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天啸今天去了现任新城市长纪志国的家,为的自然是研一集团的事。研一集团的老板是凌飞这件事稍微有心都能查到,凌飞在新城得罪的人可不少,尤其是有一部分仰仗陈景山鼻息的人,这些大部分是体制内的人,他们对研一动手很是麻烦。

    所以展天啸过来找纪志国帮忙,纪志国父亲与展老交好,两家关系很不错,不然展天啸不至于在新城如此顺风顺水。最近几天研一面临这方面的问题很严重,靠自己没法摆脱,展天啸便过来找纪志国,都不说需要让那些人帮助研一,只要不要蓄意找麻烦即可。

    “志国,有段日子没见了。”展天啸笑道。

    纪志国斜眼:“你还知道过来,我家老头子成天念着你和小鹏,也不知道带他过来看看。”

    “哈哈,明天,明天我就让鹏儿过来陪陪老爷子。”展天啸笑道。

    两人寒暄一会儿纪志国似笑非笑道:“你今天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展天啸坦然一笑:“怎么,这么多年兄弟帮个忙还不行?”

    纪志国笑道:“如果是你没问题,如果是其他人,可就不一定了……”纪志国意有所指。

    展天啸沉吟:“你猜到我要来的目的了。”

    “研一医药集团对吗?”纪志国给展天啸倒了杯茶。

    展天啸没说话。

    “你知道的,我这个位置如履薄冰。一个赵毅羽一个陈景山,举步维艰。”纪志国说这话已经很明显,“研一的董事长是凌飞,这个年轻人把陈景山得罪死了。”

    展天啸心中一叹,来之前他就想到这点,但目前来说没有其他办法,公司里的事他能稳住,言正霆等人的手段他也有方法解决,但上面有人使绊子他很难抵挡。所以需要纪志国的帮忙,听闻此言,他知道机会不大了。两人都是聪明人,话说到这份上足矣。

    “算了不提这个,我另作他想。”展天啸也明白纪志国的局面,如今陈景山还要高升,纪志国的局面更加不堪,这种微秒时刻确实需要更多考虑自己。

    两人是多年至交,如果展天啸有忙需要纪志国帮,他定义不容辞。可这研一不是展天啸的公司,他实在不愿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帮忙。

    “最近老爷子身体怎么样?”展天啸问道。

    提到这个纪志国面露愁容:“年老多病,到了这个年岁免不了各种疾病缠身。老爷子前段时间还好,这段时间lǎo máo病又复发,一到晚上就睡不着,头疼欲裂。”

    展天啸听闻此言悠悠道:“不找个医生看看?”

    “哪个医院没去过。”纪志国摇摇头,“新城有名的医院都去了,对老爷子的顽疾一点办法没有。”

    “没想着试试中医?”

    “中医倒是有想过,我有心上燕京找那位名满燕京的女国手秦妙心,奈何找她治病的人太多,根本排不到我。至于新城,我没抱希望,这里太多沽名钓誉之徒,万一要是弄巧成拙让老爷子病情加重,宁愿不找。”纪志国叹道。

    “我这里倒是认识一个中医,医术超凡,恐怕比起那位女国手也相差无几。”展天啸笑了笑。

    “谁?”看着展天啸贼兮兮的笑纪志国心中冒出不妙之感。

    “凌飞。”

    “嗯!”纪志国错愕,良久苦笑,“你这家伙,都盘算好了过来的吧。”

    “不过说实话,他医术确实超群,我家老爷子就是他治好的。”展天啸肃容,认真道。

    “真的?”

    “你老父亲就是我父亲,我能害他不成?”展天啸瞪眼。

    纪志国沉吟点头:“好,如果他能救我父亲,他的忙我帮定了。”凌飞若能为父亲治病,为他得罪陈景山又如何?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一点不假。孝道为先的展天啸所结交挚友和他有同样的品质,同样孝顺。

    ……

    想要合理的表明几天内能治好需要有强烈的对比反差,不然三天时间谁能证明一定治好,后面再犯怎么办?所以,如果前后的对比很明显,比如现在很疯狂,一整天都很疯狂,凌飞来一会儿就能稳住病情,甚至让病情有所好转,三天治好是不是就不显得怪异?

    故而江北泷在凌飞过来就装作疯狂,凌飞也会意配合。这样的铺垫很有必要,为之后做准备。

    “这几天你得多演戏。”凌飞道。

    “昨天就已经开始。”江北泷自然不笨。

    聊了几句两人聊到研一里的问题,江北泷的情报工作不弱,可研一具体内部的事情不可能尽知,凌飞作为公司老板,自然是什么都清楚,告诉一些江北泷想要了解的,知无不言。

    虽说江北泷也有欺骗凌飞只是借住他的力量让自己逃出这里的可能,但凌飞不在意。欺骗,是要付出代价的,相信如此深入了解他的江北泷能懂得这是多么不智的想法。

    聊了一会儿凌飞猜测摄像老师应该快进来,便对江北泷道:“这几天你也得小心点。”

    “放心,这几年都熬过来,还差这几天。”

    “偏偏就是这几天。”凌飞悠悠道。

    江北泷沉吟片刻颔首。

    果然没一会儿摄像老师回来了,不过没进来,而是在外头传来阵阵喧闹声,好像是在吵架。

    “趴着别动。”凌飞道,江北泷背后的银针还没拔出。

    打开门,摄像老师哎哟一声被推倒在地。凌飞眉头一皱,看着两位壮汉医生。

    “你们干什么!”凌飞淡淡道。

    摄像老师忙叫起来:“凌先生,他们两个把端来的药打翻了,我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就让他们开个门。”

    “哼!”左边那位壮汉医生哼了一声,“什么莫名其妙的药都拿进来给病人喝,万一出事谁承担?是你还是我们医院?”

    “病人正在接受我们医院的治疗,不明不白的东西不能送进来,希望理解。”这位说得很尊敬,语气一点不客气。

    凌飞道:“治疗江先生是你们医院和江先生与节目组商量共同决定,就算出事也是我承担责任和你们没关系。”

    左边那位冷笑:“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万一出了事你人跑了找谁去?还不是怪到我们头上。”

    凌飞饶有兴趣扫视这两人,看来想要救江北泷出去确实没那么简单。

    “这么说,你们绝对不让治疗?”凌飞反问。

    “治疗没有不允许,只是你们那种药不能带进来。”右边那位道。

    “神经病,中医治疗没有中药怎么治?既然同意治疗为什么中药不能喝?这样怎么治疗!”摄像老师脑道,这时候他已经架起摄像机,他要把西医的丑态拍下来!这就是世俗所不能理解的中医,所以中医式微!

    看到摄像机两人皱眉,左边那位不客气道:“放下摄像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的无理取闹我认为有必要让大众知道。”摄像老师被打,脾气上来,和他硬刚。

    左边的壮汉医生眯了眯眼,神色不善:“既然你找死,可怪不得我!”说着踏步上前扬起巨大的手掌朝着摄像老师的脸扇去。

    摄像老师扛着摄像机退之不及就要被打中,突然身后传来一股巨力将他往后拽,他瞬间后退,躲过壮汉医生的一巴掌。

    “找死,还敢躲!”左边这位更加恼怒,怒喝一声又要动手。

    “等一下。”右边的壮汉医生开口拉住左边那位,看了凌飞数眼道,“朋友,我们换个地方聊聊怎么样?”

    凌飞上下扫视几眼,淡淡:“可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