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中,黄秘书在开车,凌飞与任嫣然坐在后头。

    “我带她一起过去没问题吧?”凌飞道。

    “没问题。”黄秘书笑道,“纪市长很好客的。”

    “我就不上去了,就在外面等你也可以。”任嫣然忙道,去看纪市长,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凌飞看了眼任嫣然:“也行。”

    “嗯,等你办完事我们一起走。”任嫣然道。

    “你扭伤的是哪只脚。”

    “左脚。”

    “把你脚伸过来。”凌飞突然道。

    “干嘛?”任嫣然问道。

    凌飞见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直接身手拉起她的脚。

    任嫣然想尖叫,注意到前头驾驶座的黄秘书还是闭上了嘴。

    凌飞将任嫣然的鞋脱下,看着红肿的脚踝他不由摇头,这个妮子是不是傻,这样了还敢走这么远的路。

    捏了一下脚踝,任嫣然忙喊疼。

    “忍一下,马上就好。”凌飞将任嫣然的袜子脱掉,右手并指在她脚底连点几处穴位。

    “啊!”任嫣然惊叫一声,很疼!

    凌飞扫了眼任嫣然,手上动作没停,手指曲起露出指节,以指节戳在任嫣然脚底一处,左手手腕顺势一扭,将任嫣然的脚踝往里扭动。

    隐约的咔咔声响起,任嫣然一顿,咦,好像不疼了?

    “好了。”凌飞淡笑,“明天给你开副药,敷上一天就能消肿。”

    “这就好了?”任嫣然讶异,她练习舞蹈时常脚扭,一天就好的想都别想。

    “不然你以为呢?”凌飞将袜子扔给任嫣然,“自己穿好。”

    坐在前头的黄秘书眼中闪过异色,看来这个年轻人确实有点东西,那个叫什么妙手仁心的比赛可以冲着他去看看。

    穿上鞋袜任嫣然动了动脚,试着踩在地上,一点都痛感都没。

    “好像真的不疼了。”任嫣然惊喜道,“你怎么做到的?”

    “易筋正骨,很简单。”凌飞道。

    让任嫣然忍了一晚上的疼痛感瞬间消失,她别提多高兴,跟新买来的脚似的,不断扭着脚。

    “只是红肿没那么快消,明天开药让你敷个一天就行了。”

    “嗯嗯。”

    车行一阵,凌飞对黄秘书问道:“黄秘书,老书记的病是什么症状?”

    “详细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好像是头疼。只要一入夜,老书记的头疼病就开始犯,整宿睡不着,每晚都要ān mián yào才能入眠。”黄秘书忧虑道。

    凌飞颔首。

    “凌先生,这是什么病?”

    “现在不好说,等看过才能确定。”

    一边开车一边聊,凌飞也试探性地从黄秘书口中知晓展天啸与纪志国的具体关系。两家是世交,从展老与老书记这一辈开始,最早老书记并非从政而是从商,与展老是商场上合作伙伴,关系由此而来。后来老书记转从政,仕途顺畅,最终成为新城市委书记。关系从上一代延续到下一代,展天啸与纪志国是发小,从小一起玩,关系不言而喻。

    在快到纪志国家中时,展天啸来了个电话。

    凌飞看见电话笑了笑接通:“展叔。”

    “凌飞,今天去医院感觉怎么样?”展天啸问道,“那些病人没问题吧。”

    “尽力吧。”凌飞摇头,他碰上的都是硬茬子。一个癌症快晚期的,一个精神病,还有一个毁容的。尤其是马先生,需要漫长治疗时间的疾病想让他一周治愈怎么可能。到时候评比他有被刷掉也有可能,毕竟中医治疗方法一周的时间很难检测出癌症治愈程度。

    “算了不提这个,到时候再说。”凌飞摇头。

    “你的医术还会出问题?”展天啸讶异。

    “不是这个原因,而是时间不够。一周不足以出结果,以此来评判,对我而言很不利。”凌飞道,“癌症快晚期,一周治愈谈何容易。”

    凌飞这话把展天啸以及车内三人都吓到,凌飞言外之意只要时间够他能把快晚期的人都治好?

    黄秘书眼前大亮,看来老书记有救了!

    和展天啸闲扯几句展天啸终于提到主题:“今天我去和一个老朋友见了面,他是新城市长。”

    “我知道。”凌飞笑道。

    “你知道?嗯?他已经让人去找你了?”展天啸问道。

    “嗯。”

    “这家伙速度真快。”展天啸笑骂一句,而后认真道,“凌飞,我希望你能帮忙治疗,老爷子是我很尊敬的长辈。而且,就算除开我个人关系,纪家能够给研一的帮助也很大。”

    “我知道。”凌飞道。

    和展天啸聊了一会儿凌飞挂断电话,别说研一的事情,就冲展天啸的请求他也会帮忙。

    “我们到了。”黄秘书道。

    凌飞颔首:“嫣然,你先在这等着,我看完病就出来了。”

    “啊?嗯!”任嫣然瞪大美眸,嫣然?他竟然这么叫自己,从来都没有过呢!慌乱应了一句嗯,心里忍不住泛起甜丝丝的感觉。

    黄秘书带路,和凌飞进了纪志国家中。

    任嫣然捧着脸凝视凌飞离开,嘴角扬起:“他刚刚叫我嫣然呢……”

    ……

    凌飞不知道仅仅一个称呼就让任嫣然高兴成这样,他已经和黄秘书进了纪志国家中。

    一进门凌飞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纪志国,以及一位老者。纪志国是一位年纪和展天啸差不多大的中年人,英姿勃发,颇为英俊,其人气势迫人,不怒自威,坐在沙发上都能感觉到他浓浓的上位者气势。

    老者手拄拐杖,闭目沉思,满脸的皱纹写满岁月的痕迹,沧海桑田似乎都能在他脸上找到印证。

    “嗯?清荣,这位就是凌先生?”纪志国问道。

    黄清荣含笑点头:“是的市长,今天出了点意外所以回来有些迟了。”

    “不碍事,平安到了就好。”纪志国颔首,打量着凌飞。这位过于年轻的青年令他心中有些顾虑,脸上依旧满面春风,“凌先生,天啸是我至交好友,是他让我找你的。”

    “我知道。”凌飞淡笑,他看向老书记。

    老书记睁开眼,他的眼睛不似一般老人那般浑浊,充满精光,闪烁着睿智的色彩。

    “凌小兄弟,你好。”老书记微微一笑。

    凌飞淡笑颔首:“老书记好。”

    “展老也患有怪疾,天啸说是你给治好的,想来凌小兄弟定然医术超凡。我父亲的病,寻访名医不得治,想来只能交给你了。”纪志国恭维了一句。

    “好说,我们言归正传,老书记具体是什么病情?”凌飞问道。

    纪志国长叹口气:“我父亲老了,年老各种病都来,其他都还好说,就是这头疼的顽疾,到现在都没法治疗。也是困扰我父亲最严重的问题,晚上睡不着,必须用ān mián yào才能入眠。”

    “人老没用咯。”老书记笑着摇头,“坏病缠身,尽是些治不了的毛病。”如此说着,也显得坦然,并无多少异样神色。

    “治不了可不好说。”凌飞道,“世上不存在绝对无治之症,就算存在,也只是目前医术无法治疗而已。”

    “你的意思是能治?”纪志国带着期待。

    “我先看看。”说着凌飞在一旁的沙发坐下,老书记会意伸出手递给凌飞。

    凌飞掐着脉搏,开始诊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