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涛怒吼:“你胡说,动qiāng分明是……”

    “闭嘴,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汪正青呵斥打断,“亏我还把你当朋友,为人也太过险恶!”呵斥之时微微打了个眼色。

    周涛顿了一顿,心中一黯,咬着牙没有继续说话。他明白汪正青的眼色,今晚自己一定出事,进监狱是铁定的,如果拉上汪正青的话进去后连个关照的人都没有。还不如留个情面……

    黄秘书也明白其中不尽详实,也不管具体如何,只是对凌飞道:“凌先生,您看,怎么处置?”

    “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这得看你。”凌飞道。

    黄秘书点头:“明白了。”转头看汪正青,“汪正青,你去报警,把他送进警局,严加看管!我会每隔一段时间看情况的。”

    周涛咬着牙,黄秘书这话等于是暗示。

    汪正青心中暗叹,也只能道:“我明白。”周涛算是废了,让黄秘书盯上,想出来难了。他看得出来黄秘书对凌飞的尊敬,这才可怕,证明凌飞这个人极其不一般。对于黄秘书的吩咐,他只能照办。

    “至于这些人,也全都送进监狱。”黄秘书道,“聚众打架,该关几天就关几天。”

    周涛老婆在一旁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和自己扯上关系。周涛看来是完了,得找下一个靠山了……

    “明白,韩队长过来我会和他说的。”汪正青回道。

    吩咐了一番黄秘书转过身来对凌飞笑道:“凌先生,您看,这样满意吗?”

    周围的人都是心中感慨不已,汪正青如此狂傲在黄秘书面前跟个孙子似的,而黄秘书面对凌飞又如此尊敬,令他们对凌飞的身份越发好奇。就连认识凌飞很久的任嫣然也觉得奇怪,明明凌飞是个孤儿,为什么会认识纪市长这样的人,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凌飞颔首,视线扫过汪正青,似笑非笑道:“汪先生,你很狂啊,汉宫这种地方我以后还是少来为妙,毕竟多我一个不多。”

    汪正青脸色一僵,这就是他刚刚说的话,急忙上前赔笑:“哪能啊,我刚刚嘴贱,您别放心里去。”说着汪正青啪就给自己一嘴巴子,一点没留手,十分响亮。

    这一巴掌把旁人都看呆了,这变脸的功夫不可谓不高深,原来汉宫k秀的老板就是这么一个两面三刀的人啊。

    “我待会儿就给下面吩咐,以后看到您过来,全部免单。”汪正青忙道,“半年的帝豪套房随机使用权,只要您来,帝豪套房就是您的房间。”

    黄秘书也是微微讶异,汪正青怎么得罪的凌飞,这种话都说出来。帝豪套间就是顶层那间房,有价无市,一般都是拍卖一般,价格足矣让无数人咋舌,预约时间最长一个月,没想到他随口就给出半年的免费使用权。

    懂得帝豪套间价值的这些人皆是惊异无比,那可是帝豪套间啊!汉宫这么多年来住在那里的人绝对不超过五十个。

    汪正青头偷摸看凌飞的神色,见他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毫不犹豫啪地又个自己一巴掌,而后深深鞠了一躬:“我这里郑重向凌先生道个歉,刚刚是我的冲动之举给您造成困扰,希望您能原谅。”

    凌飞眼睛一眯,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汪正青这个人眼力见太足了。明白形势不利,立即做出这些举动,连自己的脸都不要。这样的人,虽然让人不耻,可做人方式让上位者很舒服。

    “罢了。”都这样了,凌飞摆手作罢。

    汪正青长舒口气,心中暗道回去就调查一番凌飞,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能让纪市长秘书如此尊敬,绝非等闲之辈。

    “凌先生,我们可以走了吗?”黄秘书问道。

    “再稍等一会儿。”凌飞往江浩广那边走了过去。

    江浩广等人心头一跳,凌飞过来想干什么?因为黄秘书的到来西装男们全都退到一旁,江浩广等人都站了起来,看着凌飞心中怪异。

    凌飞走到江浩广面前,突然反手一巴掌。

    啪!

    巴掌声很响,把江浩广扇得飞起撞在旁边墙上。

    这让黄秘书和汪正青等人诧异,凌飞不是和江浩广他们是一起的吗?

    “你!”江浩广想要说什么又咬住牙,全都咽了下去,现在他什么都不能说。虽然很想质问凌飞为什么,可他没勇气出声。

    任嫣然见状不由问道:“凌飞,你干嘛呀。”

    凌飞没有回答,只是冷冷望着江浩广道:“收起你的小心思,今天没功夫收拾你,小惩大诫,下不为例。”

    江浩广心头大跳,眼神慌乱,难道凌飞发现了?江浩广的同学们都是默然不语,怕凌飞牵怪到他们身上。只有苏华容一脸懵逼,怎么回事?虽然凌飞打了江浩广让他很爽,他早看这家伙不顺眼了,可为什么要打呢?

    “凌飞!”任嫣然有些恼怒,凌飞有点无理取闹了。

    凌飞也不解释,走到任嫣然身旁微微躬身:“上来,我背你下去。”

    任嫣然没动作,只是皱眉:“你干嘛打他?”

    “上来我告诉你。”凌飞淡淡道。

    任嫣然鼓鼓嘴,支着一只脚,趴在凌飞背上。温热柔软的娇躯趴在背上,袅袅清香萦绕鼻间,凌飞托起她的双腿。任嫣然身体一颤,她很怕痒,凌飞的手碰到她大腿她有一股全身蚂蚁在爬的感觉,瞬间脸红到了耳根。

    “黄秘书,不好意思,耽误了点时间。”凌飞背起任嫣然。

    黄秘书笑道:“不碍事,现在时间还早,没关系。”

    “我们走吧。”凌飞背着任嫣然往前走。

    苏华容等人好奇,为什么凌飞要特意背着任嫣然?

    汪正青扫了眼周涛,低声道:“老周,你放心,我会照顾你儿子,进去后我也会让人帮着照料你。”

    周涛神色冷淡:“希望吧。”他知道,如果黄秘书态度再严肃点,他在监狱里绝对不好过,汪正青这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汪正青见状也不说什么,死道友不死贫道,有危险的情况只能这样。

    ……

    黄秘书前头带路,时而扭头道:“凌先生,这位是你的女朋友。”

    “朋友。”凌飞道。

    黄秘书笑意宛然:“明白。”

    明白你个大头鬼,任嫣然看黄秘书这笑就觉得怪怪的。

    “她是不是脚受伤了?”黄秘书问道。

    “嗯。”凌飞侧眼扫了眼任嫣然,“一个蠢妞。”

    任嫣然不满了,嘟起樱唇,还不是因为你老是那么冷淡一直都约不上你,害怕下次约不上你,所以才这么狼狈。

    黄秘书笑了笑,年轻真好。说到年轻,他不由得嘀咕,凌飞这么年轻的年纪医术真的可以吗?

    任嫣然低声在凌飞耳边问道:“刚刚为什么打那个江浩广?”

    “看他不爽。”凌飞淡淡道。

    “胡说!你明明说小心思、下不为例什么的,肯定有情况。”任嫣然才不信。

    “你想多了,只是看他不爽。”凌飞回答依旧。

    任嫣然嘟囔了几句不再发问,凌飞明显不想回答。不过,从凌飞话中来看应该是有原因,他不是随便打人的。只要事出有因,她不会太怪罪凌飞,况且江浩广和她本来就没关系。

    其实就算凌飞回答了任嫣然也不不会信,只是凌飞的猜测而已。以猜测作为动手的依据,也就是凌飞了,他对自己无比自信。

    在凌飞背上,任嫣然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喜意在心中萦绕,她不知道是不是幸福,反正就是很开心。一双环着凌飞脖子的玉臂紧了紧,更加贴近凌飞。

    几缕秀发垂下,在凌飞侧颊摩擦着,痒痒的,和凌飞此刻的心一样……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