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家的可怕不只是公司规模政商界都有人这样的明面力量,还有背后让人胆怯的力量。凌飞虽然在凌家不受待见,可还是了解很多东西。就比如说安保方面,现在的他可以潜入很多地方而神不知鬼不觉,但是凌家,他没有这个自信。

    以前只知道那些保卫凌家的人员很厉害,可没有具体概念。现在的凌飞实力极强,眼界极高,回忆起过往大致就能猜测他们的实力,三星雇佣军水平的可不少。这般实力来凌家看家,可想其可怕之处。

    唐娉婉贴在凌飞胸膛,突然问道:“问到了吗?”

    凌飞错愕片刻,随即失笑:“你这个人还真是,把我也算进去了。”凌飞自然知道唐娉婉说的是什么,黄小曼的事情。

    唐娉婉冰冷眼眸中带着些许笑意,如果不是他,她还不算计呢。

    “放心,这几天会给你消息。”凌飞道,“你今天早上这么着急就是因为她啊?”

    “嗯。”唐娉婉鼻间轻轻发出一声。

    “不愧是我的女人,就是聪明。”凌飞不吝夸赞,唐娉婉在病房里的行径值得夸奖。

    唐娉婉斜了眼凌飞:“臭美。”

    聪明人谈话听起来永远都像是不着边际,东插一嘴西插一嘴,可他们都很清楚各自想要表达的。

    两人聊了几句后一起出门吃饭,现在这时间段刚好约会。

    锦江城。

    新城比较有名的地方,当然,是有钱人里比较有名的。锦江城和河洛庄园差不多,都是高端会所,锦江城的环境氛围比河洛庄园差一些,服务美食却更佳。

    锦江城位处新城南端,占地面积广阔,能以城命名可想而知其规模。高端的装修装饰,高贵的氛围,纸醉金迷般的味道,有钱人的销金窟,穷人一辈子也奢求不到的地方。

    这里有吃有喝还有玩,里面的赌场是新城最大的一家,丁行健的荷禹赌场比之也要差之不少。

    凌飞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如果不是唐娉婉提,恐怕他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一路走来假山流水,湖泊亭榭,卵石小道,仿佛置身苏州园林。而房子都是现代建筑,建筑富丽堂皇美轮美奂,让人咂舌。

    两人在锦江城一间餐厅落座。

    “这家味道不错。”唐娉婉道。

    凌飞从二楼往下看,锦江城内一路风景近在眼前:“风景也不错。”

    唐娉婉轻轻颔首,这里她经常来,就因为风景宜人。

    “服务员。”凌飞招招手。

    一位男xing fu wu员看到两人的位置快步跑走过来,面色有些不对劲。

    “先生,小姐,你们……”他有些许犹豫,好像想说些什么。

    “菜单。”凌飞好似没看到一般,伸出手。

    服务员想了想还是没说话,将手中菜单递给凌飞。

    打开菜单,琳琅满目的菜肴令人口齿生津。再看看菜名就有一股让一般人点不起的感觉,什么宫廷秘制黄金酥,什么精制珍珠翡翠白玉面,什么比翼双飞醉今宵……价格也都是数百上千起。

    凌飞对于数字一点感觉都没有,随手就点。前一世多少国家元首请他吃饭,在小小新城的一间餐厅还能让他傻眼不成。唐娉婉更不用提,其身家不可估量,别说她父亲,单是自己的公司都庞大得惊人。

    平时凌飞也有注意唐娉婉的口味,她不喜欢吃辣,喜好吃微甜的,故而凌飞点菜也偏向她的喜好。

    “就这些吧。”凌飞将菜单递给一旁的服务员。

    服务员神色怪怪躬身离开。

    唐娉婉认真看了几眼收回目光,她也注意到服务员的异常。

    “有点怪。”唐娉婉收回视线道。

    凌飞淡淡一笑:“只是吃个饭而已,没什么。”

    “希望如此。”

    两人聊着天,等着上菜。唐娉婉一样话少,多数时间都是静静听着凌飞讲话,面无表情的样估计很多人都会以为凌飞把她惹怒了呢。

    两人聊着楼下传来动静,一男一女两人走了上来,本来谈笑着的两人在看到凌飞和唐娉婉刹那脸色沉下。

    “服务员!”女人冷漠喊了一句,语调略高,凌飞和唐娉婉都看了过去。

    一位女xing fu wu员急忙跑过来:“赵小姐……”

    “啪!”

    不由分说,赵小姐反手一巴掌扇在服务员脸上,长长的指甲划过她的脸颊,划出几道血痕。

    服务员没有显露一丝怒色,反而急忙道歉:“对不起,赵小姐,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您请说,我立马改。”

    赵小姐冷笑一声:“是我平时来得少,还是你不长眼?那么大两坨东西挤在了我的位置上,你问我为什么?”

    服务员好似想到什么,扭头一看,发现平时赵小姐经常坐的位置上多了凌飞和唐娉婉两人。她面色大变,弓着身忙道:“对不起赵小姐,我刚刚在后面忙没看到,我也不知道……”

    “啪!”

    没等服务员说完赵小姐反手又是一巴掌,把服务员打得瘫坐在地。女xing fu wu员眼中闪过一抹愤怒,却又很快消逝。省长的女儿啊,谁敢说什么……

    赵轻云,现任省长赵毅羽的女儿,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女人。性格嚣张跋扈,一言不合便是打骂,这里的服务员大部分都被打过,却什么也不敢说,只能忍着。

    “还顶嘴?我让你说话了吗?”赵轻云冷哼一声,她愤愤不平扫了眼凌飞和唐娉婉,在看到唐娉婉的脸后脸色又沉了下来,是她!

    如果是旁人,她打骂服务员两下肯定就过了。她虽然刁蛮,却也懂得不为父亲树敌,一般就欺负欺负些服务员什么的。来锦江城的大部分都不普通,冒然得罪他人是给自己父亲找麻烦,所以她也很懂,一直以来都只是欺负些普通人。所以,她即便嚣张跋扈名声在外,却没有给父亲带来一点麻烦,小麻烦自己都能解决。

    但是,这个人是唐娉婉!这让赵轻云没法忍。因为,陈瑾浩就是因为她而毁了容!

    陈赵两家是世家,陈景山和赵毅羽早年是搭档,一个是镇长一个是书记,政见性格秉性都相符,两人互相提携互相帮助,最终一个成了省长,一个成了经济特区市委书记,关系一直延续到现在。

    在陈景山和赵毅羽还是县长和书记的年代,赵轻云和陈瑾浩便在一起玩,可谓青梅竹马。和父亲一辈相同,赵轻云和陈瑾浩关系尤为得好,至于有没有喜欢陈瑾浩不得而知。

    没想到,陈瑾浩喜欢上了唐娉婉,后来还发生了那样的事!得悉这些的赵轻云怀恨在心,今天正巧,两个仇人都在她面前,她怎么能忍!

    “轻云?”旁边的男人看到赵轻云的样子不由得开口唤道。他也知道赵轻云的为人,dà má烦不碰,不为她父亲找麻烦。如今赵毅羽已是省级,再往上就是国家级,往后的日子绝不能犯错,子女的错误也会影响到他。

    可现在,赵轻云明显动了真怒。

    赵轻云咬着银牙:“我有事要处理,清源,你可以先出去逛逛。”

    陈清源没离开,还是站在一旁,冷静道:“轻云,沉住气,冷静。”

    赵轻云攥紧粉拳,斜了眼陈清源:“能忍住的,是泥人!”

    说完赵轻云朝着凌飞唐娉婉走去,面若寒冰。

    另一边唐娉婉在皱眉,对于服务员的造谣很是不满。眼下的场景她怎么可能猜不到怎么回事。她和凌飞占了位置,所以赵轻云闹脾气,故意找服务员出气。这令她不耻!

    而下一刻赵轻云竟然走了过来,她还想找麻烦不成?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