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伟心头阴冷,亲戚么?竟然还存在?看来是当年他特意隐瞒了,或许还动用他仅剩的力量进行保护,不然不至于找不到。

    凌飞将手机递过去,江北泷按下号码,拨通一个电话。

    “喂,堂兄吗?来新城市人民医院,精神科,我的病差不多能控制住了,过来接我离开。”江北泷道,“嗯,对,就是那,过来。”

    接完电话将手机递给凌飞,吕伟脸色不好看。心中暗道该怎么办,不时瞥过摄像机,这东西太过耽误事!

    吕伟苦思冥想对摄像老师道:“朋友,可否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和凌医生单独说一下。”

    “啊?”摄像老师看了眼凌飞。

    凌飞淡笑:“不需要出去,我们也不认识,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能在面前说的,如果有话直说,没必要藏着掖着。”

    吕伟咬紧腮帮,紧盯凌飞:“凌医生,有时候,别人的话还是要听听的。没有人愿意说无意义的话,希望你……”

    “不需要。”凌飞似乎丝毫没听出吕伟言语中的意思,“本来就不熟,这样的交谈我不觉得有什么意义。”

    凌飞能猜到吕伟想说什么,无非是告诫威胁他,以凌家来威胁他。可他会怕吗?

    “好。”吕伟大声喝了一句,盯着凌飞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也没走,就在这里坐着。

    凌飞扭过头对江北泷道:“在人过来之前,我先为你医治。”

    江北泷点头:“麻烦了凌医生。”

    凌飞斜了眼吕伟:“吕医生,能出去吗?”

    “你不是在拍节目,早晚要上电视,我看不看有什么区别。”吕伟语气不善。

    凌飞斜了他一眼:“也好,看你看看该怎么治病,如果没能力就别在这里祸害病人。”

    “你!”吕伟被惹毛。

    “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如果引起任何不适,请出门左转,不谢。”凌飞看也没看吕伟,拿出银针。

    吕伟冷哼一声:“当然要看,学习学习凌医生的超高艺术是我的荣幸。”

    救治江北泷的画面摄像老师这几天拍了很多次,以量上来说是足够的。但是,毕竟是个节目,不可能全部都是拍摄治疗的画面,节目的热点往往不全是在节目本身上,例如前几次的评委事件……所以,摄像老师除了拍摄凌飞必要的治疗之外,捕捉热点是一大重点。目前的热点,他觉得在吕伟身上。

    凌飞的救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就是明心手加阴阳针法。明心手的点穴手法花哨,让人看得目不暇接,阴阳针法也很花哨,不过因为都是简单的治疗方法,并未展现过于高深花哨的技巧。

    在凌飞收了银针之后,门外传来喧闹声。

    “让我进去,我是病人的亲属。”

    外头的声音很大,吕伟眉头皱起,来得够快的!

    “吕医生,劳烦开个口,让人进来。”凌飞对吕伟道,江北泷穿起衣服,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渴望,被困多年,终于有机会逃出生天!

    吕伟倒也没在这个问题上为难什么,都这种时候了,没有必要。

    “让他进来。”

    得了吕伟的吩咐,门外两人开了门。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气度不凡。凌飞笑容深深,展天啸……

    不错,来人就是展天啸!这一切都在凌飞的算计之中。

    吕伟看到展天啸还没认出来,只是道:“你就是江先生的堂兄?”容易被认出来的是明星,公众人物,企业家只能算半个,还必须是出名的企业家。不达到那样的层次,没人会关注。

    展天啸点头:“是。”

    “为什么这几年都没有过来看你表弟?”吕伟问道,“现在一个电话你就过来了?这很让人怀疑。”

    “我也奇怪。”展天啸回道,“当年表弟家出了事,很多亲戚朋友都离奇死亡,所以我就缩了起来。本以为他出了意外,没想到今天竟然给我打了电话,所以我就过来了。”

    “展先生,这位是你的堂兄吗?”凌飞开口问道。

    “是。”江北泷道。

    凌飞颔首:“那好,我和这位先生聊一下,关于江先生出院的事宜。”凌飞将江北泷的情况说了一遍,“你看呢?”

    展天啸点头:“这个没问题,我家里了宽敞着呢,多一个不多。我们家亲戚都没了,只剩下堂弟一个,应当相互照料。”

    三人一唱一和便将事情说了个清楚。

    “既然如此,那就办离院手续吧。”凌飞道。

    “没问题,在医院里哪有好环境,这里能住人?”展天啸啧啧摇头,“去我家,凌医生的电话也劳烦留一个,我堂弟的病……”

    “先生放心,我会将他治好的。他的病以及治得差不多,再有半个月就能痊愈。”凌飞道。

    “感激不尽。”展天啸感慨着,“那我先去办离院手续。”

    “慢着。”展天啸正要走吕伟开了口。

    展天啸狐疑对江北泷问道;“这位是?”

    “医生。”江北泷道。

    “江先生的前主治医生。”凌飞道。

    展天啸听后撇嘴:“治了几年也没能把我堂弟治好,还有脸开口,我呸。”

    吕伟脑门青筋直冒,还是忍下来,淡淡道:“先生,有件事还需要了解一下。”

    “什么事?”

    “也是我们医院出于对病人的保护,毕竟是精神科的精神病人,医院里也没少出现精神病人胡乱找监护人的情况。所以,希望你能出示证明,证明你和江先生确实是亲戚关系。”吕伟道。

    “关系证明?”展天啸笑了,“请问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有病?”

    吕伟眼睛一眯:“请出示证明!”

    “我们两个互相认识,还能是假的不成?你说精神病人胡乱找监护人,就算我堂弟病没好胡乱找的人,能这么巧打到我的电话上?”展天啸反问。

    吕伟淡淡道;“电话不一定不是随便乱打,过来的人也不一定是认识的人,心怀鬼胎之人多了去了。”

    “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我不认识我堂弟,是心怀鬼胎?”展天啸神色冷下来。

    吕伟抬头,平静道:“先生,希望你能理解,我们也是为了病人着想,如果医院里连病人的安全都无法保证,你们怎么会放心把病人交给我们呢?”

    展天啸气极反笑:“好,很好!是不是我能给出证据你就没话说了!”

    “这是自然。”吕伟道。

    “那好,你就看清楚了!”展天啸掏出手机,点开相册翻到一张图片上,“你给我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这是什么!”

    吕伟看了过去,果然在手机上有一张展天啸和江北泷的合照,照片应该是有些年份了,两人都是青涩模样。可从音容笑貌上确能看出,这两人就是江北泷和展天啸。

    “这样能证明了吗?”展天啸喝道,“看病的本事没多少,几年都治不了病,麻烦事倒是挺多,这种医院趁早离开的好。”

    吕伟脸色阴沉,照片上来看,没错。

    “哼,我这就去办离院手续,我有个朋友好像认识这里的院长,我倒要给他好好说道说道你!”展天啸哼了一声转身就出门。

    凌飞嘴角微微扬起,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江北泷亦是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凌飞准备得果然充分。

    能不充分吗?凌飞早早就开始准备,演戏铺垫,资料调查,推测出院会刁难他的问题,各种解决方法等等等等。身份关系问题当然有考虑到,这张ps过的照片早就准备好,高手p过的图,吕伟这种业余的能看出问题才怪。如果说吕伟还不信,凌飞还准备有一些身份证明,绝对看不出半点纰漏!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