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面这下有些凝滞,柳熙妍和刘岩对视一眼,倒是没有继续逼酒。

    “看你们的样子很想喝酒,我就陪你们喝喝。”凌飞淡笑,“不过,看你们这么怂的样子,我两杯,你们一杯,怎么样?”

    刘岩哼声,瞧不起谁呢?“不用!”

    年轻人就是经不起挑衅,这些人大多还是学生,虽然说坏主意不少,性情还比较耿直。

    凌飞的话恼了这些人,纷纷上来拼酒。有心思歪的,非要凌飞三杯他一杯,凌飞也不说什么,就喝三杯。一轮一轮又一轮……

    凌飞就像是个无底洞,桌上那些人个个头昏眼花开始满嘴胡话,而凌飞还只是脸色发红,眼神清明,毫无醉意。

    刘岩心中忍不住吐槽,凌飞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酒量这么恐怖。他都快吐了,凌飞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关键凌飞还是和这么多人喝。

    最惨的是那些女的,她们本来酒量不佳,这几轮下来全都站不住了。

    “我,我去趟厕所。”柳熙妍含糊说道。

    “我陪你去吧。”刘岩喝大了,平时收敛的爱慕之意尽露无疑。

    柳熙妍瞪了他一眼:“滚,你以为你是谁啊。”

    “刘岩喜欢你,你难道还不知道吗。”旁边有人开口,全都喝大,什么都往外说。

    “还是算了吧,人家熙妍喜欢的是浩广。”柳熙妍旁边的女生道。

    柳熙妍冷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凌飞看得一阵失笑,还想灌醉他,结果一群人自己暴露本性了。看了眼还抱着他胳膊的任嫣然,似乎她也醉了,抱到这会儿还不放。

    凌飞轻声道:“放开吧,没事了。”

    任嫣然嘟着嘴:“不要嘛,人家就想抱着你,不然平时都没机会。”

    凌飞心中一动,她这是……

    不过,任嫣然似乎脑中闪过了清明,猛地松开凌飞坐直身体,面色红润,也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其他。

    柳熙妍出去,江浩广刚好进来。这江浩广出去可有一会儿了,也不知干什么去。

    江浩广进来看到众人醉醺醺的模样,而凌飞依旧面不改色,眉头皱起。这家伙……不过重点也不是他,无所谓。

    “我这才出去多久,你们怎么都这样了。”江浩广笑道,“看来今天喝得很开心啊。”

    “你怎么才来啊,我们都不知道喝了多少。”苏华容嘟囔道。

    “这不是怕大家醉,下去开房间了吗。”江浩广笑道,“总不能让你们随便躺这里。”这里空间倒是很大,k房,影院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房间。

    “浩广威武!”有人迎合高呼,看来是内心尊崇江浩广。

    “浩广就是细心。”有女人媚眼如花,倾慕不已。

    江浩广笑了笑道:“看你们这个样子,还要继续吗?”

    “当然继续!”苏华容歪扭着身体,“这才哪到哪。”

    江浩广嘴角扬起:“好,那我们继续,先干一杯!”

    江浩广回到位置举杯敬众人。

    凌飞看着江浩广饶有兴趣,他应该是在打什么主意……笑了笑目光扫过昏昏欲睡的任嫣然,不过有自己在,江浩广翻不起浪。

    江浩广重新回来后开始一次次敬酒,劝酒,因为大家都有些醉了,他喝的时候偷工减料也没人发现。凌飞注意到,却也没说什么,他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又喝了许久,江浩广看情况差不多道:“差不多了,我们就这样吧。”

    确实差不多了,一个个都满嘴胡话。桌上比较清醒的就只有凌飞江浩广,勉强算半个任嫣然。任嫣然其实就喝了前面几杯,后面全由凌飞挡下。她虽然酒量不行,但毕竟过了这么久,她还一直喝饮料中和酒精,酒意微微散了一些,倒也不至于那么不堪。

    这些人含糊喊了几句还能喝,江浩广笑道:“算了算了,别喝了,回房间吧,我叫服务员上来帮忙扶你们回房间。”

    江浩广打了电话,目光停在任嫣然身上,心中火热,现在差不多了。只要进了房间休息,那自己的计划就成了。

    突然一瞥眼看到似笑非笑的凌飞,江浩广心头一跳,淡笑依旧:“朋友,我也给你开了个房间,你也去休息吧,看你也喝了不少酒。”

    “无碍。”凌飞淡淡道。

    “今晚的费用我来出,你不必担心什么。”江浩广笑着道,“放心去睡。”

    如果换一个人肯定会觉得江浩广爽朗,贴心给所有人安排了房间,还豪气结账,谁不会有好感?但他是凌飞,江浩广时刻不离任嫣然的目光他自然注意到,这让人遐想良多。

    “唔,熙妍呢?”刘岩满脑子还想着柳熙妍,“我要向她表白!”

    “嗯?”江浩广猛地一怔,对了,柳熙妍呢?自己进来她才出去的,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已经叫了服务员,你们在这里等着就行,我去找熙妍。”江浩广快步往门外走,他们都醉成这样肯定会回房间休息,只要任嫣然回去他的计划就是成功。现在耽误之急是找柳熙妍,这里的这群人都是未来自己的班底,不能疏忽。他要表现出一百分的上心程度,这样才能聚拢他们的心。

    “我,我也去。”刘岩虽然醉酒,可上心柳熙妍,还是站起来跟上去,脚步虚浮却依旧坚定。

    “算了吧,你都这样了,交给我你放心。”江浩广笑道。

    虽然江浩广这么说刘岩依旧坚持,江浩广无奈就让他跟着,两人出门。

    凌飞看了几眼对任嫣然道:“你要回去吗?我送你回家。”

    “才不呢。”任嫣然嘟囔,“人家脚都疼死了,不想走回去。”

    “脚疼?”凌飞侧目,“不就走个下山路吗,练习舞蹈的身体这么弱?”

    “才不是呢。”任嫣然嘴巴鼓鼓地,“害怕你等久了我才睡醒就往楼下跑,然后脚就扭了。”

    凌飞一怔:“那你怎么不说?”

    任嫣然咬着樱唇伸出双手抱住凌飞的手臂:“如果说了你肯定不和我出来,好不容易才把你约出来,我才不回去。”

    凌飞神色怪怪:“你就这么想把我约出来?”

    “当然啦。”任嫣然扬起螓首,迷离星眸中闪烁点点星光一般,“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的。”

    眼前的任嫣然,流盼若水,樱唇红润,神色娇憨可人。望着这样的任嫣然,听着她的话,凌飞心脏忍不住剧烈跳了几下,这似乎是,心动的感觉……

    “唔,人家可不是喜欢你哦,只是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开心而已,你可不要多想。”也不知道任嫣然是醉没醉,瞪着凌飞解释着。

    任嫣然小脸靠得很近,说出话喷薄着浓郁的香气,是酒香和一种她身上体香混合的味道,清新好闻。

    凌飞目光一柔:“没多想,来,让我看看你的脚,我帮你治疗一下。”

    “呀,你会吗?”任嫣然一副不信的样子。

    “小意思。”凌飞是名副其实的中医国手,易不全医书中将他一生所学记载其中。内容包罗万象,碧落明心手、针灸、推拿按摩、易筋正骨、望闻问切……等等等等,他都会。

    凌飞不会什么要看易不全医术中没什么,然而,数百年前的易不全就是一位举世无双的神医,精通各种医术,不存在他不会的。

    “唔,那好吧。”任嫣然抬起脚。

    凌飞正想治疗,外头传来喧闹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