飞想了想:“好吧。”

    “啊?”任嫣然没想到凌飞真的同意。

    “这是一套步法,叫‘诡步’,看过武侠小说吗?凌波微步,大概是那么个意思。”凌飞心想,步法不需要杀气,这总不至于还像跳舞吧。

    “这么厉害吗!”任嫣然惊喜。

    “自然没小说中夸张,只是个步法而已,让身体更灵动,在对战中更容易占得胜机。”凌飞道,“缠斗颇为有效。”

    任嫣然歪着螓首,虽然感觉没什么用,练练也好,这样才有机会和凌飞在一起。

    “看好了。”凌飞站了起来。

    空旷的庭院中,凌飞给任嫣然演练起来。这是一套飘逸灵动的步法,脚踩玄妙,步步玄机,时退时进,诡异异常。正如凌飞所言,缠斗最为有效,若是用来逃命还不如四脚着地来得实用。

    任嫣然眼睛亮闪闪。

    “呼,怎么样,记住没?要不要再来一遍?”凌飞问道。

    “嗯……我先来一遍,你说说哪里不对,然后我再改。”任嫣然想了想道。

    “好。”

    然后是任嫣然的诡步,看了几秒凌飞捂着额头,为什么在任嫣然跳起来就是舞蹈?这一步步,再加上点柔婉的肢体动作配合,又是一段精妙舞蹈。

    任嫣然在最后的几个动作卡住,扭头问道:“凌飞,这里是什么动作,我忘了。”

    在凌飞指导任嫣然练武的时候,妙手仁心节目组的车由山底驶来。

    “是不是这里?”节目组一个导演坐在副驾驶座对后面的男人问道,这个男人正是凌飞几天前的个人摄像老师。

    “没错,就是这。”摄像老师点头,今天依旧由他负责凌飞的镜头。凌飞是夺冠热门,他是业内比较有名的摄像老师,出了名的能捕捉亮点,凌飞自然由他负责。

    车子停下,一行人下车。

    “凌飞先生。”

    凌飞在指导任嫣然听到外头的呼喊,他转头看去,来了……

    “凌飞选手,时间差不多了。”导演道。

    凌飞颔首,对任嫣然道:“今天就到这,我去参加比赛。”

    “啊?嗯。”任嫣然咬咬嘴唇,又要忙啊。上回说好的陪她一起去个地方,结果一直都没去。

    凌飞上车,车内前后都装有摄像头,旁边的摄像老师也在拍他。

    车里很沉默,没有人说话。可凌飞的视线还是不时往摄像头上看,心中升起一股怪异感,似乎有点奇怪。为什么……有必要么?

    心念动了动凌飞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河洛庄园,最早比赛的地方。”导演道,他看了看手表,“老陈,开快点,有些迟了,时间可能不够,迟到就完了。”

    “好。”老陈加快速度。

    凌飞看着沿途车辆,稍微还有点堵车,来得及么?

    老陈问道;“导演,如果迟到的话凌飞选手怎么办?”

    导演皱着眉头:“第二轮的规则,迟到就算弃权,不会等人的。”

    “这未免太严重点了吧……”老陈神色一变,“这路段还堵车,我们真的有可能迟到!”

    “什么!”导演脸色骤变,“快点,开快点!”

    “我知道,我尽量。”老陈踩油门,“这个路段比较堵,我从旁边绕快点。”

    “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内赶到怎么样都无所谓。”导演忙道,不时看手表,眉头渐渐皱紧,“还有半个小时,这里到河洛庄园满打满算差不多,还是不堵车的情况……”

    凌飞沉默不语,静静望着窗外,古井无波。

    导演斜眼看后视镜,这后视镜的角度他的位置差不多能看到凌飞,他低声道:“凌飞选手,很抱歉,我们过来的时候就在堵车,所以晚了。”

    “不碍事。”凌飞淡笑道。

    “而且现在有点不妙。”导演歉然,“这里也堵车,我们赶过去,可能……可能会迟到。”

    凌飞沉吟片刻依旧淡笑:“听天由命吧。”

    “老陈加紧点,只要能准时到应该就没问题。”导演忙道。

    车内氛围紧张,凌飞视线扫过摄像老师和前后的摄像头,望着窗外手指轻敲窗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开了大概十来分钟后,前头一阵喧闹,只见十字路口右边挤了一堆人。

    “导演,那边好像出车祸了。”老陈道。

    “能影响到我们吗?”导演问道。

    “倒是不影响,他们在右边,我们是往左边的,我们的路没被堵住,应该能在规定时间内赶到。”老陈道。

    “那就好。”导演大松口气。

    刚好红灯,车子停下,凌飞等人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车祸方向。似乎是一位老者躺在地上,有人围观却都站得较远,没人敢上前,老人血流了一地。

    “真是世风日下,那个撞人的车主还在看着,真过分。”导演感叹道。

    老人旁边确实站着一个年轻人,那辆撞人的车就是他开的。他显得很慌乱,都忘了叫救护车,拼命喊有没有医生,有没有医生。

    “不止车主,那些群众也都一样,全都看着不动,什么人呐这是。”老陈也哼声道。

    “我们报个警吧?”导演对凌飞道,“过去就免了,时间来不及。”

    凌飞扫了眼导演开门,推门而出。

    导演瞪大眼睛:“凌飞,你干什么,这里不能下车。嗯?你想去救人吗?不要去,你会迟到的,迟到就是淘汰啊!第二轮规则就是这样,不等人的!”

    凌飞边走边道,头也没回:“医者仁心,为了比赛而忘却仁心,得了冠军也无用。”抛下一句话,凌飞已经跑到老人那边。

    导演低声道:“跟上!”

    摄像老师和导演都跑出来,拿着摄像机跟上凌飞。

    “都让开。”凌飞推开旁边的围观群众,在老人身旁蹲下。

    老人倒在血泊中,周围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帮忙止个血都没有。

    “朋友,你是医生吗?”年轻人看到凌飞过来急切道,“快,快救救他,我,我不是故意的。”

    凌飞看也没看他,注意力都在老人身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