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和正常看病有些不大一样,摄像老师心中替凌飞无奈。

    正走着一个年轻的女性突然朝着凌飞扑了过来,看护的医生护士急忙跟着跑。

    女人扑过来凌飞侧身一闪让她扑了个空摔在地上,她大叫:“老公,你干嘛呀,我是涓涓啊!”

    医生护士跑过来按住她,忙对凌飞道:“不好意思。”

    “无碍。”凌飞扫了眼这个女人转身离开,也不管后头如何大声嚷叫。

    走到对应的病房,凌飞看了眼手中纸张,就是这里。

    门打开。

    叮铃铃——

    窗外清风拂过,窗前挂着的一串紫色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风铃底下坐着一位男人,他背对着凌飞看不到脸。

    他很安静,不似外头那些喧闹的患者。

    凌飞缓步走上前,在侧面看到了男人的脸,大概三十多快四十,长相平凡,毫无特点。他正闭着眼睛微微仰着脑袋,似在感受吹来的风。

    凌飞略微思索,开口道:“你好,我是你的医生。”

    男人睁开眼,眼神何其深邃,那张平凡的脸颊因为这只眼睛而变得格外出彩,整张脸仿佛活了过来一般。

    看了眼凌飞男人重新闭上眼:“嗯,坐吧。”

    凌飞侧目,这个人……有点意思。他直接在男人身旁坐下。

    “没别的,叫你过来聊聊天。”男人突然道。

    这句话很莫名,让人摸不着头脑,初次见面就好像和凌飞是熟识一般。

    “你这话,很有意思。”凌飞淡笑。

    男人仰着头:“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凌飞扫了眼闭着眼神色平静的男人:“你看起来不像有精神病。”

    “如果疯子不算精神病,那我应该是正常的。”男人缓缓开口,顿了片刻又道,“他们都叫我疯子。”

    “为何?”凌飞饶有兴趣道。

    男人睁开了眼看向凌飞,这双眼睛内血丝密布,与方才睁眼截然不同!血红的眼睛让他显得无比疯狂,可脸色却异常平静。

    “因为,我这样一个被所有人认为是神经病的人,竟然和你有着一样的目标。”男人盯着凌飞,眼中明灭闪烁的疯狂之色让人害怕。

    “什么目标?”凌飞浅笑。

    “燕京,凌家!”男人嘴角牵起,疯狂的眼神,残忍的笑意。

    凌飞的笑僵住片刻,脸色慢慢收敛,凌家!这个男人竟然向他提到了凌家!在新城除了与凌家有关之人外,应该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才对,可男人却说出这样的话!

    凌飞缓缓抬手:“杨老师,你暂时先出去。”

    摄像老师一怔,看了眼两人,又怎么回事?心中揣摩燕京凌家四个字。对于他这种普通人来说,不会明白其中的分量。

    “出去。”凌飞再重复一遍。

    摄像老师皱眉:“凌先生,我们的拍摄不能一直这样,我们……”

    “现在与拍摄无关,你先出去!治病我会叫你。”凌飞淡淡道。

    摄像老师想了想,还是点头先离开。

    “现在总该好奇我为什么会这样说话吧?”男人疯狂的眼神在慢慢平复。

    凌飞凝视男人:“人,知道得太多活不久。”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基于事实的基础进行猜测而已。”男人指着自己的脑袋。

    凌飞眼睛一眯,猜测?

    “两年多以前一个身世背景皆不可查的年轻人来到新城,身份隐蔽,无论是谁动手调查都会被一只莫名的手所阻断。他就仿佛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什么都是空白。”男人悠悠说道,“空白期持续了两年,这两年他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无任何一点出彩,无任何一点出奇。唯一值得称道的点就是他考入新城大学,这所国内知名的重点学校。”

    凌飞静静听着,不发一言。

    “可就在今年,这个年轻人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成为唐仲英女儿的男朋友,与新城市委书记之子陈瑾浩结仇,甚至毁了他的容!行事果决,手段狠辣,心思深沉,与这两年来那个名为凌飞的年轻人判若两人。”男人摇着头,“紧接着薛渭水的儿子薛亭远、言家子弟言无莜,老省长的孙子梁凡,蒋长英的儿子蒋旭,个个都得罪一遍教训一遍,胆大包天!”

    “随后陈景山、荷禹赌场丁行健……”男人扫了眼凌飞,“可以说是新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挨个得罪了个遍。得罪也就罢了,甚至是……杀了薛渭水。”

    凌飞眉头一挑:“也是猜测的?”

    “慢慢听我说,我会全部告诉你的,我的全部想法。”男人缓缓道,顿了片刻他又继续,“很奇怪,两年来一直普普通通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个普通学生,突然身手了得,医术超凡。且性格大变,这让人根本无法想象。所以,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当然,你也感谢你闹出这么多的事,不然我可注意不到你,更别说调查你。”男人道,“一调查便发现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

    凌飞神色不变,心中涌起杀机。

    “嗬,我知道你想杀我。”男人倏地惨笑一声,“可这真的没有必要,我和你只会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什么意思?”凌飞淡淡道。

    “开始时我就说了,我们的目标一致,燕京,凌家!”男人眼中的疯狂神色再次变浓。

    “……”凌飞。

    “你刚刚不是好奇我是怎么猜到的,其实也简单。”男人话题一转,避过重点,“你身手恐怖,当晚又刚好去了薛渭水的宴会,以你们之间的矛盾,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你大变的性格,十之**是你动的手。动机、时间,都没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你一个人怎么能做到杀了那么多持qiāng的对手。本来我也想不通,但荷禹赌场的保密工作也不是密不透风,你当晚的举动暴露了你的实力。”

    “这些猜测并不困难,只要有足够的讯息,一切的猜测都是水到渠成。”男人缓缓述说,“我想你心里最疑惑的应该是为什么我知道你的目标是凌家吧?这一点也不难猜测。”

    “奥斯丁酒店里在你和你同学几人去的那一次,袁立宏和你在他办公室见了面,而你打了他他却没有任何反应。这一点让人深思不已,他的为人睚眦必报,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他竟然任由你打他?这不得不让我遐想非非。”男人说道,“所以我深入调查,从保安那里得知了一件事,当日凌家凌子衿也在奥斯丁酒店,并且他当时也在袁立宏办公室!”

    凌飞一顿,凌子衿!这个人他有印象……当时他在里面么?似乎里面确实有个隐藏的小办公室。

    “但是,凌子衿这次的任务不是为新城的奥斯丁酒店而来,他是要去羊城办事,为什么特意去了新城再回头去羊城,如此多此一举的举动只能证明他是有要事特意赶到新城。能够让他这种身份的人也觉得是要事的,不多……当然,到这里我也没猜出来,只是怀疑而已。”

    “再之后便是袁立宏借陈景山的势想要把你处理了,结果却是让你掀了局。”说到这里男人颔首,似是在对凌飞表达赞许。

    “这几件事看似毫无关联,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有关系!所以我让人到燕京凌家调查,直到十天前才得知了这个消息,让我明白了你身上所有的秘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