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竟然同意了,这两壮汉相视一笑。

    两个壮汉把凌飞拉走了,在旁边一个没人的病房内。摄像老师被挡在外头,进也进不去。这把摄像老师给急的,他可不知道凌飞有什么样的身手,光靠那天比赛把评委摔出来看不出来个大概。而眼前这两个彪形大汉,凌飞还不得吃大亏。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架起摄像机对准门口,拍下门打开后的场面,如果凌飞让打了,这就是证据!

    房间内。

    两位壮汉将凌飞夹在里面,没人在旁,两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完全不需要伪装了。

    “小子,你医术不错啊。”左边那位不客气道,故意挺起健硕的胸膛,像是示威。

    右边那位笑眯眯道:“但是,医治别人之前啊,最好调查一些情况,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怎么死?”凌飞一把推开两人,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下,淡淡然看着两人。

    “怎么死?”左边那位冷笑一声,“方法多了去,只有你想象不到的死法,没有没有的死法。”

    右边那位缓步走了过来:“年轻人,我知道你年轻,年少气盛,可是也正是年轻世面没见过多少。有些人啊,是你一辈子都攀不上的,他们跺跺脚华夏都会颤两颤。”

    “你想说明什么?”凌飞很平静。

    “小子,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说到这份上还不懂?非要让我用拳头把你脑门敲开你才明白?嗯?”左边那位明显更暴力,随时都想要动武。

    右边那位又将他拦下,拍拍凌飞的肩膀:“年轻人,我是好言相劝。如果你还听不懂,我就说得明白点。江北泷是上面的人盯上的,这个人随便动动手指都能要了你的命,你如果想要忤逆她,你这辈子就算完了。”

    “他是什么人?”凌飞问道。

    “问这么多干什么,说了你也不知道,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世面都没见过知道个什么。”左边那位不耐烦道,“你只要知道离江北泷远远地就是了,否则……”

    凌飞抬眼,微微笑道:“否则怎样?”

    “否则老子活撕了你!”左边那位瞪大了眼睛。

    右边那位看了凌飞片刻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不以为然,年轻人,你听没听过燕京凌家?”

    听没听过?这两人的话在凌飞听来就是个笑话,他就是凌家之人……

    右边那位深深看了眼凌飞:“年轻人,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说完右边那位拉着左边那个走了出去。

    门打开两人就对上扛着摄像机的摄像老师,这把左边那位吓了一跳,怒吼一声:“你特么没听见我说话?找死!”扬起砂锅大的拳头对着摄像老师砸过去。

    凌飞手腕一抖,一根银针射了出去。

    摄像老师还以为自己要被一巴掌扇个半死,可下一刻左边那个壮汉医生惨叫一声。只见一根银针穿过他掌心,将他的手钉在木质门框上,血液渗出。

    右边那位瞪大了眼睛,震惊地转过头看向凌飞。这个角度能够将左边那位壮汉医生的手钉在墙上的只有坐在房间侧方一点的凌飞,他……是什么人!银针穿透手掌,这需要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做到啊!

    左边那位也显然是想到这点,疼痛得狰狞着脸望向凌飞。狰狞的脸庞有几分说不出的羞愧,方才他竟然还以武力威胁凌飞,真是可笑,眼前这个人是个十足的变态啊!

    凌飞缓缓起身,朝着门口走过去。门外的摄像老师因为吓得后退把摄像机都摔地上,此刻满脸惊愕,银针把手钉在门上,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方才骄傲、高高在上的两人看到凌飞过来屁都不敢放一个,在凌飞走到身旁时左边的壮汉医生咽了咽口水,喉间干涩。如此恐怖的人,自己竟然用武力来威胁他,简直在找死。

    凌飞看也没看这两人,对他而言只是虾米而已。

    “同样的药再熬一碗送进去给他。”凌飞背对两人淡淡道,“如若不然,下次不会这么便宜你。”

    说完凌飞直接往江北泷的病房走去,看也不看身后的两人。摄像老师看了眼神色难看的两人朝凌飞追上去。

    “怎么办?”左边那位咬着牙拔下银针。

    “送啊,还能怎么办。”右边那位皱眉。

    “可是,江北泷是凌家要的人,方先生吩咐了,不能让他医治江北泷。我们这样……”

    “那不然能怎么样?”右边那位反问,“看他那样很有可能动手。”

    “他难道还敢杀了我们不成?”左边那位低声道。

    “算了,就今天送一次,以后他再来我们就避着点吧。”右边那位无奈道。

    凌飞回到江北泷病房,将他背后银针拔下。

    “怎么样?”江北泷问道。

    “小麻烦。”

    “小麻烦处理不好也可能致命。”江北泷道。

    凌飞淡笑:“这件事用不着你来管,你好好考虑怎样帮研一度过难关更要紧。”

    “方法你不就在用着吗?”江北泷笑了。

    “妙手仁心?”

    “确实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江北泷颔首,“办法倒是有,可这天时地利人和为你贴身而设的办法干嘛不用。提升名气,提高影响力,解决矛盾根源,再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办法。我出去要做的是考虑如何发展壮大研一,而这我心中早有想法。”

    门外的摄像老师在修理好自己摔在地上的摄像机后走了进来,其实就是零件散开,没什么大问题。一进来就看到凌飞在拔针,急忙开始拍摄。

    凌飞扫了他一眼道:“江先生,保持心态平和,有我的医治几天内便可将病情控制住。然后按照我的药每天服用,可保证不犯病,到时候出院也没问题。”

    “真的吗?”江北泷惊喜道。

    “自然,最多三天,就能将你的情况基本稳定下来,想要出院也没问题。”

    摄像老师讶异道:“我还以为这个病是最麻烦的。”

    “最麻烦不假,只不过是治疗周期长,控制下来没想象中那么困难,几天即可,而后配合我开的药,不需要住医院也没事。”凌飞道,这段肯定会被播出,他谨慎回答,“当然,换做是其他医生我就不能保证他们控制病情的时间了,可能十天半个月,可能更长。”

    凌飞后半句显得很自信,配合他自信的神色摄像老师坚信这一段也会剪进预告片。作为超人气选手,且医术惊人,适当的骄傲不当不会引得他人反感还会让人好感大增。

    然后凌飞结束今天的治疗离开医院,可拍摄还没结束,需要到一个黑棚里录制关于治疗的想法看法等等。由导演组提问,他来回答。

    录制完这个,凌飞才离开医院。

    凌飞离去,远处一位魅惑众生的女人倚在门扉静静看着他,直到他离开她才离开。正是那洛倾城……

    洛倾城低头沉思,心中反复纠结,良久还是摇摇头,再等等看。

    凌飞叫了辆车往云顶山回去,因为这会儿才中午,唐娉婉还没回来所以凌飞回了自己家。

    凌飞一回家有人开心了,正是旅游回来的任嫣然!她连时差都没倒,或者说因为她太激动睡不着,趴在阳台上就等着凌飞回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凌飞真的回来!

    任嫣然嘴角牵起:“终于回来了!哼哼,人家倒要看看你吃不吃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