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的配合,加上针灸的治疗,江北泷的病情已经控制住,基本上他已经能够自如控制情绪。为了需要他还是有进行演戏,让精神病院里的其他医生大为吃惊,他的病情有很大的好转。

    几天的配合,凌飞觉得今天差不多能找机会带他江北泷离开,这些天来,凌飞和江北泷就已经谈过今天的事。

    来到江北泷病房前,那两个壮汉医生还在门口看着,看到凌飞两人脸色极不自然,凌飞上回银针钉手掌的举动还让那位壮汉医生手掌隐隐作痛。

    凌飞一到,这两人都不自觉低下头避着凌飞凌厉目光。凌飞身后的摄像老师不由得发笑,这两个人……

    走到门口,这两个壮汉咬了咬牙竟然挡在凌飞身前。

    “先生,请等一会儿。”

    “嗯?”凌飞挑眉,“不让进去?”

    左边那位上次被钉穿手掌的干着嗓子道:“里面有人,麻烦稍等。”

    “有人?”凌飞听后反而是笑了,“那更好了,让开。”他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人把江北泷变成这个样子。能猜到是凌家,却不知是凌家何人。

    会是凌家人么?凌飞很期待,那些个对他百般凌虐的凌家人,再见会是什么样的画面。

    “先生……”右边那位也忙道。

    “滚开!”凌飞的脸一下子变冷,语气冰冷得能冰冻一切。

    两人心头大跳,闭上嘴不敢说话,让开了道。

    推开门,里面并没有凌飞所预料得剑拔弩张,江北泷和一个男人坐在桌子两旁聊着天。

    男人年近中年,身材较为臃肿,眼睛不大,时不时眯起的样子让人不由得想到狐狸这种生物。

    “哦?有客人。”男人看到凌飞进来笑着道。

    江北泷则是道:“凌医生,你来了。”

    凌飞颔首,走了过来:“这位是谁?”

    江北泷道:“我的主治医师,吕伟。”语气很平静,不带任何一丝感qing sè彩。

    凌飞眼睛一眯,他就是吕伟。江北泷和他提到过吕伟,这个人就是医院里负责看守他的人,说是主治医生,实则“典狱长”。

    “吕先生么。”凌飞淡笑在江北泷的病床上坐下,“我觉得我们可以聊聊。”

    吕伟笑得眯起眼睛:“聊什么?”

    “聊聊关于江北泷先生出院的事情。”凌飞直接道。

    摄像老师一愣,已经治好了吗?好像这两天确实控制得不错,但是还没有痊愈吧?

    江北泷低眼,一句话不说。

    吕伟眯起的眼中闪过精光扫了眼摄像机道:“凌医生,在我看来江先生的病情并未痊愈。你也知道,精神病患者若是在外会引起诸多麻烦,而江先生在外孤身一人,并无亲人朋友,这是对他人的不负责。同时,这也是对他本人的不负责,若是犯病该怎么办?独自一人连照顾的人都没有。”

    凌飞淡笑:“吕先生是精神科方面的专家吗?”

    “不错。”吕伟很自然答道。

    “在我看来你更像是个业余的。”凌飞道,“江先生的病情我已经控制住,在我过来时,他的病很严重,时不时发疯。可这几天他已经很平静,在用过药之后基本能够保证自律。我记得贵医院对于精神病人出院的条件是:当前不存在明显的伤人及自伤风险,服用的药物目前没有严重影响生活的不良反应,即可出院。病人已经符合条件。”

    吕伟心中一冷,淡淡道:“是不是专业另说,我们以江先生的病情来说事。江先生仅仅病情控制住几天而已,谁能保证他之后不会犯病?我们医院是有这样的规定不错,但这存在一段时间上的评估。很显然,江先生的时间还不够。”

    因为摄像机在场,两人的对话句句冲着理而来。

    凌飞扫了眼摄像机:“我不觉得江先生在医院治疗会更好,江先生住院长达数年,病情无丝毫好转。我很好奇你们的治疗方式,是救人还是害人。”

    吕伟脸色一僵:“凌医生,请不要上升到人身攻击。”

    “呵呵,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把事实摆在明面上而已。”凌飞摊手,“说得直白点吧,你们几年的治疗也没有效果,我几天就能有效控制,我觉得不应该把病人放在你们这。”

    吕伟面色彻底冷下;“那凌医生的意思是什么?江先生出院后住哪?”

    “可以住我家,他是我的病人,我会照顾好他。我只治疗这几天,我一走恐怕又变成原样,还是跟我走比较好。”凌飞一脸“诚恳”,“医者仁心,仁心是这次妙手仁心比赛的本质,我也是冲着这二字而来。对待每一个病人,我都会很认真,我会一直医治到他痊愈。”

    吕伟猜测过凌飞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救出江北泷,没想到竟是如此直白的方法。

    “我知道吕医生的顾虑,没有人看着江先生,他可能会犯病。可有我在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他的病情我能控制,也能照顾他。”凌飞道。

    吕伟沉默了许久,凌飞的方法确实简单暴力,正面提出合理要求,让人根本无法拒绝。扫了眼摄像机,在摄像机下他必须要掂量着自己的行动,不能肆意乱来。此刻,他陷入僵局。

    有摄像机在他不能胡来,这是铁定。当然,可以选择什么都不顾及把摄像机给砸了,但这不现实,那两个壮汉告诉过他凌飞的身手,银针把手掌钉在墙上,这需要什么样的力量和技巧?正面动武对他不利。

    所以,他必须顺着凌飞划下的道,规规矩矩用正常方法解决。

    吕伟绞尽脑汁灵机一动:“既然凌医生有这样的好意,我自然支持。只不过,医院规定必须是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让江先生出院。可是江先生父母早逝,又无妻儿,亲戚也找不到,无法办理离院手续。”

    吕伟感叹着摇头:“恐怕只能辜负凌医生的好意了,如果你原意治疗,就时常来医院吧,我们会尽力配合你。”

    “需要监护人?”凌飞“皱眉”问道。

    “是的。”吕伟心中冷笑,江北泷的身边的人全都死光了,哪来的亲戚朋友,做梦去吧。

    “必须要有监护人或者是至交的亲戚朋友才行?”凌飞再问。

    “对!”吕伟点头,“只要有,再加上凌医生的保证就能出院。”

    凌飞嘴角微微扬起,上钩了。吕伟看到凌飞的表情心中不妙,难道……

    “我有一个亲戚。”江北泷突然开了口。

    吕伟神色一冷,妈的!就知道有这一手。

    “是吗?”凌飞喜道,“江先生还能联系上吗?”

    “能。”江北泷一本正经的答道。

    两人一唱一和令吕伟心中冷哼,可他现在还必须顺着凌飞的道继续走。

    “江先生,你可得好好想想,有没有这个亲戚?万一要是认错人了可不好。”在“有没有这个亲戚”这几个字上吕伟下了重音,这令江北泷心头怒吼就要燃起。是的这是在威胁,一如几年前,他谋划离开精神病院时就是这么被威胁的,甚至不只是威胁,那几个亲戚确实因为意外死亡了……

    “不会认错,有!”江北泷抬眼,目光灼灼,“我现在就能联系到他。”

    吕伟白大褂中的拳头已经攥紧,不识抬举的东西!

    “是吗,我手机给你,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凌飞道,斜了眼吕伟又道,“这医院的水平堪忧,几年没有好转,我觉得确实可以离开,在里面还浪费钱。”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