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qiāng指着我脑门的时候为什么不说?”凌飞反问道。

    “这……我刚刚没反应过来。”老许忙解释道。

    “意思是我的动作还是太慢了点,应该拿到qiāng就立即开qiāng是吗?”

    老许额头冒汗:“不是,我只是,只是……”只是了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凌飞斜了眼周涛:“要他的命就算了,对杀一只狗我没兴趣。不过他刚刚的话让我不适,费他三只腿,不反对吧?”

    苏华容看凌飞这幅威风模样心中不是滋味,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凌飞,难怪任嫣然会选他。江浩广等人看到这画面也都是神色复杂无比,不少人还偷摸看了眼江浩广……

    老许脸色难看,咬着牙站在周涛前头:“年轻人,我劝你别在这里闹事,后果你担待不起!”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凌飞讥笑,“原来汉宫就是这种地方,我倒是高看了它,这种地方看来以后得少来。”

    “谁在大言不惭!”凌飞话音落下门外传来一道略带怒意的声音。

    老许听到声音大松口气,老板来了!周涛也是如此,面露喜色。

    门外走进来一位身材较为矮小的男人,男人身躯矮小,体型瘦弱,穿着一套体面的西装却让人有一种沐猴而冠之感。

    “汉宫从不缺少客源。”矮小男人进来后昂首看了眼凌飞,“爱来不来。你不想来有的是人想来,就算是你想来,以后汉宫也不会让你这种人踏进一步。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小子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老板!”

    “正青!”

    汪正青看了眼眉脚都开了的周涛微微一笑,周涛斜了眼凌飞,汪正青会意颔首。扭过头汪正青神色高傲,斜视凌飞:“还敢在汉宫动qiāng,你胆子真大。”

    “放下qiāng!”老许这会儿声音大了起来。

    “不放你能怎么样?”凌飞神色坦然。

    “不放?”汪正青眼一眯,“我们汉宫的安保工作可不是摆设!动手!”

    汪正青一声令下跟着老许来的那群保安纷纷掏qiāng,全对着凌飞。

    汉宫、锦江城、河洛庄园、奥斯丁酒店,这样的地方势力大得惊人,安保力量也令人咋舌,几乎人人有qiāng!

    房间内瞬间静了静,那群擒着学生们的西装男皆肃容,qiāng的威慑下皆不敢妄动。

    “小子,把qiāng放下。”

    “哦?”凌飞神色平淡,“以为靠这个就能制服我?”

    汪正青双手抱胸:“我很奇怪,你哪来这样的自信?还是说你认为我不敢开qiāng?呵呵,看来你并不了解我汪正青。”

    “你敢?”凌飞反问。

    “胆敢坏我汉宫规矩的人,还是重大错误者,你可以问问他们我敢不敢。”汪正青面露讥讽,“动手!”

    汪正青不多逼逼,直接下令要射杀凌飞!凌飞也是神色一沉,这家伙有点不按套路出牌,竟然直接要动手。

    任嫣然神色煞白,怎么办啊!任她再聪明也不可能想到办法,眼下的情况想什么办法都没用。已经到了极境,早知道今天就不做这些多余的事,既然对他有好感直接和他表白就好了,为什么要矜持,为什么要想这些有的没的,现在出了大事了!

    这群学生现在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心中都有一种兔死狗烹之感。他们知道自己也逃不了,这时候不免心里埋怨起柳熙妍刘岩江浩广三人,这三人要不闹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情况。

    周涛冷笑,去死吧小子!汪正青是绝对敢动手的,汉宫比起其他三个地方最不一样的地点就是,汪正青是个绝对的疯子!

    一排人纷纷举qiāng,对着凌飞就要扣动扳机。

    “汪正清,你敢!”

    就在这时,外头一声厉喝,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汪正青眉头一皱,这声声音?

    砰!

    来人跑得太快撞在门上,这是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一席西装,一身文气,额头满是汗水。

    汪正青看到来人一怔:“黄秘书?”

    “都给我住手!”黄秘书急忙叫道。

    汪正青看了眼凌飞又看看黄秘书,皱起眉头:“住手。”

    众人皆是怪异,今晚真的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个接一个的来,到底什么情况?这个人是谁?看起来汪正青还有点顾忌的样子。

    黄秘书目光四扫停驻在手中持qiāng的凌飞身上,快步上前在凌飞身旁停下。汪正青心头一沉,莫非这小子和纪市长有关系?不可能!如果有关系为什么会在这一层,至少在高层才是!

    整个包间静悄悄,都在看着凌飞和黄秘书。让汪正青都顾忌收手的人,他是来找凌飞的不成?

    “凌先生,您没事吧?”黄秘书恭敬问道。

    “小事。”凌飞淡淡而笑,“你就是黄秘书?”

    “是的。”

    周围一阵低呼,黄秘书这一个“您”字把所有人都吓住。黄秘书让汪正青都顾忌,可竟然对凌飞称呼您!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周涛长大嘴巴,看了半天他终于想起来黄秘书是什么人,他曾在一个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当时这个黄秘书在那位纪市长身旁。想到的一瞬间他脸色大变,纪志国!那他对凌飞称之为您,凌飞是什么人!

    周涛心中浮上极为不妙之感,喉间干涩看了眼任嫣然,当时她说了凌飞身份不一般,可为什么后面要做那副如释重负的表情?现在,完蛋了……

    凌飞说小事黄秘书可不这么认为,qiāng都出来了还小事?他冷着脸道:“汪正青,这是什么情况!”

    汪正青心中念头频动,闪过无数年头,分析纪志国的等等情况,最后还是直白问道:“黄秘书,是……纪市长让你来的?”

    纪市长!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明白什么情况了!凌飞和纪市长有关系!

    任嫣然也是惊讶,凌飞什么时候和市长有关系的?他不是孤儿吗?

    苏华容瞪大了眼睛,随即一阵挫败,凌飞是这般背景,这让他怎么和凌飞争任嫣然。

    这群学生尽是心惊,没想到凌飞竟然是这种身份,他也太低调了吧?他们的目光又不时瞥过江浩广,刚刚灌酒可不是故意的啊!

    江浩广也注意到他们的目光,脸色同样难看。没想到自己竟然打主意打到凌飞女朋友身上,该死!他怎么也没想到,凌飞竟然和市长有关系。

    他今晚本来是计划把所有人灌醉,然后自己摸进任嫣然的房间,所有人都喝醉就不会注意到他的行动。至于第二天的事更好解决,给任嫣然拍点luo zhào,要面子的正常都会不了了之。

    计划从一开始有点不顺,凌飞的酒量实在太好,没办法他就避开凌飞,开始灌任嫣然的酒。为了保证自己的状态他特意借口出去,然后远程指挥这群以自己马首是瞻的同学去灌酒。计划总体来说很完美,可没想到最后碰上周涛这档子事……

    想着想着江浩广心中蒙上惧意,凌飞应该没有发现吧?

    黄秘书没有回答,只是扫视周围:“汪正青,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这是什么情况?”

    汪正青额头冒汗,因为不知道才可怕,纪市长难道有心动他?

    “这……”汪正青斜了眼周涛,不管了,死道友不死贫道,“我也是后面才进来,具体不清楚,老许,你给黄秘书解释一下。”

    黄秘书眯了眯眼,扭头看向老许:“说说看。”

    老许还能有什么办法,汪正青都这么指示了,无视周涛愤怒的眼神一五一十讲事情说了个清楚,当然,对于上来的保安自然是往好方向说,罪过全推在周涛身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