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摇摇头没说什么,望着车窗外。任嫣然也是蹙眉不已,可当着面不好说什么。

    “年轻人还是应该有辆自己的车,做什么事都方便点。”年轻人又道,而后开启唐僧模式巴啦啦能量爆发,一阵巴啦啦……

    任嫣然都不想搭话,年轻人巴啦啦说一堆权当做没听到,转头对凌飞道:“凌飞,你明天有空吗?”

    任嫣然因为着恼都忘了她今天的目的,本来事要让凌飞吃醋,现在这话问出来让年轻人很是吃醋。

    “不好说。”让年轻人恼怒的是,凌飞竟然还这么回答。他巴不得立马同意的事,凌飞竟毫无所谓?

    “有空就和我说一下,我明天一整天都应该有空。”任嫣然轻声道。

    “你要做什么?”凌飞侧目问道。

    任嫣然低眼:“嗯……如果有空你和我去了就知道了。”

    “好。”凌飞颔首,“有空告诉你。”

    “说定啦!”任嫣然神色一喜。

    年轻人心中酸溜溜,炫富的那点优越感全都跑没影。

    任嫣然贴在凌飞耳畔轻声道:“他叫苏华容,是我父亲一个合作伙伴的孩子,在旁边师大上大学。”

    苏华容看到任嫣然的举动心里气爆了,他连任嫣然三十公分以内的距离都没有靠近过!

    任嫣然说话很轻,柔柔的,淡淡的香气喷薄,让凌飞耳边发痒。他微微旁边靠了点,淡笑道:“怪不得一副土豪样。”

    苏华容开着车来到汉宫k秀,从名字就能很明显看出来,ktv,不同的是场所更高端。当然,里面也不仅仅只是唱歌,餐厅什么的都有。这是新城几大出名娱乐产所的特性,名字叫起来像是一个特定地方,实则里面包罗万象。

    汉宫k秀与锦江城河洛庄园齐名,后两者是一个巨大区域。而汉宫k秀不一样,他的占地面积很小,就是两栋楼,不同的是楼层极高,在新城的建筑内足以排在最前列。

    这两栋楼有特色,双子星大厦。中间相连的是三座桥梁,分别在低中高层架设,可自由从左及右。论建筑规模自然是甩锦江城与河洛庄园几条街,这是汉宫k秀的特色。

    三个地方不分伯仲,各有风格特色。

    汉宫门口已经站着一堆人在等候,苏华容一下车人群中前头那位就不满了:“苏华容,干什么去了,这么久都没过来。”

    苏华容不满道:“又没过约定时间,江浩广,你着什么急。”

    “车里还有人?”江浩广侧目往里看。

    “来前说了,带个朋友。”苏华容道。

    后面的人看形势不对忙道:“没事没事,都来了,时间也差不多,我们上去吧。”

    车上凌飞和任嫣然下车,任嫣然黛眉颦蹙,强忍疼痛。还以为在车上休息会儿能好些,没想到更痛了,可能是下山走了太久,脚伤越发严重。

    “咦?”

    任嫣然下车苏华容的那些朋友纷纷看过来,像任嫣然这么漂亮且有气质的相当少见。

    “这位美女是?”

    “华容,不介绍一下吗?”

    “还以为你要带个大老爷们,竟然是这么漂亮的美女。”

    这群人里也有几个女生,听到他们的话不由得皱眉。当着她们的面说另一个女人好看,能不气么。

    “哈哈。”苏华容朗声笑道,“她叫任嫣然,新大的学生,她的名字你们听说过吗?”

    “谁啊?”

    “不知道。”

    “嗯?任嫣然!”有不知道,也有知道的,“听说是位大美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呵呵,男人啊,果然尽是些好色之徒,看人家漂亮就变成这样。”有女人不满开口道。

    江浩广亦是眼中惊艳,笑着道:“好了好了,我们先上去。”

    凌飞在旁边无人问津,他也不在意,跟着上去。他今天的过来只是为了保护任嫣然而已,其他事情并无所谓。

    凌飞的目光在江浩广的神色多停留片刻,很快又收回视线。这个人让他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说不上来,就是不舒服。

    这个团体隐隐以江浩广与苏华容为首,不过明显是江浩广更有领导气质一些。苏华容说话带着一股若有如无的优越感,在这团体内他的家庭应该是拔尖的,可这种优越感谁会喜欢?即便以他为首,这群体看起来也没有特别倾向他。

    汉宫k秀的包间需要提前订,这群小少爷小姐们定了个包间,地址在双子大厦中层。汉宫的的楼层高度决定包间豪华程度,据说顶层只有一间,总统套间,里面要什么有什么。

    拿上房卡一行人来到包间,包间内部隔多个小房间,有棋牌室、ktv房、影音室、餐厅,一应俱全。这种包间,一个晚上没个几万块下不来,还不算酒水饭菜。中层都这样,高层的vip房,顶层的总统套间更不用提。

    菜单都是提前订好,众人落座没一会儿服务员就将饭菜送了上来。

    满桌的美食,凌飞也有点饿了,直接动筷就吃,其他人推杯换盏喝了起来。任嫣然就坐在凌飞旁边,手很想去揉揉疼痛不已的脚踝,可饭桌之上这种无礼的行为怎么能做。

    本来今天过来就是想让凌飞吃醋,结果任嫣然疼得都忘了这一茬。当然,也有苏华容这个人的原因,他那副姿态让人不舒服,让任嫣然和他表现得亲密一些让凌飞生气,她做不到。

    江浩广喝了一些后目光扫过任嫣然,笑着举杯:“任嫣然对吗?我就不客气点叫你嫣然了,今天很荣幸认识你,我敬你一杯。”

    任嫣然端着杯子有些犹豫,她是不喝酒的,从小到大滴酒不沾。

    “任小姐,该不会不给面子吧?”江浩广旁边那位男的不满道。

    “诶,刘岩,胡说什么。”江浩广瞪了眼旁边的男的,对任嫣然笑道,“没事,你自己看,不能喝就算了,没什么。”

    “我……”让江浩广这么一说,任嫣然反而不好意思不喝了。

    “给我吧。”凌飞站了起来,接过任嫣然端着犹豫再三的酒杯,仰头灌了下去。

    江浩广眼睛一眯,哈哈一笑:“爽快,不过,替人挡酒喝一杯可不够。三杯!”

    “是啊,哪有替人挡酒喝一杯的,三杯!”刘岩听到江浩广的话配合着道。

    凌飞饶有兴趣看着两人,他们一唱一和想要让任嫣然喝酒,心里那点小心思不言而喻。不过,喝酒,凌飞会怕么?

    “凌飞,我还是喝一杯吧。”任嫣然忙道,三杯未免太多了,这可是白的。

    凌飞淡笑:“你喝不了,三杯就三杯。”说着自斟自饮,又喝了两杯。

    “诶,不够!第一杯是你自己喝的,后面三杯才算。”刘岩又道。

    凌飞笑意深深,倒了一杯仰头就喝。

    “好!”旁边的这群人纷纷鼓掌,一口气四杯白酒,还面不改色!虽然杯子不大,可也不是一般人能行的。

    刘岩江浩广的笑容更深,坐了下来。

    “凌飞,没事吧?”任嫣然关切问道,四杯白酒啊!度数还不低,能吃得消吗?

    “没事。”凌飞淡笑。

    苏华容一脸愤懑,为什么又是这小子,是他带任嫣然过来的,为什么显得他是任嫣然的骑士一样。他刚刚也想挡酒的,可是……这么喝他可不成,他的酒量没那么好。

    苏华容心中暗哼,竟然你能喝,看我不灌死你!

    “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自我介绍一下吧。”苏华容端着酒站起来。

    “凌飞。”

    “凌飞是吧,来,我也敬你一杯,初次见面不会不给面子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