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内的修饰富丽堂皇,恍若宫殿。赌钱的都是衣冠楚楚,仪容不凡。

    凌飞和唐娉婉走进来之后换了筹码,便开始到处闲逛。

    “你玩过这些吗?”凌飞问道。

    唐娉婉颔首,玩自然是有玩过的。在成年后唐仲英时常有意识的带她去赌场,学习了解一番。赌博也是一种交际方式,唐仲英知道女儿的梦想,所以很多事情都会带着她。

    “想玩什么?”凌飞问道。

    唐娉婉摇头,虽然会,却对赌博没有任何兴趣。

    “那……”

    “哦我亲爱的老三,你在这啊!”

    凌飞还想和唐娉婉说些什么,听到了一声怪叫,叫声那叫一个骚包。抬眼一看,不是乔非又是谁。

    乔非走过来看到唐娉婉,满脸揶揄,高声道:“这谁呀,这谁呀,我怎么不认识呢?还不给我介绍一下下。”

    “滚。”凌飞笑骂道。

    乔非哈哈大笑,看着唐娉婉露出两排小白牙:“弟妹好,你得叫我大哥。”

    唐娉婉淡淡扫了眼乔非道:“叫学姐。”

    “呃。”乔非一顿,“弟妹也是新大的?”

    “叫学姐。”唐娉婉重复一遍。

    乔非扭头看凌飞,凌飞学着唐娉婉的语调道:“叫学姐。”

    “……”乔非。

    唐娉婉忍不住瞪了眼凌飞,这家伙,学什么呢!

    凌飞笑了一声,对乔非道:“你不是去申城了,怎么在这?”

    “回来好几天了。”乔非长叹口气,“这次去申城说来话长啊。”

    “那就别说。”凌飞牵着唐娉婉的手往前走。

    “诶诶诶,你这个人。”乔非捂着额头,“我的天,能不能好好听人讲话?”

    “没心思听屁话。”凌飞简练道。

    “……”乔非脑门黑线,轻哼一声道,“我恋爱了。”

    “这不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凌飞反问。

    乔非恼道:“这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这回是真恋爱了。”乔非一脸认真。

    凌飞抬眼:“真的?”

    “真的!”乔非呼出口气,“可能是孽缘吧,我……诶,你走什么!”

    “我说了没心思听屁话。”

    “……”乔非。

    唐娉婉不由得莞尔,这两个人真有意思。她也是少有的看到凌飞感qing sè彩比较多的一面,原来除了和自己在一起外,还有人能让他“活泼”一点呢。看来,眼前的人确实是他好友。

    最终凌飞还是听起乔非一大段的屁话,三人坐在沙发上,听乔非说了整整十五分钟。然而凌飞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不可自拔地对某个女人一见钟情。

    “这些天辗转反侧,寤寐思服,茶饭不思。唔?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的是真的!”乔非叫道。

    凌飞满脸不信,一个情场老手,这么轻易喜欢上一个女人,真是稀奇。

    “她叫什么名字?”凌飞问道。

    乔非满脸漾着幸福之色:“名字很好听,叫赵依依。”

    唐娉婉闻言却是一怔,黛眉皱起,不会这么巧吧?

    凌飞注意到唐娉婉的神色,问道:“婉儿,你认识?”

    乔非神色一喜,忙道:“学姐,你认识依依吗?”这货,有好处直接改口叫学姐了。

    唐娉婉思索片刻道:“方才赵轻云的妹妹也叫赵依依。”唐娉婉早前没有认出赵轻云,在看到陈瑾浩后便想起来,省长家里的关系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清楚。

    “赵轻云?是学姐的朋友吗?”乔非喜道。

    唐娉婉侧目:“你难道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

    乔非顿了顿;“我应该知道吗?我只知道她是新城的,所以我跟着回来。今晚她来了这里,我也跟着进来。”

    “尾行玩得挺溜。”凌飞插了一句。

    唐娉婉目光扫视凌飞乔非二人:“她们两个的父亲名叫赵毅羽。”

    “什么!”乔非睁大眼睛,“我们的省长,赵毅羽?”

    凌飞听后沉吟着托着下巴摩擦,新城市委书记的儿子和省长女儿关系密切,也就是说这两人关系也不一般。看来如果得罪死了陈景山,恐怕还会扯上赵毅羽。这凌飞倒是不怕,关键问题是……乔非。

    看乔非今天这样子是真的很喜欢赵依依,凌飞从没见过他这副模样,应该是认真地。乔非是他兄弟,他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如果和赵毅羽杠上,乔非在其中很难做。

    乔非苦笑一声:“我只知道她身份应该不一般,真的没想到……”乔非有些怯了,他的家庭在一般人眼里很厉害,可在上流社会中只属于中下游。而赵依依毫无疑义是最上游的那类人,他的身份配不上。

    唐娉婉看了眼凌飞抿抿嘴,赵轻云因为陈瑾浩的事情恨上凌飞,肯定会恨屋及乌恨上乔非,至于赵依依,恐怕也一样。乔非的恋爱,很难……

    “怂什么?”凌飞看出乔非的心理,握拳捶了下乔非胸膛,“如果喜欢就去追,勇气都没有,那你确实配不上她。”

    乔非一怔,认真点头:“我明白了。”

    “你不是自诩情场老手?那就最快时间追到她让我看看。”凌飞笑道。

    乔非苦笑:“尽量。”这个还真有点难,面对不喜欢的,各种方法都撩得出来。可面对真心喜欢的,连调侃都觉得是对她的侮辱,生怕她会因为这个而生气不理自己。

    喜欢与不喜欢的差别,真的很大。

    “她在哪,带我去看看。”凌飞道。

    唐娉婉视线移了过来,这家伙一点觉悟都没有,你可是得罪了人家亲姐姐,让赵依依发现乔非还想有好果子吃?

    “别去。”唐娉婉道。

    凌飞轻笑:“又吃醋了?乔非喜欢,我只是去看看。”

    唐娉婉脑门黑线,轻哼一声不说话。

    乔非却在意了,盯着凌飞上上下下看了好几眼,轮颜值,虽然不想承认,凌飞确实比他帅那么一丢丢;论气质,凌飞简直是荷尔蒙爆棚,太危险;再说其他身材什么的,简直是完爆自己啊,怎么能让他上去,依依年纪小没见过世面,让凌飞这种家伙骗了怎么办?

    乔非轻咳一声:“老三啊,这种事大哥一个人就行了,你就别来了。”

    凌飞斜眼看着乔非;“我怎么感觉你在担心什么。”

    “啊哈,怎么可能!”乔非昂着头,“没什么事我先过去了,你们慢慢过二人世界。”说完立即跑了。

    乔非走后唐娉婉才道:“别让任依依知道你和他的关系。”

    “我知道你的意思。”凌飞淡笑,这一点他没理由想不到。

    “那你还……”

    “如果因为她人而放弃爱情,那她也不是真的喜欢乔非,无法坚持自我,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凌飞淡笑。

    唐娉婉沉吟,凌飞说的话,好像有点道理。

    没再去想乔非的事,两人开始压起lǎo hu ji。唐娉婉不愿意赌博,想了半天凌飞觉得这个比较适合玩乐。果不其然,唐娉婉玩得很开心,虽然没赢钱,但她的眉眼表明了她的心情。

    玩得正开心,里面传来阵阵喧闹声,伴随着砸东西的声音。凌飞和唐娉婉也被惊动,看了过去。

    “怎么回事?”也有很多人不明情况。

    “好像是有人闹事。”

    “有人被打了!”

    “什么人?”

    “陈景山的儿子又发疯了。”

    “嗬……毁了容后他就是一个疯子,谁这么倒霉撞上去了?”

    “好像是乔经亘的儿子。”

    砰!

    凌飞一巴掌拍在lǎo hu ji上,面上被他一巴掌拍得凹下去个掌印。乔经亘的儿子,也就是——乔非!

    陈瑾浩!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