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涛担心的是任嫣然所说的凌飞背景,凌飞那张扑克脸给了他不小的压力。如果不是有恃无恐怎么可能如此镇静,令他担忧不已。

    最后任嫣然如释重负的模样让他有些恼怒,让一个小娘们给耍了!不过,他们如果想的只是缓兵,那他们必死无疑!

    众人也不都是傻子,听到周涛这话不由得联想到许多。周涛凭什么这么霸道,如果真是什么都没有的人,哪敢这么霸道。

    “哈哈哈。”周涛大笑,看着一张张错愕的脸笑得停不下来,“真是一群傻子,也不知道是谁被耍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报警了吗?”

    苏华容神色瞬间大变。

    “啧啧啧,多难看的脸,希望破灭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绝望?”周涛啧啧出声。

    说着门口一群保安挤进门来。

    “是谁敢在汉宫闹事!好大的胆子!”一个男人喝道。

    周涛闻言淡淡而笑:“我。”

    “你还……嗯?”领头的人第一个进来,一眼对上周涛,看到周涛他露出笑容,“周先生啊,您今天……”领头人看了眼周涛身手这群人,“这是什么阵仗?”

    周涛耸肩:“就是碰上几个不长眼的,打了我女人还打了我,你说我是不是该动手?”

    领头人呵呵一笑:“这么不长眼,那确实活该。”

    “更可笑的是,他们还叫保安,准备把我打死呢。”周涛看着领头人,“老许,你要打死我?”

    “哪敢啊。”老许忙赔笑道,“您可是我们汪总的座上宾,我哪敢呢。”

    听着这两人的聊天苏华容等人心底发凉,完蛋了!还指望着保安能帮忙,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周涛转过头盯着苏华容:“小子,你倒是说收看,谁被耍了?谁是shǎ bi?”

    苏华容脸色泛白,酒意散去惧意涌上。

    周涛冷冷一笑:“刚刚看你们不是挺得意吗?这么会儿怎么都蔫了?来啊,让我死啊!”说到最后周涛一声大喝,苏华容等人吓了一大跳,低着头不敢说话。

    柳熙妍现在也慢慢清醒过来,这会儿她死死低着头,话都不敢讲。

    “都特么哑巴了?说话啊!”周涛讥笑道。

    江浩广扫了眼身后众人,他知道这时候必须挺身而出,就算出了事他的威望也会上升。今晚估计是逃不过了,挨打也要挨得有价值!

    “朋友。”江浩广挺身而出,高声道,“我们虽然都不是什么家世显赫的家庭,但是……”江浩广顿了一顿,“也不是挨了打还一声不吭的人,我们家也没那么好欺负。”

    周涛眯眼,江浩广这话是在告诉他,他们个体是弱,若是联合起来也没那么简单。

    江浩广心中打鼓,这是最后的办法,如果还不能让周涛退让,再无他法。

    “对!我们可不是好欺负的,如果你敢动手,我们家里人不会饶过你的!”苏华容高声道。

    江浩广神色瞬间大变,这个蠢货!他说的时候都是隐晦的说,因为他知道周涛这种人不能正面刚,只要让他明白其中的意思即可,正面这么说只会起到反效果。

    果不其然,周涛脸色沉了下来,保安领头人老许摇着头,这小子怕不是傻子吧?

    “呵,在新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能动我!”周涛冷言,“夏雨,把他们给我往死里揍!”斜了眼凌飞,“还有这个小子,女人留着,待会儿你们好好享受。”

    刚刚说冒犯这些女人是开玩笑,毕竟这些人背后有什么样的人不可知,就算一般汇集起来也很麻烦,正如江浩广所言。可是,苏华容这话让周涛很不爽,他怒了,那他就不再留情面。得罪就得罪死,有什么好怕!

    老许皱皱眉,可还是没说话,这些人在汉宫出事难免影响汉宫的名誉。但眼前周涛和老板是熟识,他不敢多言,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得通知老板……

    周涛身后这群人纷纷狞笑,对着苏华容等人冲过来,还有几个往凌飞这边冲。

    凌飞淡淡摇头:“找死。”

    周涛听闻凌飞此言,邪笑一声:“既然你这么狂,那就让你死得更惨一点。夏雨,把他全身骨头都给我打断!”

    “我等着。”凌飞笑了,“待会儿我把你全身骨头打断的时候希望你还能像现在这样笑……嗯?”

    凌飞正说着手机震动,他伸手拿出手机,是黄秘书。

    “上!”见凌飞还敢打电话,周涛一声令下。

    这群西装男可真不是盖的,一个个看样子都是练家子,扑上来打一群喝了酒的学生跟玩似的,苏华容等人惨叫阵阵,凌飞这边陈夏雨带着一个冲上来。

    “喂。”凌飞道。

    “凌先生我到了,您在哪?嗯?您那边是什么声音?出了什么事!”黄秘书听到凌飞那边的声音神色一变,那可是要治疗老书记的人,出了事怎么办!

    陈夏雨已经扑了上来,凌飞淡淡道:“包间705。”说着凌飞一脚横踢踹在扑来的陈夏雨胸口,陈夏雨瞪大眼睛,胸口那股巨力仿佛是要把他的胸口都踢穿一般,他整个人如同纸鸢一般倒飞撞在身后墙上。

    另一个西装男也到了,凌飞转身回旋踢,一脚也将他踹飞砸在陈夏雨身上。两人砸在一块,纷纷挣扎,却怎么也起不来。

    “我马上到!”黄秘书预感到不妙,急忙道。

    包间内周涛瞳孔微缩,看着倒地不起的两人心头直跳,这个小子……

    眸光冷厉,周涛冷哼一声:“身手不错,可你今天还是走不了!”周涛扭身手扣在老许的腰间,拔出一只泛着幽幽黑光的物体。

    “周先生!”老许一愣急忙喊道,“这是……”

    “出了事我负责!”周涛淡淡道了一句抬qiāng指着凌飞脑门,“小子,没看出来,你还有点身手。可又有什么用?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老子有qiāng,你身手再好屁用没有。”

    任嫣然吓得就要惊叫,急忙捂住自己的嘴,眼中尽是惧意,怎么办?他不会真的想要开qiāng吧?

    旁边的西装男都已经停下,那群学生都被打得很惨,尤其是为首的江浩广,满脸青黑。江浩广费力地睁眼看凌飞这边的状况,看凌飞无恙他心中阴暗地想,他被打这么惨,这小子被一qiāng崩掉好了!

    凌飞淡定的将手深入口袋:“希望你能一直这么认为。”

    “别动,否则老子……啊!”

    周涛话音未落凌飞手中夹出硬币已然出手,铛地一声手qiāng被弹飞,硬币弹飞手qiāng后射向周涛眉脚,他痛得惨叫一声。

    被弹飞qiāng撞在一旁柜子又落在地上,随着光滑的地面滑动,不多不少正好滑到凌飞脚下,凌飞一脚踩了上去。

    房间内众人看到这一幕震惊无比,这,怎么可能!那是硬币?

    凌飞脚下一踩,手qiāng弹起,鞋侧踢在蹦起的qiāng上,手qiāng飞在半空,他身伸手恰好握住。凌飞食指扣住扳机,指着周涛淡淡道:“否则怎么样?”

    说时迟那时快,凌飞出手到现在只有几秒。

    老许心中惊异,凌飞这一手绝对是经过无数次练习。细想他背后发凉,无数次练习,可见凌飞家里是有qiāng的!那他是什么身份?

    讲这些念头甩开,老许硬着头皮上前:“年轻人,请把qiāng放下。”

    “不然呢?”

    “我们老板马上就到,能为你们主持公道,请把qiāng放下。”老许方才就通知了汉宫的老板,他预感这件事要闹大。

    听到这话周涛反而是心中一喜,老板可是他的好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