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有麻烦。”凌飞笑道。

    唐娉婉看着赵轻云,觉得有些眼熟又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她。

    赵轻云走到了唐娉婉面前,身后的陈清源只好跟上。

    “唐娉婉。”赵轻云笑了一声,长得本就不赖的赵轻云在笑起来时深深的梨涡显得她更为甜美。

    “你是?”唐娉婉问道。

    “看到你不由得让我想起诗经中一句话。”赵轻云浅笑。

    “……”唐娉婉。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念着念着赵轻云笑容变淡,盯着唐娉婉。

    唐娉婉本就冰冷的面容,此刻更冻三分。这话是骂人的,意思是说老鼠都有牙齿,却有人没有廉耻。人如果没有廉耻,活着不死等什么时候?

    这是在骂唐娉婉不知廉耻!

    这话说得旁人一脸懵逼,什么意思都不懂。如果没读书,恐怕连被人骂了都不知。还好凌飞是学霸,实打实考入新大,这话的意思不胜明了。

    凌飞深深望着赵轻云,听这话的意思,以前有旧怨?如果是因为占了位置,骂人不知廉耻恐怕有点过了。

    “你想表达什么?”唐娉婉淡淡道。

    “没什么,只是告诉你,做人不要这么不知廉耻。”赵轻云冷冷一笑,“当初瑾浩哥追你的时候为你大开方便之门,你的公司才能发展这么快。现在公司发展起来,找了个小白脸就算了,还让他毁了容,毁了他一生!恩将仇报,不是不知廉耻是什么!”

    陈瑾浩?凌飞心中一动。

    “我从来没要求他帮我。”唐娉婉道。

    “呵呵。”赵轻云冷笑,“说这话你不觉得害臊?说是没有要求,你还不是心知肚明,可你阻止了吗?没有!受了恩惠,现在说这种话,骂你不知廉耻一点没错。”

    唐娉婉蹙眉不语,不善言辞的她不知该如何反驳。

    “女人,说话过分了。”凌飞开了口。

    赵轻云斜了眼凌飞,看到这个罪魁祸首她怒从心来:“小白脸,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一个孤儿而已,搭上唐娉婉来才有机会来这里吃饭,否则你这辈子都没机会来这个地方!看你挺会讨这个女人欢心啊,能把她迷得五迷三道的。”

    凌飞神态自若,手指轻敲着桌面:“你的胆子很大。”

    “明白就好,我如果想要教训……”

    “但我更大。”凌飞打断她,缓缓道。

    赵轻云黛眉一皱;“一个小白脸,还装得挺像样。”

    “那天陈瑾浩也是这么和我说话的,所以,他毁容了。”凌飞淡淡道,“所以我说你胆子大,恐怕现在陈瑾浩在我面前也不敢这么和我说话。”

    赵轻云一呃,喉咙突然卡住,说不出话来。是的,当时是唐仲英的生日宴会,多少有头有脸的人都在,凌飞毫无不顾忌,在这里凌飞也不会顾忌什么!

    “你要相信我的胆子,远比你想象要大。”凌飞淡淡道,“我们今天只是来吃个饭,别惹我。”

    赵轻云咬紧腮帮,粉嫩的脸颊涨红,气往上冲,心里说不出的愤怒和羞耻。自己竟然被这样一个小白脸唬住,而且是根本不敢反驳!

    身后陈清源轻叹一声,扯了扯赵轻云的衣摆:“轻云,走吧,他是一个疯子。”陈瑾浩这件事他自然也知道,方才不知道凌飞的样貌没认出来,此刻知道了最好别冲动。

    但是,赵轻云咽不下这口气!从小青梅竹马的朋友、哥哥毁了容,她却只能因为害怕而忍气吞声?她做不到!

    “有种你也毁了我的容!”气往脑门冲,赵轻云话直接从嘴里蹦出来,美丽的大眼睛满是不甘,她绝不退缩!

    凌飞眯起眼,缓缓站了起来,一股说不出的气势聚拢在他身上。眼中厉芒闪烁,那是名为杀意的东西!曾为人屠,战场上杀过无数人,那股凝练而出的气势何其渗人,给人以极大冲击。

    赵轻云心神一荡,双腿有些发软,不由得后退半步,但想到陈瑾浩还是咬着牙直视凌飞,心中砰砰直跳,紧张无比。

    唐娉婉伸手拉住凌飞,她害怕凌飞动手,已经得罪即将高升的市委书记,难道还要再开罪省长不成?

    凌飞气势一窒,看了眼唐娉婉松了下来,拍拍她的手背:“我知道。”

    凌飞视线移开赵轻云长舒口气,她心中暗骂自己,面对身为省长的父亲也没有这般不堪,一个小白脸而已,自己竟然胆怯。

    “今天我们只是来吃饭,你走吧。”凌飞了淡淡道,缓缓坐了下来。

    陈清源再次拉了拉赵轻云,示意她赶紧走,凌飞的气势让他也有些害怕:“走吧。”

    赵轻云还是没走,她觉得走是丢人!身为赵毅羽女儿的她,连面对一个小白脸的勇气都没有吗?

    “呵呵,陈清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懦弱。”这时,一道阴沉的声音由楼下传来。

    踏踏踏——

    沉稳的脚步,一个男人露头走了上来。他满脸伤疤,惨不忍睹,这张脸极为恐怖。但他毫无遮掩的觉悟,大大方方展露所有人面前。旁边的人看到他的脸,全都皱眉低头,不敢多看。

    “所以轻云才不会喜欢你。”丑陋男人沉声道,“你的众多方面都满足轻云的要求,唯有性格,她不喜欢,回去好好改改还有机会。”

    陈清源张张嘴看了看赵轻云,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赵轻云看到丑陋男人没有一丝一毫嫌弃,反而是惊喜道:“瑾浩哥,你怎么来了?”

    不错,来人正是陈瑾浩!

    凌飞望着陈瑾浩,多日未见,他比当时少了阴翳与疯狂,多了些许理智和沉稳。一个濒临毁灭边缘的人突然看破,有了改变,这样的改变无疑是可怕的。破后而立,便是这个道理!

    陈瑾浩缓步走过来,看着凌飞许久,突然对凌飞鞠了一躬。

    此举让所有人都傻了眼,陈瑾浩在干什么?那可是他的仇人!

    凌飞也皱眉,陈瑾浩的心性变化,让他有些不适。

    陈瑾浩抬起头,笑了一声:“凌飞,首先我得感谢你,感谢你让我看清楚这个世界的丑陋!”

    这段时间,陈瑾浩看清楚了什么叫做丑陋。以前他的世界是美好的,身世不凡,相貌堂堂,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焦点,他都是主角。可这段时间一切都变了,所有人都避着他躲着他,避之如猛兽。他才明白,哦,原来是因为自己长得丑。

    从万人追捧到无人问津,这种感觉好比是从天堂堕入地狱,陈瑾浩怎能接受?所以他疯狂,为自己毁了容而疯狂,为这般落差而疯狂!

    那段时间他就是一个疯子,他毁了不知多少人的容只为平衡自己的心理。见到露出嫌弃之色的人,他一定会把他打个半死,狠狠地教训,不论男女。疯狂地做着一切罪恶之事,放纵自我!

    疯狂在凌飞险些掐死他的那场宴会之后达到顶峰,他更加疯狂放纵,仿佛是要把一切都宣泄出来。而在一切都宣泄完之后,他陷入了空虚,开始思考。这段时间的变化,形形色色的嘴脸,让他慢慢领悟这个世界的丑陋。

    深思过后他变了,变得沉稳,变得理智。唯一不变的是——他的愤怒!

    直起腰,陈瑾浩淡淡而笑:“但是,我依旧恨你,恨不得扒你皮,生啖你肉,喝你血,挫你骨扬你灰。”

    语气很平静,平静得可怕,明明在说一件如此可怕渗人的事,陈瑾浩却显得那么平静。这时,凌飞才明白,他不是变沉稳了,而是他把那股疯狂和阴翳融进骨子里!这样的陈瑾浩,更加可怕……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