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奥斯丁酒店一役之后陈景山花费巨大代价请来两位高手保护他和陈瑾浩。在奥斯丁酒店一役之前陈景山从不认可个人实力,身手再如何厉害在他眼里只是莽夫,古来武力最强的人从来都只是谋臣手下之人,从上不得台面。

    个人实力再出众也无用,荣登九五之人从不会是一介莽夫。

    但是,凌飞那一次真的让陈景山改观,个人实力真的能做到改变局面。那环环相扣的局面,愣是依靠强大个人实力将之翻盘。当然,凌飞有别于一般人,他的心计也不可小觑。

    事情过后陈景山在考虑,如果自己是凌飞会怎么解决即将面临的麻烦?得出的结论是直接杀了陈瑾浩和他!依靠强大的个人实力,很可能是凌飞动手都查不到。

    想到这一点陈景山不寒而栗,当机立断花费巨大代价请来两人保护他父子。

    陈瑾浩看着身旁的廖先生底气十足,国际排名四星雇佣军水准!这样的人不论在哪个地方都能被奉为上宾。是父亲花费巨大代价请来的人,任凌飞再厉害也不可能奈何得了他!

    四星雇佣军是什么样的水平以前陈瑾浩不知道,在调查后才明白他们的可怕。这样的人在国外战场,至少杀过成百上千名敌人!战场之上有多危险?能够活下都不易,更甭提杀上千人!能做到的都可以称之为变态。

    有这样的人在,安危铁定不成问题!

    刚刚若不是廖先生没到,陈瑾浩肯定直接在餐厅对凌飞动手。

    陈瑾浩淡漠道:“脾气?谁没有。别怪其他,要怪就怪他是你的朋友,这样的人我没杀了他他就该谢天谢地了。”

    凌飞挑眉:“脾气见长啊?”

    陈瑾浩淡然一笑:“没什么见长不见长的,一个垃圾而已,随手扔了就扔了,不值得说。”

    “他是我朋友。”凌飞神情变淡。

    “所以你也一样是垃圾。”陈瑾浩耸肩。

    凌飞面沉如水,根本看不出喜怒,可周围众人都感觉到这股莫名氛围,纷纷后退开来。

    赵轻云拉着妹妹走得远远地,凌飞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自然有调查过,毁陈瑾浩容眼皮都不带眨的,现在陈瑾浩说这样的话,恐怕不妙。她不怕面对凌飞,可现在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没必要惹自己一身骚。

    凌飞扫了眼陈瑾浩身旁这位中年人,身材健硕,双手满是老茧,眼眸如鹰,嘴角有一道三四公分的疤痕,一看便不是好惹的人物。

    “看来是有恃无恐。”凌飞淡淡道。

    陈瑾浩笑了:“恐?你认为我会怕你?一个小白脸而已。唔?还真巧,说曹操曹操到,那只包养你的母狗来了。”

    门外唐娉婉刚好走进来,看到对峙的凌飞陈瑾浩两人,快步上前。

    闻言凌飞面色变得冰冷,侮辱他的女人,比侮辱他还要严重!

    “道歉。”凌飞这一声冰冷无比。

    “什么?”陈瑾浩伸出小拇指扣着耳朵,“我没听见。”

    “向她道歉,我不希望说第三遍。”凌飞冷漠道。

    “呵呵。”陈瑾浩冷笑,“不好意思,我还是没听见。”

    凌飞眸光冰冷:“看来你的耳朵不怎么好用,既然没用,我帮你割了便是!”

    陈瑾浩双手抱胸:“你尽管试试看。”

    凌飞瞥了眼一旁的廖先生,他微微弓身,蓄势待发。

    “看来你对他很自信。”凌飞淡淡道。

    “呵呵。”陈瑾浩狰狞可怖的脸因为笑容变得扭曲,“待会儿你倒地上时,我会好好蹂躏你的。我会把你全身的皮拔下来,把你的下体yān gē,把你的血抽干!我会让你痛不欲生!”

    “听起来不错,待会儿我可以给你试试看。”凌飞饶有兴趣。

    “到这时候还这么嘴硬,真是不知死活。”陈瑾浩笑了,“待会我还会让你亲眼看我这干这只母狗,对,在你面前,哈哈哈。”

    陈瑾浩张狂大笑,疯狂无比。

    作为刚刚还为陈瑾浩出头的赵轻云,看着陈瑾浩这副模样心头发凉,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好陌生,和以前的瑾浩哥完全不是一个人。

    赵依依摇摇头,在陈瑾浩说让自己亲他时她对陈瑾浩就生出一丝厌恶,现在看到这样的陈瑾浩不由得感叹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有些年没见他了,没想到他竟然变成这样一个人。赵依依看了一眼手捂着脸的乔非,犹豫片刻走了过去。

    唐娉婉亦是皱眉不已,她从疯狂的陈瑾浩身上找不到任何一丝曾经的感觉,陈瑾浩已经死了,这个人是另一个灵魂的恶魔。

    凌飞目光越发冰冷,杀意由心底涌起,此人必死!谁来也没用!

    “你这是什么眼神?”陈瑾浩满目疯狂,那收敛入骨子里的疯狂再次浮现,“愤怒吗?可我看到却很开心。你这样的眼神让我太愉悦了,对,就应该这样。哈哈哈,太棒了,多么让人陶醉的样子。”

    疯子!周围之人都不由得冒出这两个字。陈瑾浩在毁了容之后就已经疯了,他们也如此认定。却什么也不敢说,新城市委书记的陈景山的身份摆在那,谁敢说什么。

    凌飞缓步往前走,一言不发。

    “对,就是这样的表情。愤怒,你应该更多表现一点,你越愤怒我越开心,当我把脚踩在你脸上时那股愉悦感会爆棚。”陈瑾浩的疯狂一如那日在奥斯丁酒店,言辞神态都很像。

    所有人都对陈瑾浩的模样皱眉,唯有廖先生平静异常。看着凌飞一步步走来,他嘴角闪过一丝不屑,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而已,既然知道自己不一般,还敢上来,胆子真够大。

    “廖先生,这个不识抬举的家伙就交给你了。”陈瑾浩对旁边的廖先生道。

    廖先生神色淡淡然:“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而已,一只手都够了。”

    得了廖先生的话陈瑾浩笑容更甚:“对,只是个毛头小子,廖先生上简直大材小用。不过这个废物还是有点身手的,一般人还真不行,只能指望廖先生。”

    廖先生看了眼被凌飞踹倒的壮汉,到这会儿都还在挣扎,他点了点头。说是这么说,可实际上凌飞的身手他还是有所上心。

    看凌飞快到陈瑾浩身前廖先生几步上前挡在前头。

    凌飞停下脚步淡淡道:“让开,给你三秒钟。”

    廖先生嗤笑一声:“年轻人,对长辈说话最好尊敬一点。”

    “三。”凌飞开始倒数。

    廖先生冷笑:“狂妄的小子,毛都没长齐竟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二。”

    “看来不教训你一顿是不行了。”廖先生攥紧拳头。

    “一。”凌飞眸中厉光一闪,“既然你找死,那我就送你一程。”

    “有种你就来!”廖先生身体后弓,摆好架势。狮子搏兔仍需尽全力,在战场九死一生的环境告诉他这个道理,即便蔑视凌飞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放松。

    凌飞道:“给你个出手的机会,我动手你就没机会了。”

    廖先生冷笑:“我阅人无数,从没见过你这么狂妄的。小子,今天我一定将你挫骨扬灰。”

    “我等着。”凌飞背负双手,淡定无比。

    这幅模样令廖先生怒意森森,该死的小子!

    “去死!”

    廖先生如猛虎般扑上,双手化爪,真若下山猛虎。

    陈瑾浩冷笑阵阵,他要看看凌飞怎么死!

    凌飞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廖先生瞬间就到眼前,唐娉婉忍不住想要开口喊。而这一刻,凌飞动了。一记弹腿如同蓄力已久的炮弹炸出,廖先生刚好扑倒近前,凌飞的脚不偏不倚踢在廖先生的下巴。

    砰!

    这一脚夹杂雷霆万钧之力,扑过来的廖先生如同纸鸢一般被踢飞在空中。

    廖先生瞪大眼睛,这个年轻人是什么人!他下颚仿佛bào zhà开,嘴里一阵剧痛,脖颈骨仿佛要裂开。噗地一声嘴中鲜血喷薄,连同碎裂的牙齿一同喷出。

    陈瑾浩笑容僵在脸上,怎么可能!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