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能算知道吧,江北泷发生了什么事没人知道,只知道点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展天啸摇头,“莫名其妙在燕京折戟,莫名其妙在新城东山再起又倒下,他的人生很传奇,也很悲剧。凌飞,你问他干什么?”

    “一个有实力的人想加入研一,总得问清楚。”凌飞淡笑,“现在看来可以放心他的能力了。”

    “你说什么?”展天啸惊异,“江北泷要进研一?他不是失踪多年了?”

    “再过几天吧,应该能和展叔共事。”凌飞笑道。

    展天啸心中怪异无比,江北泷啊?竟然要加入研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凌飞,你是怎么让他来研一的?”展天啸不由得问道,“他可是失踪好几年了。”

    “他主动要进研一。”凌飞道。

    展天啸眉头一挑,片刻后笑起来:“看来他和我一样,看好研一的未来。”展天啸能这么帮助研一除了是为了报恩外,也确实因为他看好研一未来的发展。

    凌飞是一位国手,他开发的药物质量上不用多提,且未来能够源源不断出现高质量的药物,如此一来立身之基有了。而凌飞的医术则是发展基石,类似妙手仁心这样的比试多来几次,凌飞将会扩大他的影响力,进而影响公司发展。

    最重要的点是凌飞这个人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展天啸他坚信这种魅力能影响很多人,他也受此影响。凌飞的魅力定然会使公司成为一个团结的集体,不断向前。就说现在的研一吧,风云飘摇,很多人都想走,可在妙手仁心播出后许多递了辞呈的人又选择留下,说和凌飞没关系不可能。

    凌飞早前给职员的印象只有会议中的凌飞,在节目播放后又让职员们更加认识凌飞。不得不说,节目中的凌飞被剪得更加有魅力,或者说把凌飞的魅力更加突出放出。在展天啸看来凌飞人气上涨其实是因为他的魅力,这是一种很奇特的东西。

    至于江北泷的想法展天啸不知,不过,过几天可以好好聊聊。凌飞所说定然不会有假,能和这位商业奇才聊天,他很乐意,甚至心底有一丝自己也不像承认的……荣幸。

    和展天啸聊了一会儿后凌飞对江北泷此人有了更深的了解,在展天啸口中完全是一位商业奇才。他的能力不仅仅体现在实体业方面,投资眼光也是异常惊人,在展天啸看来若是江北泷没有折戟,如今被称为华夏投资天才的可能就不是唐仲英而是他了。

    至于人品,凌飞无从得悉,只能在未来的日子里好好观察。

    现在正是研一重要时刻,希望江北泷的到来,能给他展现其强大的能力。

    ……

    任嫣然望着碧海蓝天失神,时不时掏出手机看看,然而消息框永远都不会有动静。

    “哎……”任嫣然轻声一叹,心中着恼,这爱情三十六计是不是有问题啊?都一周多了,为什么凌飞一个消息都没有?他再腼腆,发一句在干嘛也好啊!任他再直男的聊天自己也能配合他,可关键他连消息都不发一条。

    以往在任嫣然心中最爱的海岛沙滩都变得无趣,沙滩上只要看见一对玩耍的情侣就让她鼓起嘴。一扭头唐娉婉看到海面上成对飞的海鸥,竟然也气不打一处来,轻哼一声再扭头。

    “咦?”任嫣然倏地心中一动,或许我可以试试这个方法!

    任嫣然视线在那些玩闹的情侣身上移动,如果自己带着一个男人到他面前,他会怎么样?会不会吃醋?然后忍不住向自己表露心思,怕自己被别人抢走?看他现在的性格,这么果敢,看到那样的画面能忍住?如果这都能忍住他就不是凌飞了!

    想着想着任嫣然露出一抹微笑,对,就这样!

    想到任嫣然便拿起手机订回程的机票,这碧海蓝天一周来玩都玩腻了,现在就回!

    ……

    凌飞晚上回到唐娉婉家里,坐在沙发上思考着今天这三个病人。该怎么治疗他们也是问题,黄小曼看似最严重反而是最容易医治,最多不超过三天凌飞就能将之治愈;江北泷的话依靠易不全医书中的“阴阳针法”能够将他病情压下,再辅以药物治疗能够治愈;而马先生就比较麻烦了,必须用渡劫手进行治疗,接下来是长久的药物治疗,一时半会治好不可能。

    治疗他们都有办法,关键是时间。江北泷和马先生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内治愈他们,江北泷可以让他配合演一场戏,逃出精神病院才是重点。而马先生,一周治愈根本不可能,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长时间配合药物才能治好。

    “一周……”凌飞摇头,依靠评委评判他很不利,治疗癌症一周能有什么成效,无法立即检查出成效。可立竿见影的方法也不存在,毕竟是癌症。

    咔哒……

    门打开,唐娉婉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来,看到坐在沙发沉思的凌飞,她在旁边轻轻坐下:“想什么?”

    凌飞回过神淡笑:“没什么,你今天累吗?”

    唐娉婉轻轻摇头:“还行。”

    凌飞伸出健壮的手臂,将唐娉婉揽入怀中:“辛苦了。”

    宽阔的胸怀,浓郁的男性气息,让唐娉婉整个人放松下来,靠在凌飞怀中:“不苦。”

    凌飞另外一只手撩开唐娉婉的秀发,轻抚她吹弹可破的柔嫩脸颊:“不用太累,多注意休息。”

    “那是我的梦想!”唐娉婉柔软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坚定与坚肯,正是因为这是她的梦想她才坚持到现在。

    凌飞一顿,随即轻笑:“这样的你我更喜欢。”

    人总向往阳光和更高的追求,对于昂扬向上的事物总会抱着欣赏喜爱的态度。唐娉婉对梦想的坚持,让凌飞很是喜爱。

    唐娉婉倏地像是想到什么,抓住凌飞在她脸上乱摸的大手:“你的梦想是什么?”

    这话把凌飞问愣住,他犹豫许久也没开口。梦想吗?前一世他的一生都在被迫中前行,在训练营中只想着活到最后。出来后有着每年多少单的任务指标,一直到自己成为自由身……

    当年的梦想就是寻求自由,然后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佣兵团,他的梦想达成后便失去了目标。似乎到他死为止都没有再出现什么伟大的梦想,只是在慢慢前进。

    而这个凌飞,当年唯一的愿望就是脱离凌家,现在实现了,也没了目标。

    凌飞的沉默让唐娉婉一怔,没有么?在她看来所有人都有梦想,人若是没有梦想是如何前行的?茫然如行尸走肉吗?

    在重生后凌飞也没有梦想,只想着平平静静过生活,直到……凌飞凝视唐娉婉:“以前是没有的,是某一天你点醒了我,让我有了现在的……嗯,算不得梦想,只是现阶段一个目标。”

    “什么?”唐娉婉有了解的yu wàng。

    凌飞笑了笑:“以后告诉你,现在,不适合。”

    一个名为凌家的庞然大物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