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刚在沙发坐一会儿就有人按门铃。

    开门一看是任嫣然,他淡淡一笑:“怎么,有事?”

    “是啊,有事。”任嫣然点点头,“今晚有人请我吃饭。”

    “请你吃饭和我又没关系。”凌飞走回沙发。

    “可是不安全啊!”任嫣然嘟囔道,“你也知道,我这么漂亮,谁知道他们请我吃饭是不是不安好心。我们算朋友吧,你是不是得和我一起去,保证一下我的安全。”

    俏皮自恋的话在任嫣然口中说出丝毫不觉得她自恋,反而有些许可爱的感觉。凌飞也是为之一笑,他想了想道:“今晚是吗?今晚倒是没什么事,好。”

    凌飞这么爽快答应倒是让任嫣然有些意外,她还以为凌飞要百般拒绝呢,她都已经想好一百种说辞来说服凌飞。

    “那可就说定了,傍晚的时候我过来找你。”任嫣然甜笑道。

    “嗯。”

    约定好任嫣然高兴得一蹦一跳回家,客厅里看电视的任嫣然妈妈不由得讶异:“然然,什么事这么高兴?”

    任嫣然嘴角扬起:“秘密。”

    “你这孩子。”任妈妈失笑。

    任嫣然回到房间有点激动,幻想着今晚的事情嘴角止不住地往上扬。平时邀请她共进午餐晚餐去玩的多了去了,随便挑一个不成问题,目的的主人公自然是凌飞……

    凌飞的答应让任嫣然心安下,躺床上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着。时差没倒本就有些疲惫,没一会儿便陷入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手机震动,她醒了过来。

    “啊!五点了,得赶紧起床。”任嫣然急忙坐起。

    急急忙忙穿衣略施淡妆,任嫣然边跑下楼边给凌飞发消息:“我过来了,你没走吧?”

    “哎呀!”任嫣然楼梯到楼底她脚一扭,摔在地上。

    “然然,你干嘛这么着急。”任嫣然妈妈还在客厅看电视,看到任嫣然摔倒急忙跑过来。

    任嫣然脚上疼痛,还是挤出笑容道;“同学要聚会,有点着急。”

    “真是的,成天毛毛躁躁的,脚上没事吧?”任嫣然妈妈嗔怪。

    “没事没事。”任嫣然站起来还蹦了蹦,“你看,没事吧?”实际上任嫣然脚下疼痛不已,她有些想龇牙,可不是看上去这么轻松,疼着呢。可是好不容易约到凌飞,怎么能不去,疼就疼吧。

    任嫣然妈妈松了口气:“去吧,早点回来。”

    “嗯嗯。”任嫣然笑眯眯小跑出去,脚上一抽一抽地,可为了在妈妈面前表现没事让她安心,她忍着痛这么做。

    出了门任嫣然急忙蹲下,苦着脸揉着自己的左脚踝,好疼的……估计扭伤了。可是,好不容易才约到凌飞,不能放弃!

    “你怎么了?”

    “啊?”任嫣然一抬头,看到眼前是凌飞忙站起来,巧笑嫣然道,“没事啊,绑鞋带。”

    凌飞颔首:“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嗯嗯。”任嫣然忍着痛走过来,万一要说自己脚疼凌飞说一句下次可怎么办,忍着!

    枯黄落叶堆积的小道,一对俊俏璧人漫步其上,枯叶碎裂莎莎作响。明眸善睐的女孩长长睫毛下那灵动的眸子时不时往旁边瞧,看到身旁的人她直觉得脚上的疼痛都好了许多。

    “就走着去?”凌飞问道。

    “啊?”任嫣然回过神来,“也不是,我们到山脚下有人接。”说完任嫣然一阵头疼,得到山脚下啊,和凌飞漫步倒是没什么,可这脚……受不了啊。和凌飞散步固然开心,可脚不开心呐!

    “嗯。”

    为了转移注意力,任嫣然走了一会儿道:“你的医术好像很厉害诶,以前看你在学校救人还以为只是会一点抢救措施。”

    “还好。”凌飞淡笑颔首。

    “你们那个比赛完了吗?”任嫣然问道,“节目都播出两三期了,录制应该差不多了吧。”

    “还早。”凌飞回答很简要。

    “……”任嫣然,“你考试考得怎么样?”

    “还好。”

    “……”任嫣然,“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行。”

    “……”

    任嫣然体验了一把平时那些不会撩妹的汉子和她聊天时的感觉,她发现,原来自己和那些自己认为是木头的男人是一样的。或许,碰到真心喜欢的人都是这样吧。

    尬聊一路,任嫣然不仅脚疼,脑壳还疼。这个家伙,为什么就不给一点回应啊!

    到了山脚下,任嫣然不说话了,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心不能太廉价,人家都不怎么搭理,再和他说话太没面子了!

    “既然知道去不安全,为什么还要去?”凌飞突然问道。

    本准备不和凌飞尬聊的任嫣然一听到凌飞的话立即答道:“是认识的朋友,不答应不好。”说完她噘了噘嘴,怎么回事,这么没底线的吗?应该要高冷点的!

    “什么同学?”凌飞又问道。

    轻咳一声任嫣然摆出微微高冷的样子:“不知道,普通朋友。”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只是临时同意的约。这个约不是单独两人,而是挺多人,那个男的也知道两个人太尴尬任嫣然不可能会同意,所以叫了一帮人。他想得没错,如果只有两个人任嫣然不可能同意……

    “不知道?”凌飞笑了,“你的胆子真够大。”

    “这不是有你嘛。”任嫣然好不容易高冷起来,看到凌飞的笑又没绷住。

    凌飞微微一笑:“你不怕我也和他们一样。”

    “不怕啊。”任嫣然眯起月牙笑眼。

    凌飞神色悠悠:“别太相信我,我不是一个好人。”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前世更不用说,在现代人眼里无疑是无恶不作之徒。

    任嫣然调皮眨眼:“是是是,大坏蛋先生。”

    凌飞摇摇头,没多说什么。

    两人时不时聊两句,没过多久一辆车停在凌飞和任嫣然面前。车窗落下,一个年轻男人露头,他满面笑容,可在看到凌飞时笑容一僵,眉头皱起。

    “嫣然,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年轻人道。

    “没事,就站了一会儿。”和凌飞在一起,任嫣然其实不介意多等一会儿……

    年轻人瞥了眼凌飞:“嫣然,这位朋友是?”

    “我同学。”任嫣然笑道,“我们学校他很出名呢。”

    “哦,是吗。”年轻人是别的学校学生,并不认识凌飞。

    “我多带个朋友你不介意吧?”任嫣然道。

    “当然不介意,朋友多才好玩。”年轻人笑道,心里mmp当然不能说出来,“上车吧。”

    年轻人还以为任嫣然能坐副驾驶座,没想到她和凌飞钻进后座,这让他心中烦躁。

    年轻人由后视镜中打量凌飞,笑着问道:“朋友,不开车送嫣然吗?让女孩子走那么多路可不好。”

    “没车。”凌飞望着窗外淡淡道。

    “这可不行啊,男人没辆车怎么行,出行多不方便。有女朋友的话难道还让她挤公交车不成?”年轻人笑着道。

    “对了,嫣然家在云顶山上,刚刚你该不会让人这么远走下来吧?”年轻人急忙问道。

    凌飞瞥了眼男人,淡淡道:“是,怎么了?”

    “喂喂喂,你还有脸说啊。要是你没车多等我一会儿也好,等我开车上去多好。这么远的路,你还让嫣然走下来,真是的。”年轻人语气带着不忿,可凌飞听得很明白,这是炫富呢。

    任嫣然黛眉一蹙,这家伙,说话或明或暗想表达什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