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舌头伸出来让我看看。”凌飞放开老书记的手道。

    纪老将舌头伸出,凌飞看了片刻颔首。

    “老先生,和我说说你平时的症状。”凌飞道,“黄秘书方才在车上和我聊过,不过不够详细。”

    纪老淡笑着将自己的病症一一诉说。

    “好了,大致我明白了。”凌飞听后点头。

    “怎么样凌先生,可以医治吗?”纪志国问道。他在新城遍访名医,看过的人都是摇头,只能说尽力试试。结果不用说,不然也不至于让凌飞过来。

    凌飞微微一笑:“我说了,世上无不治之疾。”

    纪志国眼前一亮:“凌先生有办法?”纪老也是侧目。

    “老先生的病名为犯天昏,气血俱虚,风邪伤于阳经,人于脑中,则令人头痛。”凌飞道。

    凌飞一连串的古文飚得纪志国一愣:“气血俱虚?”

    “嗯,人年纪大了都有这种情况。当然,这只是其中原因之一,至于其他风痰相结、五脏气郁厥等一些原因也有。”凌飞说出来的东西纪志国似懂非懂,只能听着。

    “不必担心,疾病也属常见,只不过原因过多,很难对症下药。一般医师若是只针对其中一种或几种,便很难痊愈。”凌飞解释了为什么纪志国请了那么多医生也无法治愈的原因。他们看病没有将全部病症诊治出,就这样下药反而弄巧成拙,不仅不能治愈反而有可能加重病情。

    纪志国心中一喜,凌飞这话证明他肯定是有办法治疗的,忙问道:“凌先生,那这该怎么治疗呢?”

    “按照寻常的方法开药方,由于小毛病过多,即便是我也无法面面俱到。并且,这么多的小毛病,药方难下,难免有药物冲突,于身体不利。可如果单一治疗某一方面的病情,对整体帮助也不大。所以,对症开方就免了,难度太高,且不容易治愈。”凌飞道。

    纪老望着凌飞笑意宛然:“那该如何治疗?”从凌飞这几番话中他能明显感觉到凌飞是一位很有实力的医者。

    “也简单,以独特手法辅以针灸将风痰相结化开,冲开五脏郁厥之气,最后开一副药方将其疏通,天昏可治。”凌飞道。

    纪志国大喜,对着凌飞躬身诚恳道:“请凌先生救我父亲。”

    凌飞笑道:“老先生是展叔的长辈,展叔所托,我自不会马虎。”

    纪志国感叹,也不知道展天啸怎么认识的凌飞,这年轻人不错。是了,也难怪展天啸要这么帮他,公司都帮他打理。

    纪老无喜无悲,很平淡地笑着:“无用之身能得小兄弟救治,感激不尽。”

    “身为新城市委书记,怎么能说是无用之身,老先生谦虚了。”凌飞微微一笑。

    “老了,退休了,什么事都不能帮百姓们做了,这不是无用之身是什么。”纪老笑容变得淡了,年老是一件很无奈的事,他人虽老却有雄心。他的雄心非仕途之上,而是想要帮群众多做些事。到他这个年纪,什么yu wàng都消退,他不缺钱,也不需要什么样的权,能够帮百姓多做些事就心满意足了。

    凌飞心中一凛,认真观察纪老的神情,是伪装呢?还是真的悲天悯人?那诚恳肃穆的神情,让他不由得相信。都这个年纪了,何须哗众取宠?

    “老先生高义。”凌飞轻声道,“您放心,您的病交给我了,一周内可痊愈。”

    “一周!”纪志国惊讶道,这么快?

    “太长吗?这几天有事,我还需要救治几个病人,希望理解。”凌飞稍稍解释了一下。

    不解释还好,解释了让纪志国更加惊奇,也就是说如果凌飞有空几天就能治好?这个年轻人的医术到底是有多厉害啊?

    纪老含笑:“无碍,都好些年了,不差这几天。”

    “今晚的话我先开一副药,没有其他效果,只是能够保证不犯头疼,晚上能够入眠。”

    “好!”纪志国扭头对黄秘书道,“黄秘书,拿纸笔过来。”

    “是。”

    黄秘书拿纸笔,纪老和凌飞聊起来。

    “凌小兄弟现在是在上学?”纪老问道,他方才向纪志国了解过一点。

    “是。”凌飞颔首。

    “果然英雄出少年。”纪老感叹。

    从凌飞聊到展天啸,这让他们话题多了一些。这两家确实是世家,话语间能清楚听出。

    而后黄秘书拿来纸笔,凌飞写下一副药方:“这药只有安眠的作用,这两天如果我没过来,晚上就用这用这药控制一下。熬药的具体里方法我在药方中有,谨记,不要胡乱熬药,要按照药方。”

    “好。”纪志国点头。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过几天我过来替老先生治疗。”凌飞放下笔,淡笑道。

    “那就麻烦凌先生上心了。”纪志国道。

    “不碍事。”凌飞站起来。

    “清荣,送凌先生回家。”

    “是。”

    回到车上,任嫣然欲言又止,想问问凌飞去市长家具体干什么,可看到黄清荣还是没说话。一直到黄清荣把两人送到云顶山离开任嫣然才问道:“纪市长找你干什么呀?”

    “看病。”凌飞往自家走,“要进来吗?”

    “好呀,时间还早呢。”任嫣然跟上,“纪市长有病?啊,我不是骂人。”

    凌飞一笑:“不是他,是纪市长的父亲,老书记。”

    任嫣然眉头一挑:“老书记!我知道,我妈妈说过,他是一位很好的人!”

    “是吗?”凌飞侧目。

    “嗯,听说那个时代做了好多益于民的事。”

    凌飞颔首。

    在凌飞家没坐多久任嫣然就回了自己家,一步一跳哼着歌,心情很开心。今天本来是为了让凌飞嫉妒,可因为脚疼和醉酒都忘了这一茬。不过,就结果而言是很不错的……

    ……

    时间一晃过去两天,每天凌飞都这样与江北泷配合着演戏,在做着准备。

    至于马先生,他的病只能按部就班的来。黄小曼的脸在三天内确如凌飞所言,慢慢好了,原本流脓的脸好了绝大部分,露出一张清丽的脸。

    黄小曼在凌飞今天过来的时候深深表示了感激之意。

    “我不需要你的感谢,这本就是个交易。”凌飞淡淡道。

    黄小曼犹豫片刻道:“我知道你想知道是谁指使的。”

    “说。”

    黄小曼咬着嘴唇,良久才道:“陈瑾浩。”

    凌飞眼睛一眯,又是他!凌飞以为会是唐娉婉的对标公司,没想到竟然是他。抹黑唐娉婉的丽人美妆,想毁了她!凌飞摇着头,陈瑾浩果然是疯了。按理说陈瑾浩最恨的人应该是他才对,却每每迁怒唐娉婉,让人恼怒。

    黄小曼有些紧张:“凌先生,您能不能不要暴露是我说的?不然的话,我……”

    “放心。”凌飞斜了一眼黄小曼转身离开去了马先生病房。

    门外无数人围观,因为黄小曼的脸好得实在太快,这边是皮肤科的病房,一来二去全都知道了情况。凌飞一出来无数人堵上来请求凌飞帮忙治病,有钱人纷纷叫嚣给多少多少钱。

    凌飞不予理会,进电梯去了马先生病房。

    马先生这边没病人堵着的情况,凌飞的治疗暂时没有什么惊奇之事。

    马先生这几天也慢慢从兴奋变得平静,虽然说凌飞在为他治疗,可他一点没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心中暗想是不是凌飞骗了他,只是为了拍摄节目而已?对凌飞的态度也变得不咸不淡。

    凌飞没管他是什么态度,例行公事帮他治疗过后直接离开去了江北泷那。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