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泷趴在床上,身体在颤抖,只要一想起那个女人那段战栗的过往就全都涌进脑海深处,不断在他脑海冲撞。

    怨恨、愤怒,七年前他早该死在燕京,仇恨使他坚持下来,带着屈辱带着仇恨活下去。回新城后那个女人仍未放过他,无妄之灾,牢狱之灾,精神失常被困精神病院。苦难的过往,痛入骨髓的回忆……他没有被击垮,他在咬牙坚持,他现在活下去的唯一原因就是想要报仇!

    凌飞凝视江北泷许久,缓缓道:“本该杀了你,你知道了太多事。”

    “你不会杀我。”江北泷语气笃定,“我认真分析过你,你一定不会杀了我。”

    凌飞冷笑一声:“如果你真的分析过我,你就应该知道你说了这句话必死无疑!”

    “我知道,如果没有任何缘由说了这句话,我必死无疑。但是,你知道了我叫江北泷,你有心与凌家做对抗,有心报复凌家,你就不会杀了我!”江北泷语气斩钉截铁,“你想要在华夏找到除我之外的第二人,概率几乎为零!”

    凌飞眼睛一眯,这话说得不错,像江北泷这样的人错过了很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第二个。

    “而且,我绝对忠诚,毫无野心,不论如何思考,我也是你的不二人选。”江北泷道。

    房间内静了许久。

    “暂且放过你。”凌飞轻哼一声。

    江北泷笑了一声:“就算你不杀我,我也活不了太久。我这一身的病,能活三年已经是极限。”

    凌飞神色微变,几步上前抓住江北泷的手把脉。

    “燕京一役,新城牢狱,落下无数病根。”江北泷语气平静,“我活不了太久,本以为会在这精神病院度过余生。很幸运,让我发现了你,让我还有最后一搏的机会!”

    江北泷的脉搏羸弱,和安若曦的天衰不同,他是无数病症折磨下的孱弱。光从脉搏中凌飞便能猜测到江北泷过往受过多少磨难,加之言语凌飞能够从中猜测一二。

    凌飞放下江北泷的手道:“你的布置不错,一举两得。”

    江北泷晒然:“治病,顺便逃离这个‘监狱’。算不得布置,我如果真想要离开,他们拦不住我。只不过出来于事无补,带着一身的伤病我什么也做不成,妄图东山再起也只是痴人说梦。”

    凌飞伸出手迅速拔下银针,淡淡道:“三天后,跟我去研一医药集团。”

    江北泷笑了:“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或许吧。”凌飞将银针全都拔出,“你的病三天治愈不可能,所以需要你配合我演戏,你才有机会离开。”

    “我知道。”江北泷明白凌飞的意思,倒是就假装被治好,坚持不犯病即可。

    “不过,恐怕不是那么好离开。”江北泷悠悠道,她不会让自己安然离去。

    “这些都是小事。”凌飞毫不在意,他想要让一个人跟他走,谁也拦不住!哪怕凌家老爷子在前,也不能。

    ……

    江北泷房门方才的两个医生只剩一个,另一个此刻正在医院某一间办公室内。

    办公室很简约,办公桌后坐着一位中年男人,他盯着眼前的医生:“妙手仁心?”

    “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江北泷偷偷摸摸报了。”医生面带为难,“现在那个中医已经来了。”

    中年男人一巴掌拍在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两个干什么吃的?看个人都看不住!”

    医生低着头不敢反驳。

    中年男人皱着眉头:“不行,如果这个中医真的有点能力把江北泷治好的话,那就麻烦了。”如果只是节目组曝光江北泷中年男人并无所谓,让世间之人知道曾经的江北泷疯了反而是件好事,麻烦的点在于万一治好了,那岂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出院?

    中年男人抬眼盯着医生:“不惜任何代价,一定不能让江北泷离开这里!”

    “是!”

    ……

    凌飞离开了医院,出了医院便与摄像老师分道扬镳,直奔公司而去。凌飞想去问问展天啸,详细了解江北泷此人。

    凌飞对于江北泷的了解仅限于当时看到的那篇报道,展天啸从商多年,想必对此很是了解。如果江北泷真如报道中所说,展天啸不可能不知道这号人物。

    展天啸的公司处于平稳阶段,基本没有什么事,现在展天啸会时常来公司,多数情况凌飞到公司都能看到他。

    凌飞来到公司楼下,迎面碰上一个年轻人,年轻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兄弟?”凌飞被他叫住。

    凌飞侧目:“什么事?”

    年轻人道:“看你这个样子,不像是在这上班的。”

    “不是。”

    “所以你是来面试的?”年轻人问道。

    “你想说什么?”凌飞直接问道。

    年轻人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研一集团在几楼,我去面试。”

    凌飞看了他片刻:“如果你真的是去面试,应该会收到他的短信通知。”若是简历合适会收到面试短信,告知地点,不至于连地方都不知道。年轻人的发文只会让凌飞怀疑别有用心,求职者不至于这个都不懂。

    年轻人脸色一僵,立即道:“我不小心把短信也删了。”

    凌飞收回视线,理都不理走了进去上楼。凌飞离开,年轻人深深望着凌飞的背影,许久之后转身离开。

    情报,这样东西从古至今都占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论是战争军事,还是商贾买卖,亦或是平头百姓的日常过活。情报的重要性很多人懂,依靠得到的先进消息有的人甚至借此成功,这证明了情报的重要性。

    信息能给人们带来无数利益,因而在现代诸如信息是金钱等等书籍常在热销榜上。

    能走到公司顶峰的哪个会笨?情报是他们最为重视的点。正如江北泷,虽然身处精神病院,可他的情报却能得到凌飞是凌家弃子的信息,不可谓不可怕。

    方才这个年轻人给凌飞的第一感觉便是收集信息的探子,无时不刻不在四处乱飘的视线,肢体上的小动作,身为情报方面专家的凌飞能够肯定,他一定是某方面派来的人,目标正是研一!说是问路,很可能是在试探他。

    凌飞也没想太多,调查信息是相互的,研一集团自然也有其渠道。不过……凌飞对于江北泷的情报组织更感兴趣。按照江北泷的话他曾在燕京折戟,回到新城又受牢狱之灾,甚至进了精神病院,这种情况下他的情报依旧如此详细,细思极恐。

    这样的情报部门,未来江北泷加入将成为一大助力。

    到公司,凌飞直接进展天啸的办公室。

    “展叔。”

    “唔,来了。”展天啸头也没抬,在看着什么文件。

    “展叔,你可知道江北泷?”凌飞在沙发上坐下直接问道,也没什么好弯弯绕,他和展家的关系已经非常密切。

    “江北泷?”展天啸抬起头来,神色微异,“你问他做什么?”

    “了解一下。”

    展天啸沉吟片刻道:“他是一个商业奇才。眼光之精准,行事之果决,手段之凌厉,能力之强盛,我不能及。”

    “展叔谦虚了。”凌飞淡笑。

    “我说的是事实。”展天啸沉声道,“当年他在燕京不知道做了什么,听说是得罪了大人物,导致南国集团覆灭。即便如此,几年前回到新城后东山再起仍旧引起无数风浪。他的手腕能力都是上上之选,只可惜时运不济啊。”

    “展叔知道情况?”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