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是凌飞!

    即便是唐娉婉和乔非开口也没让凌飞有任何动摇,淡淡道:“好,既然你们都这样替他求情,我不杀他,只要他一只腿,下半生在轮椅上度过就行。”

    周围一静,柳泰然气极反笑:“阁下,我尊称你一声阁下是给你面子,希望你别给脸不要脸。大事化小这就算过了,如果你非要惹得无法收场,那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陈瑾浩慢慢缓过劲,疯狂的眼神在闪烁:“柳叔叔,感谢你,瑾浩再求你一件事。”

    柳泰然一顿:“何事。”

    “现在就开qiāng,把我和他都杀了!还能带上他的女人兄弟陪葬,我赚了!开qiāng!”陈瑾浩冷笑连连。

    众人皆是错愕不已,陈瑾浩的疯狂言论令人吃惊。

    “开qiāng,不必犹豫!这里都是摄像头,我父亲会理解的,开qiāng杀了我们两个,赶快!”陈瑾浩喝道。

    “疯子,真是疯子。”周围议论开。

    “陈瑾浩自从毁容后已经疯了。”

    “真的不正常了。”

    陈瑾浩吼完看向凌飞,狰狞的面容在嗤笑:“你是很厉害,我承认,可如果我抱着你同归于尽你也别想活!一个什么都没有小白脸,能让我陪你去死,是你几百年修来的福分!”

    “不好意思,我没这个福分,所以……还是你自己去死吧。”凌飞冷漠道。

    “嘿。”陈瑾浩森然而笑,“有种你就来,今天我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我死了带走三个人的命,是我赚了。”

    柳泰然皱着眉头,开qiāng吗?不可能,唐娉婉、陈瑾浩,这两人要是都死在qiāng下,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没好日子过。但是,不开qiāng能怎么办?这里没有神qiāng手,准确击杀凌飞是不可能的事,只有一起开qiāng乱qiāng打死。但这里这么多人,除非逼到绝境,否则怎敢开qiāng。

    任由陈瑾浩疯狂,凌飞缓缓朝他走过去。

    “凌飞,你干什么?”乔非错问道。

    凌飞淡淡道:“我说了,要他一条腿。”凌飞也明白,想要杀陈瑾浩已然不现实,逼急柳泰然他肯定会开qiāng,他不怕可唐娉婉和乔非两人都在,他无法护得他们周全。但不杀陈瑾浩他怒气难消,这条腿,他废定了!

    陈瑾浩望着凌飞走过来,疯狂的眼神更甚:“来吧,动手吧,杀了我我拉你垫背!”

    “放心,我不杀你。”凌飞淡淡道,“我说了要你一条腿,就要你一条腿,多的一样都不会要。”

    “有种你就……嗯哼!”

    陈瑾浩话音未落,只见凌飞擒住他脖颈反手摔在地上,腿高高抬起,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狠狠劈下,恍若巨斧斩落。

    咔擦——

    凌飞一脚跺在陈瑾浩腿上,发出咔擦之声。凌飞没停脚,用劲一拧!

    “啊啊啊!”陈瑾浩痛叫。

    言正霆四人眼皮直抽搐,凌飞竟然真的这么做了。言正霆以为自己很了解凌飞的性格,可凌飞的疯狂还是远超他的想象,他难道真的什么都不在意吗?陈景山也不在乎?原以为凌飞应该只是要面子恐吓一下,这般局面下竟然也敢废了陈瑾浩!

    凌飞没停脚,再次高抬腿跺下,骨头很硬,他四层归一决也没法一脚跺碎。再来这一脚,够了!

    “啊啊啊啊!”陈瑾浩嘶吼,剧烈的疼痛令他眼中血丝密布,怒吼着昏迷了过去。

    全场寂静,这里汇集着新城小半的上层社会人士,他们算是真真正正认识了这个名为凌飞的青年,一个无法无天来历神秘的年轻人。

    今天开始,凌飞之名将会响彻整个新城上流社会。上次在奥斯丁酒店对付陈家父子本就让凌飞名声大噪,今晚必将彻底打开名头。

    整场寂静,柳泰然神色异常难看,他就在场,凌飞竟然还敢这么动手,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愤怒虽愤怒,但柳泰然又不知道该如何出手。抓凌飞,打不过;开qiāng射杀,现在没有这种条件,陈瑾浩没死,并且如果开qiāng波及周围的人得不偿失;报警?这个选项没考虑过,锦江城的安保强度绝对比报警靠谱多了。并且,这里的都不是一般人,报警起到的效果很小。

    乔非对着地上呸了一声,陈瑾浩蓄意搞他,差点也把他整残,陈瑾浩这样他只感到解恨。

    唐娉婉有些怜悯陈瑾浩,可想想又摇头,怪得了谁呢?

    赵轻云深深皱眉,望着凌飞眸中厌恶,虽然对陈瑾浩有了些许讨厌,可凌飞更是让她厌恶。

    凌飞目光扫过整场,在扫过毕子实几人时他们心头大跳,纷纷低下头不敢看凌飞。生怕多看一眼凌飞就要揍他们,以凌飞这怪异的性格,真的说不准!

    “走吧。”凌飞对身旁两人道,这里没留下的必要。

    凌飞前头带路,路过赵依依时乔非对赵依依笑了笑,赵依依没说话,往后退了退,和凌飞这么暴力的人在一起,她觉得乔非也不是什么好人,敬而远之吧。

    乔非张张嘴,苦笑一声,看来又得大费心力了。目前她对自己的好感度应该在十以下,百分制的。

    从柳泰然身旁穿过,柳泰然阴着脸一言不发。凌飞的个人实力太强,这是制约他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一般人早收拾了。

    场上极为安静,就这么静静看着凌飞离开。直至离开,场上才喧闹开来,凌飞的个人威慑力太足,他在那旁人都不敢说话。

    有识之士心中暗道:新城将升起一颗新星,无人可挡住。不过,恐怕此星名唤荧惑……

    “快,来人救陈少!”

    ……

    出来后乔非一路上闷闷不乐,愁眉不展,时不时拿下贴在脸上的香帕看几眼。哦,这香帕是刚刚赵依依给他敷脸止血用的。

    “为个女人,至于么?”凌飞斜了眼乔非。

    乔非一脸无奈:“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美人在怀,哪体会得到我的感觉。”

    “你是饿汉子?”凌飞斜眼,“一周换一个两个算少的。”

    “咳咳……少说点。”乔非急忙打断,瞅了眼唐娉婉,生怕给别人留坏印象。

    聊了几句后凌飞给乔非写了张药方,吩咐他如何熬药做药膏敷在脸上。乔非脸上这下挺狠的,这么大的疤如果不好好治留在脸上,那他乔大少恐怕以后就很难泡妞了。

    乔非拿了药方急忙打电话,上车。凌飞和唐娉婉则是上了另外一辆,凌飞开车,载着唐娉婉回家。

    车上。

    凌飞轻声道:“我这样,你会讨厌吗?”

    “不讨厌。”唐娉婉顿了片刻,“但是介意。”

    “我不会改。”凌飞直接道,这是他的做事准则和方式。

    唐娉婉皱鼻:“习惯了。”虽然介意,但确实是不讨厌啊,因为凌飞是为了她,当然,也有乔非的原因。一个关心恋人在乎朋友的人,她有什么理由去讨厌?

    凌飞一笑,唐娉婉就可爱在这点上。

    载着唐娉婉回到家,两人各自洗漱睡下。

    凌飞继续修炼归一决,他隐隐有要突破到第五层的感觉。他卡在第四层已经有段时间,一直难以突破,今天好像有要突破的感觉。

    修炼急不得,感觉要突破也只是感觉而已,凌飞枯坐一晚,在翌日清晨睁开眼,仅仅是叹了一声,还是没能突破……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