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闹声中夹杂着柳熙妍的尖叫,江浩广刘岩的怒吼,把桌上的众人惊醒。喝醉的人看似昏沉,脑中其实都很清楚。他们撑着站起来,想出去看看。

    凌飞不管不顾想继续给任嫣然医治。

    “凌飞,你先出去看看,我这个一时半会儿不急。”外头的尖叫声让任嫣然上心,对凌飞道。

    凌飞看了她一眼,虽然对这些人不感冒,不过,看看也行。

    “嗡……”凌飞手机震动,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个没见过的号码。

    ……

    柳熙妍去了厕所,脑中已经昏沉的她坐在马桶上不知不觉竟然睡着,门也没关。

    今晚很不凑巧,厕所来了很多人。但是坑位也就这几个,大部分人都在外面等着。柳熙妍昏昏沉沉睡着一会儿,外头来了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她着急得四处观望,可排队的人不少。

    “嗯?”女人突然发现有一扇门虚掩着,而她的角度刚刚好看到里面。看到里面的柳熙妍她眉头皱了皱,竟然睡着了!

    胃里翻江倒海让女人有些不耐烦直接在柳熙妍厕所门口踹了一脚。

    砰!

    柳熙妍迷迷糊糊睁开眼,眯了一小会儿微微清醒一丝。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你不上厕所就说,呆在里面睡觉算什么?”女人恼怒道,“这是公用厕所!你要是这么没钱开房间我给你开一个都行,躺厕所里面算怎么回事?”

    柳熙妍刚醒来就听到这一阵骂,酒意夹着怒意冲上头顶:“我就坐这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哟,还能这么不要脸,这种话也好意思说出来?”女人冷笑,“大家都看着,看看这是什么样的人,自私自利!这么多人都在排队等着上厕所,你把位置占了在里面睡觉,还好意思说这种话。不知羞耻!”

    周围的人也纷纷应和道,柳熙妍占了厕所这是触犯大家的公共利益,纷纷开口。

    柳熙妍喝了酒,酒精本就上脑,哪能容得了女人如此谩骂。再加上周围人的言语,她恼羞成怒喝道:“占就占了,我还不出来了,你就在外面呆着去,拉裤子上最好!”

    一点淑女的感觉都没,喝了酒的柳熙妍活脱脱一个泼妇。

    而后两人一言一语吵起来,女人也是个狠角,骂到最后直接扑上来和柳熙妍扭打在一起。

    从厕所里打到厕所外,旁人纷纷避让或是直接离开。

    女人打架比男人可要狠多了,指甲牙齿全都上,全身上下可称为武器的地方全都用上。一番扭打,后头传来一阵大喝:“住手!”

    女人扭头看见来人面色一喜:“老公,快来帮我,这个臭娘们太不讲理!”

    柳熙妍喝了酒完全上头,看到男人过来也怡然不惧:“你就这点能耐,还叫人,来啊,你们两个一起来,我怕你们不成!你敢动我试试看,我爸爸不会放过你们。”

    男人上来就将女人护在自己身后,面色冰冷:“小biǎo zi,打我女人,找死!”

    男人一点没在乎柳熙妍说的话,反手一巴掌扇在柳熙妍脸上。

    啪地一声柳熙妍脸上挨了一巴掌,她步步后退撞在墙上。这一巴掌让她更加愤怒,厉声尖叫扑上来长长的利爪就往男人眼睛上戳。

    男人见状毫不留情,一脚踹在柳熙妍肚子,将她踹得摔地上,摔了个屁股开花。

    柳熙妍肚子吃痛,坐在地上神色痛苦,男人这一脚一点都没收力,很疼!

    男人冷哼一声:“让你爸过来和我说话还差不多,在新城我周涛怕过什么人。”说着上前反手又是一巴掌。

    柳熙妍咬着牙,她想上去挠这个男人,肚子太疼根本站不起来。

    周涛的老婆冷笑连连,这个女人还以为自己是谁,这么张狂,找死!

    “老公打死这个贱人,她以为她是谁,还以为汉宫是她开的,张狂得不行,不给她点教训哪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周涛老婆厉声道。

    周涛颔首,老婆被欺负了他不打回来算什么男人,冲上来又想动手。

    周涛一脚又到,柳熙妍被踢倒在地,上来一阵拳打脚踢。

    不远处包间门打开,走出来两个男人。前头男人看到这一幕怒喝一声:“混蛋,住手!”

    两个男人扑过来,周涛动作停顿,往后退了退。可这两个男人没停手,尤其是后面那个男人,红着眼冲上来对着他脸上就是一拳。

    “该死,敢打熙妍,找死!”刘岩发出阵阵低吼,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打他如同发了疯的疯牛。

    周涛挨了一拳正想反击江浩广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把他踢了个人仰马翻。

    “反了反了!”周涛疼得怒吼,“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对我动手,老婆,打电话,让陈夏雨把人给我带上来,我要这两个小子死!”

    周涛老婆厉声叫了一声,听到老公的话急忙打电话。

    刘岩如同蛮牛,不懂后退,上前挥拳不断狂揍周涛,酒精上头的他根本不懂后退,周涛的话也一点没听见。不过江浩广却听到,他没醉!

    江浩广一怔,心中冒出一股不妙念头,忙道:“刘岩,住手!刘岩!”

    刘岩让江浩广拉住,周涛趁势后退,目露凶光;“两个毛头小子,也敢对我动手!”他嘴角溢血,刘岩年轻有力气,喝了酒跟头牛一样,被扑倒的他竟然打不过!

    “浩广,打死这个混蛋!”柳熙妍尖声大叫,她全身疼痛,脸上红肿,都是眼前这个男人打的!不打死他怎消心头之恨。

    “打死我?”周涛冷笑,“今天你们三个都跑不了!”

    听到柳熙妍的话刘岩还行往上冲,江浩广死死拉住他,不能再打,万一眼前这个男人真是有势力之人,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江浩广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冷道:“你为什么打我同学。”

    周涛冷笑,“老子想打就打能怎么样?”

    江浩广皱眉:“熙妍什么地方惹到你。”他还想问清楚情况。

    “呵呵,没有,老子就想打这个贱人,怎么?不行?”周涛看了眼自己老婆,见她对着自己点头他定下心来,“现在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过来在我头上拉屎,看来是老子最近几年太安静,让在你们这种毛头小子也看不起了?”

    江浩广心头一跳,冷着脸问道:“无缘无故打了我朋友,我们打你难道不应该?你还想怎么样?”

    “怎么样?待会儿你就知道!”周涛冷哼,扫了眼打开的包间门。包间里涌出一群人来,让他心头一跳,面容更为冰冷,“哟呵,人还不少,不过看样子一个个都是醉鬼吧。”

    大多都是拖着身体出来看,醉醺醺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酒,周涛心中安下。

    江浩广看了眼身后这些人,心中多了几分底气,如果光是他自己的家庭可没这样的自信,如果这么多人那就不一样了。这些人的父母汇集在一起也是一股巨大力量,江浩广不相信这比不过周涛。既然这周涛也是在这层,证明他也不过如此,如果身份显赫肯定在高层,不怕!

    想到这点江浩广底气十足,哼声道:“朋友,打了我同学总该给个说法!打女人,亏你做得出来。”

    周涛扫了眼江浩广身后之人,冷笑几声:“说话底气都足了不少,小子,看来你是有恃无恐啊。好,老子倒要看看,能不能动得了你们!”

    正说着远处电梯门打开,一群人冲了过来,不是穿着保安服的人,全是清一色西装革履的男人,朝着周涛跑过来。

    “老板!”这群西装革履的男人跑到周涛身旁,高声道。

    江浩广心中一凛,面色不好看,这些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