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期待你能这么做。”凌飞淡笑,“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平静,没意思,希望你能给我点乐趣。”

    陈瑾浩笑了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如你所愿。”

    “那你还在等什么?”凌飞淡淡道。

    赵轻云看了看陈瑾浩,要动手吗?

    陈瑾浩嘴角牵起:“别着急,很快就来了。”

    言罢陈瑾浩转过身,缓步离去。

    “瑾浩哥?”赵轻云在凌飞和陈瑾浩身上来回看了几眼,抿嘴朝陈瑾浩跟了上去,陈清源轻叹一声,也跟着离开。

    凌飞目光悠悠,这一次陈瑾浩的变化很大。换做上次肯定没头没脑往上冲,不顾任何后果,哪怕他不是凌飞的对手。不过现在也不错,这样更有意思,不是么?这样平淡的生活是他憧憬的,却不是他喜欢的,如果陈瑾浩能给他带点乐趣来,他很期待。

    唐娉婉心中一叹,陈瑾浩已经不是曾经的陈瑾浩了。方才陈瑾浩一眼也没有看她,恐怕是对她的爱慕化成满腔愤怒。现在的陈瑾浩心中早没有了情情爱爱,他满脑子都是报复凌飞!

    和陈瑾浩走到楼下,赵轻云忍不住道:“瑾浩哥,就这样放过他们吗?”

    陈瑾浩露出一抹冷笑:“想得美,如此简单就善罢甘休,门都没有。”

    “那你怎么走了?”赵轻云问道。

    陈瑾浩神情冰冷:“如果不走,他岂不是会怀疑到我头上。”

    “嗯?”赵轻云一愣。

    陈瑾浩掏出手机,翻了翻拨通一个号码。

    “陈、陈少?”

    陈瑾浩看了眼人数较多的一楼,往门外走来,淡淡道:“老罗,78号桌来了一对男女。”

    “嗯?”老罗顿了顿,“陈少想要我做什么?”

    “够聪明。”陈瑾浩淡淡道,“下毒。”

    “啊?”老罗愕然,“可……可是。”

    “你不愿意?”陈瑾浩眼睛一眯。

    老罗一个瑟缩,这家店经营了好些年,收入不菲,如果市委书记的公子有意搞事,他这家店就别想开了。

    “当然不是,陈少吩咐我一定尽力,可是,我们这里是正规场所,毒药根本找不到啊,这才是大问题。”老罗道。

    陈瑾浩言语冷漠:“这不该我管,你自己想办法,如果这两人没有中毒,这家店你也就别开了。”

    说完陈瑾浩直接挂断电话。

    “陈少,陈少,陈……妈的!”老罗大骂一声,满脸愤愤。仗着自己的身份,而他却一点办法没有。坐在沙发上他咬着牙想了好久,再生气也得动手,不然这家店就没了!

    再没毒药也得找人弄!

    …………

    凌飞还跟个没事人一样,唐娉婉不由感慨他的心态,好像一直就是这样,永远淡定,什么事情都引不起他的波澜。唯一一次似乎就是丁行健赌场那次,自己误会他,他很生气……唔,还是因为自己生气呢。想到这里唐娉婉心中莫名一甜,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么小一点事情,就让她觉得很开心。

    凌飞正在想陈瑾浩的事,以他现在的样子来看,他并非沉稳冷静了,而是他的疯狂深入骨髓之中,他还是那个睚眦必报的人。那么,他能如此轻易就走了?

    正想着凌飞抬眼,突然看到了唐娉婉嘴角微微扬起冰雪消融的一刻。唐娉婉在因为凌飞为自己生气的事儿开心,不自觉间露出笑容。

    凌飞看到这一刻当机立断,极速拿出手机,咔擦——

    快门声,唐娉婉冰山消融的那一刻被凌飞记录在手机当中。凌飞嘴角忍不住牵起,一个字,美!

    照片中,唐娉婉冰冷的盛世美颜多了温度,消融的冰山使得多了一股别样魅力,冰美人美得不可方物。

    看着凌飞兴奋不已的样子唐娉婉忍住娇嗔地白了他一眼,这娇嗔的模样凌飞还想拿手机拍,可惜这次唐娉婉没给机会,瞬间收敛神色,凌飞只拍到一张冰美人的照片。

    “可惜可惜。”凌飞感慨着摇头。

    唐娉婉虽然面部表情冰冷地,内心却是开心无比。

    聊着天,菜开始端上来。

    不得不说,菜肴的样式极为精美,仿佛是艺术品,色香味俱全,看了就很有食欲。

    “看起来不错。”凌飞道。

    “我常在这吃,还行。”唐娉婉伸筷子夹了一快牛肉,片刻皱眉。

    “怎么了?”

    “味道,有点怪。”唐娉婉又夹起一块牛肉,她从小都吃的高级料理,口味很刁,味道不对劲她会很敏感。

    凌飞倏地眸光一闪,伸出筷子夹起来,鼻间嗅了嗅而后塞入嘴中,合嘴嚼动。

    “感觉还行。”

    唐娉婉摇头:“和平常不一样,可能是换厨师了。”

    “或许吧。”凌飞淡笑着又夹了一筷子。

    才一样接着一样上,中间的菜唐娉婉倒没说什么,最后一样才又让她皱眉。

    “下次换一家。”唐娉婉下了决定,证明她的不满。她是这样的性格,不喜欢的东西也不会诋毁,但会选择不去。

    “没必要,下次味道就正常了。”凌飞淡笑。

    “嗯?”唐娉婉抬眼,心中一动,“陈瑾浩?菜里有东西?”

    “除了他没有别的可能性。”凌飞道。

    “那我们怎么办?已经吃了。”唐娉婉蹙眉。

    凌飞笑起来:“你是不相信你男朋友的医术,还是认为他们放的药很猛?”

    唐娉婉听到这,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吃,她相信凌飞。

    其实放的也不是什么毒性很强的东西,就只是几味寻常中草药。凌飞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既然决定下药,不下点狠的?这种药不疼不痒,基本没有太大伤害。

    凌飞哪里知道,这是老罗没有办法的办法,他随意让人把做药膳的药扔进去,又让人快马加鞭带了点稀奇古怪的药也放进去。老罗只是个厨师做起成为饭店老板的人,上面没什么关系,人脉也一般,什么药有毒他都不懂,顶多就知道老鼠药,但这一时半会儿想找也没法找,就这么随意加了点药。

    老罗心想好歹是加了药,都说是药三分毒,也勉强算下了毒吧……陈瑾浩问起来就说有下毒,餐厅的服务员告述他凌飞是中医,既然是中医会治病应该没毛病才对,没毒死陈瑾浩也说不得什么。

    所以,就变成现在这乌龙的一幕。

    虽然没毒,凌飞却是把这笔账记下。陈瑾浩有心动手,他怎能不还以颜色。这陈家父子二人,他早有动手的打算,本打算得了空便动手,却因近段时间来的忙碌而搁置。研一的事、比赛的事,还有言正霆那边……

    “陈瑾浩。”凌飞心中念道,这一次若要解决,必将彻彻底底地解决他。

    两人吃完饭后没有离开,而是在锦江城内四处闲逛。两人约会的时候比较少,主要是前段时间两人的恋情还不甚明了,直到唐娉婉主动打开心扉后才有了恋人的模样。

    而且,就算有了恋人的模样,唐娉婉闷葫芦的性格,让两人出去约会都不大容易,现在有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锦江城内吃喝玩乐皆有,刚刚进来便是吃喝的地方,前头是玩乐之地。说是高级会所,给上层人士所用,玩的东西也和一般人一样,唱歌、跳舞、球场……唯一不同的是赌场。

    凌飞和唐娉婉逛了一圈到了赌场前,凌飞笑问道:“要进去玩玩吗?”

    唐娉婉本欲拒绝,看了眼凌飞还是道:“好。”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