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多前,凌家走出一个弃子!这个消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知,燕京人脉几乎用尽。”男人看向凌飞,眼眸中的疯狂时刻闪烁,手捂着额头,身体微微发颤。

    “为什么?”凌飞开口发问,“为什么这么执着想要知道我的情况?”

    男人没回答凌飞的话,双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脖子处青筋暴露,面容开始挣扎。

    凌飞皱眉?他怎么回事?

    “让我完全确定的猜测并不是这些,而是,我想起来了,我当年在凌家见过你!”男人语调变得沙哑,额头汗水密布。

    凌飞微异,认真盯着男人看,丝毫没有印象。

    “那已经是好多年前,当年你还是个小孩。”男人喉间沙哑,身体在发抖,回忆到了凌家,又逼得他想起那个女人,让他恨入骨髓让他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蛇蝎女人!

    “呼呼呼……”男人全身发抖,眼若铜铃,满眼血丝密布,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在一圈圈涨开。好像,那个该死的状态又要来了!

    “虽然,虽然你面容改变了不少,可还是有,当年的影子。呃……”男人咬着牙,挣扎站起来,边说边往旁边的床靠。

    “因为这些事,让我想起来,联系起来。”男人踉跄着走到床边,一把抓起桌上一瓶药,颤抖的手想要将药物倒在手上却抖得满地都是。

    凌飞眼眸凝实,看来男人来这里的确是有原因的,他确实有病!现在似乎控制不住了。

    还想将手里的药物导入口中,过度的颤抖让手上的药片抓不住,全都抖到地上。

    凌飞见状几步上前,在男人胸前点下几处大穴。男人一下坐在床上,大口喘气,身上的颤抖好了不少。

    男人深深看了眼凌飞,也没感叹几句凌飞的这一手医术,而是继续道:“你是凌家两年前,那,那个弃子。我调查过,两年前你能从凌家出来,是你母亲临死前在你父亲门前磕了一夜的头换来的。”

    凌飞心颤了一颤,脑中想到那个伟大温柔的女性。

    “从小你备受屈辱,离开凌家也是母亲的死换来。我不信,以现在你的性格,可以忍受那样的耻辱!咳咳咳……”男人剧烈咳嗽,脸色涨得发紫,眼角因为剧烈地咳嗽挤出眼泪。

    “我,我,我不知道你现在,为什么变成这种性格,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有了,这么强的身手和医术。”男人大口喘气,“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你和我有同样的目标!”

    男人眼中透着刻骨的恨意,凌家,凌家!凌家成了他的病,现在他只要一想到凌家,一想到那个蛇蝎女人,都会让他犯病。

    “看到了你的性格能力,知道了你开了公司,十天前得知那个消息,我想通之后便开始布置和你的见面。”

    “布置?”这个词让凌飞眉眼一动。

    “不错,布置。”男人剧烈的咳嗽渐渐喘匀,话题离开凌家也让他不再濒临犯病边缘,“我如今,身不由己,想要离开这个医院,乃至出这个病房都很难。”

    所以他才布置这么一出,借住节目组才能得以和凌飞见面。

    “什么意思?”凌飞神色微异。

    男人龇起牙,那种感觉又要袭来……

    “凌家!”男人低吼一声,吼开始之后他有些听不住的迹象,脑中一段段不忍回首的画面如同幻灯片一样不断闪烁,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轰的一声bào zhà,脑海深处炸成混沌,他失去了理智……

    “啊啊啊啊!凌家,凌家!啊啊!”男人怒吼着双手疯狂砸在桌面,陷入疯狂。

    凌飞摇头,确实是疯子,他有病。在刚刚进来的时候他还正常,可随着话题渐渐深入,深入到凌家之后,他的状态渐渐变了,换句话说,犯病了,凌家是男人犯病的主因。

    “他和凌家有什么样的仇恨?”凌飞不禁想到这个问题。

    现在男人已经彻底陷入疯狂,失去理智。

    咔哒一声摄像老师推门进来:“怎么了?”后面还跟着医生。说是医生,这两个人仅仅是穿着白大褂而已,身材魁梧一点都不像是医生的样。

    凌飞想到男人方才的话,忍着看了看这两个医生,微微一笑。

    “没什么事,就是犯病了,你们先出去,我先安抚一下他的情绪。”凌飞道。两个医生对视一眼走出去,守在了外头。

    摄像老师肩头扛着摄像机在拍摄,他不准备出去。

    凌飞也没赶摄像老师出去,这种时候可以拍摄,也应该拍,目前他的重点仍旧是比赛。

    “凌先生,他这是什么病?”摄像老师问道。

    “失心疯。”凌飞掏出银针,扎在反疯狂砸桌子的男人后心,他整个人一个瑟缩,软倒在地。

    凌飞将他抬起俯压在床上,背朝天。

    “说得简单点就是失心疯。”凌飞看着镜头,“这是比较笼统的说法,具体没有这么简单,我不好和你解释,你大概明白是这种病便是。”

    失心疯并非不可治的疾病,要说难度比癌症可简单多了。

    医治男人凌飞没有用明心手,只是拿银针在男人背后刺入,不多时男人后背脑后扎满银针。

    凌飞在旁边的椅子坐下。

    摄像老师拍了一会儿后收起摄像机;“凌先生,现在是需要等吗?”

    “需要一段时间,你先出去,顺便帮我找纸笔,这边需要写药方,刚才的黄小曼也要。”凌飞道。

    “好。”摄像老师开门出去。

    关上门,凌飞站起来,将扎在男人脑后的一根银针拔下。

    “我知道你醒了,聊聊吧。”凌飞望着银针道。

    男人微微挣扎起来。

    “不用动,趴着。”凌飞道。

    凌飞是医生,男人没说什么,低声道:“我刚刚说到哪?”

    “该说的都说了。”凌飞淡淡道。

    男人静默片刻,不知是不是在思考刚刚自己说的内容。

    “我和你是一样的,仇恨凌家。在看到你的医术之后,又得知你开了医药公司,便决定和你合作。“

    凌飞听后笑了一声:“合作?你现在竟然在想这个问题,你更应该考虑我会不会杀了你。”

    “不会。”男人斩钉截铁。

    “这么自信?”

    “因为我是江北泷!”男人沉声道,“我有能力,有实力让你的公司成为不次于凌盛集团的存在!我们的合作对你来说只有益处,而且,我什么都不需要,不索取。你没有理由杀我!”

    江北泷?听到这个名字凌飞怔了怔,这个男人是江北泷!他在手机的资讯中看到过,内容是盘点近几十年来最有实力的商人。

    江北泷,一个昙花一现的人物,是个天才实业家,曾建立起一个庞大商业帝国。南国集团,一个实业覆盖半个华夏的集团,却在顷刻间灰飞烟灭,至今都是未解之谜。

    而眼前这个在精神病院里的男人,竟然是南国集团的总裁江北泷?该不会就是因为他天天说自己是江北泷所以才被认为是神经病吧?

    凌飞只是片刻的讶异便恢复如常,淡淡道:“所以呢?”

    “从你的举动我能猜到你想干什么,你有野心,有实力,有魄力!但是,你缺少我这样的人来替你开拓道路,展天啸能力不错,可若是想要扳倒凌家,他还没这个实力!”江北泷沉声道,“我是你的不二之选。”

    “我不奢求其它,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凌家那个贱人死在我面前!”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