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飞再次前往医院,他准备先将黄小曼的病治好。她的病看似严重实则最轻,容易医治。

    一来到医院摄像老师就扛着摄像机跟上来,两人前往黄小曼病房。

    凌飞推门进去,黄小曼和昨天一样躺在病床上,不过房间里却多了两个中年人,看样子应该是她的父母。

    “凌医生,您来啦。”黄小曼和父母聊着天,一看到凌飞急忙道。

    “他就是你说的凌医生吗?”黄小曼父亲看到凌飞怔了怔,未免太年轻,这中医可靠吗?

    黄小曼母亲却不是这样,上前来带着哭腔:“医生,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她才二十出头,如果脸毁了这辈子就毁了。”

    凌飞颔首:“放心,只要你们女儿配合,这病很简单。”

    黄小曼黛眉一动,他知道凌飞的意思,就是要配合他他告诉他是谁指使……

    “真的吗?”黄小曼母亲欣喜。

    “如果你能很治好我女儿,让我出多少钱都行。”黄小曼父亲连道。

    凌飞淡淡道:“如果我要收钱,你们倾家荡产都付不起。”

    病房内空气一凝,黄小曼父母神色大变。

    “不过,我不收钱。”凌飞话风一转。

    黄小曼父母听到这话才松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老是喜欢唬人。

    凌飞不会收钱,他要的是黄小曼的消息,老婆大人给了吩咐,当然得好好帮忙咯。

    “我上次给你的药方,买药了吗?”凌飞问道。

    “买了。”黄小曼道。

    “我给你的药你将之熬成糊状,在今天我为你施救完毕后涂上,三天后便可痊愈。在此期间,你不要再吃西药,也不要让他们给你打针挂瓶,若是因此再犯病,我不会管你。”凌飞将所有的东西都说清楚。

    黄小曼连点头:“我明白。”

    “三天?三天就能好吗?”黄小曼母亲紧忙道。

    “绰绰有余。”

    凌飞说着拿出银针,置于桌面,口中淡淡道:“把衣服脱了,坐起来。”

    “啊?”黄小曼一愣。

    “先生,你什么意思?”黄小曼父亲皱眉。

    凌飞扫了眼他们:“放心,我女朋友比她漂亮一百倍,没心思占她便宜。”

    “……”黄小曼脸色一僵,他父母也面色不好看。

    摄像老师苦笑,这种镜头也不知道会不会剪掉,凌飞的性格也太直了点。

    “不脱衣也行,治不治得好我是无所谓。”凌飞淡淡道。

    “……”黄小曼。

    凌飞都这么说了,黄小曼父母还能说什么,只得同意。

    凌飞对黄小曼的身体确实没什么兴趣,再好看的身体在他眼里都一样。

    而后黄小曼父亲和摄像老师都离开病房,他们不适合留在里面。至于拍摄只能停下,这一幕怎能拍摄。男病人还好,女人决计不可。

    脸上难看,黄小曼身上的皮肤倒是不错,洁白细腻,可和凌飞惊鸿一瞥看到唐娉婉的比起,差远了……凌飞觉得自家女朋友的皮肤都在发光呢。

    凌飞在施针,黄小曼母亲紧盯不放,片刻便惊叹不已。她没见过针灸,看到一根根银针插入黄小曼背后时心中紧张不已,生怕女儿出事,可一点血都没溅出来。仅仅这样一幕就够让她惊讶,针扎是怎么做到不出血的?

    不只是后背,前面凌飞也没放过,尽管黄小曼上身chi luo,他也没有半分异样。

    黄小曼无比害羞,身体都在发抖,却只能原地不动。

    扎完之后有留针时间,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凌飞才拔出银针。

    “好了,穿上衣服。”凌飞道。

    “这就好了?”黄小曼忙问道,“我没什么感觉。”

    “这只是疏通你体内郁结的经络,加上药物配合,方可治愈。”凌飞简单介绍,“还有,忘记说一件事,方才给你说的药除了熬成糊状,你另需熬制一碗药,于夜间服用。”

    “熬制糊状的方法单方中有,熬一碗药也简单,五大碗水熬成一碗即可。”

    凌飞边说边收起银针。

    “谢谢先生。”黄小曼母亲道。

    “按照我说的方法,三天后自可痊愈。到时我会过来……”凌飞特意看了眼黄小曼,她会意点头,她会告诉凌飞想要的。

    言罢凌飞出门,前往下个地点,马先生所在之处。

    马先生的病不易治,渡劫手不可轻用,对凌飞负荷太大。只能退而求其次用明心手,配合针灸,再服药试试看。

    马先生的房间就没那么多事,进来就开始医治,他先用明心手点开周身大穴,用银针疏通经络,再让他服用早前开好的药。马先生比较心急,药都已经让人熬好带来放在一旁,凌飞替他医治完后直接喝下。

    “就这样可以了吗先生?”马先生问道。

    凌飞颔首:“你的病情较为严重,想要一时半会儿看出效果恐怕不易。”若是用渡劫手或许会不一样一些,可那负荷实在太大。

    “七天内能治好吗?”马先生期待地看着凌飞。

    “你说呢?”凌飞看着他。

    “……呃,呵呵。”马先生尴尬一笑,“也是,哪有那么容易治好。”

    是啊,哪有那么容易治好,所以这也是凌飞最麻烦的点。因为一时半会儿治不好,而比赛七天就结束,对凌飞而言很吃亏。但也没办法,毕竟是癌症,轻易治好是不可能的。

    最快的方法就是用渡劫手,加上药物治疗,才有可能用一月时间治好。但是,这需要频繁使用渡劫手,凌飞不可能吃得消,上回救安若曦就能看出。一个月都这么治疗,恐怕凌飞自己也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凌飞采用今天的方式,明心手加阴阳针法加药物治疗。虽然不是渡劫手,可阴阳针法也不赖,配合明心手,倒也不至于说差渡劫手太远。

    离开马先生这里,凌飞前往江北泷所在的精神病院。

    江北泷的话,需要一两天的铺垫,第三天让他配合自己而后离开。不过,江北泷本身也确实有病,上次他发病时的症状证明他病得还不轻,救他离开之后还需要考虑他的病情。

    来到江北泷病房前,凌飞又看到这两位壮汉,他瞥了两人几眼走进病房。

    两个壮汉医生对视一眼相互颔首,似是做了什么决定。

    江北泷和上次一样坐在窗台,望着外头,没有发病的他很安静。

    摄像老师这回可不打算出去,上回凌飞就把他轰出去,这回怎么地都不能行。凌飞是超人气选手,他的拍摄分量一定要足,剪辑时才能多用。一般剪辑时会把很多都删去,凌飞的影像难道所有都能用?这是不可能的,所以需要更多的拍摄量。

    凌飞扫了眼摄像机,走到江北泷身旁:“江先生,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滚,滚出去!”江北泷突然怒吼,“你是谁?你在干什么?快给我滚出去。”

    摄像老师紧盯江北泷和凌飞,镜头对准,一秒都不错过。

    江北泷在疯狂的怒骂咆哮,紧接着摔东西,疯狂无比。闹了好一阵,凌飞一直在安抚。但是效果根本没多少,江北泷依旧疯狂。

    闹了整整十来分钟,凌飞实在安抚不下,反手一个手刀敲在江北泷背上,他昏昏沉沉软倒。

    凌飞舒了口气将江北泷搬上床,解开病服开始施针。施针之后等待留针时间,凌飞对摄像老师道:“你去问问,我上回开的药有没有熬,没熬催一下,很重要。”

    摄像老师点头出去帮忙,这回他算是“从头到尾”都拍摄了,等待时间没什么好拍。

    咔哒一声门关上,摄像老师离开。

    凌飞扫了眼床上:“演技不错。”

    “彼此彼此。”江北泷睁开眼。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