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曼脸色沉了下来,然而流脓的皮肤让人根本看不出她的脸色。

    “胡说,我什么时候呆了那么久。”黄小曼争辩。

    唐娉婉手指着床头的桌子:“桌上一圈又一圈被杯子压出来的印记,看程度至少十天半个月才能压出来。圈的大小一致,就是你的这个杯子。”

    “也可能是上一个病人的,现在的杯子规格都差不多。”黄小曼在反驳。

    唐娉婉又道:“你的枕头被子,上面沾着黄色液体凝结后的痕迹。如果没猜错,就是你脸上的浓在睡觉时沾上,从痕迹上来看时间的长短至少有一周。我不认为这会是上一个人留下的,医院也不至于这都不收拾,我更不认为你在看到病床是这种样子还觉得无所谓住下来。”

    黄小曼张张嘴,一句话也没反驳出来。

    “还有你的病服,上面也沾着同样的泛黄液体,且饭菜残渣油质都有,时间上估计绝对超过一周。”唐娉婉又说出一样决定性证据。

    公司几位高层对视一眼,都有些感慨,唐娉婉的心实在太细了。说实话,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些。

    肖琳望着唐娉婉美丽而又认真的脸颊,双眸越发迷离,总裁始终都是这么优秀。

    凌飞笑着,和他心中所想无二,不过他知道的不止这些。他看了黄小曼的病,从脸上病情的程度来判断怎么也超过一周,节目组需要提前和病人打招呼才能开始治病,这时间也超过一周,说明黄小曼住院至少超过一周。不过说到细心他还是不如唐娉婉,唐娉婉比他更早注意到这些细节,他是顺着唐娉婉的目光才想到。

    所以,凌飞一开始就知道黄小曼有问题。

    “即便是我住院半个月,那又怎么样,能说明什么!”黄小曼干着嗓子,面容变得有些狰狞,但因为嗓音显得色厉内荏。

    “说到这种程度了你还要反驳吗?”肖琳倒是先开了口,“半个月前你就在皮肤科的病房住下,说明你的皮肤在半个月前就出现问题,而你父母在我们公司闹事时说的是这几天的事,前后冲突,你当我们是傻瓜吗?如果你想要证据,找医院查查你的住进来的记录就是。”

    黄小曼闭嘴了,化脓的脸根本看不出脸色如何,可能羞愧,可能很难看。

    “谁指使你的?”唐娉婉问道,从在公司里他父母含糊其辞时她就察觉不对劲,不就是问病情几天了,竟然如此含糊,当时她便起了疑心,果然如此。

    凌飞脑中闪过进房时看到的那个男人,细细回想,三十来岁,短寸发,国字脸,浓眉小眼,肤色较暗,身材适中。

    黄小曼不说话闭着眼睛,她那张脸也无法让人从中看出表情来。

    黄小曼不言,唐娉婉也没有发问,片刻后转过身:“回公司。”

    “啊?”肖琳错愕,“总裁,就这么回去了?”

    “不再问问?”

    “是啊总裁,再问问吧?要不就报警?找警察也行。”

    “诽谤的罪名可不轻呢,故意找我们麻烦,我们也不用给面子。”

    “她也很可怜,罢了。”唐娉婉留下一句话,人已经开了门。

    床上的黄小曼睁开眼,张了张嘴巴又闭上,眼中无奈。

    唐娉婉要离开,公司里的人还能说什么,全都跟了出去。

    凌飞挑眉,这妮子,也不和他说一声再见。嗯?等等?凌飞看了眼床上的黄小曼,他脸色怪怪地,唐娉婉该不会是连这都算计好了吧?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帮她,所以干脆不问。她明白肯定问不出什么来,交给他最方面,也容易问出来。

    最后还特意留下的一句话让黄小曼戒备心降低,让自己的询问难度也降低。如果直接问,概率几乎为零,这么做概率高上许多。

    想着凌飞嘴角一抽,没想到自己也被算计了一回,还是想明白了也心甘情愿被算进去的算计,这妮子……所以,她刚刚不看他不向他打招呼就离开是因为觉得算计了他不好意思吗?

    摄像老师感觉自己看了一集名侦探柯南,唐娉婉的观察力未免太厉害了些。与此同时,他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遗憾啊!作为一个摄影职业的,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场面,可偏偏没记录下来,要多遗憾有多遗憾,如此精彩的画面这辈子可能都碰不上第二回。

    凌飞拉着一把椅子过去在床边坐下:“你很在意你的脸?”

    “废话。”黄小曼撇嘴。

    “我们做个交易。”凌飞道。

    “嗯?”黄小曼皱眉。

    “一周之内我治好你,你告诉我这件事的真相。”

    黄小曼上上下下打量凌飞一番:“你和唐娉婉什么关系?”

    “与你无关。”凌飞道。

    黄小曼斜了眼凌飞:“我劝你消了那个念头,就算你帮她她也不会看上你,人家是丽人美妆的总裁,父亲是投资天才唐仲英,家世显贵,你配不上。”

    “不劳你费心,只说这个交易。”凌飞淡笑,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还看不上?

    黄小曼犹豫了片刻:“你,真的能治好我的脸?一周?”

    “既然你这么在意你的脸,在同意节目组的要求后我不信你没去调查。”凌飞淡淡道。

    黄小曼沉吟片刻道:“我确实调查过。”

    “所以呢。”

    “可是,你太年轻了。”黄小曼忍不住道,“那是我的脸……”

    “那没什么好谈了。”凌飞起身,“我会让节目组和你交涉,我另选一个病房。”

    凌飞一走黄小曼急了,急忙道:“别,等一下,我同意!”

    凌飞侧目颔首:“这是个明智的决定。”

    黄小曼舒了口气,她也是没办法,医院说了几天能治好,结果越来越严重,半个月了仍然不见好转。所以节目组联系她的时候她才那么干脆就同意……

    “等一下等一下。”摄像老师叫了几句,急忙扛起摄像机,“现在该拍摄了。”

    凌飞稍稍等了一会儿,看摄像老师准备完毕才道:“我给你写个药方,你负责抓药,我这几天应该会过来。”

    “具体什么时候?”黄小曼很着急,她巴不得下午就治疗。

    “不清楚。”凌飞道,“我有空就过来。”

    “……”黄小曼有点无语,参加比赛都这么随意的吗?

    “小病而已,不需要多在意。”凌飞扫了眼四下,“有没有纸笔?”

    “……没有。”小病而已?

    凌飞转身就走:“待会儿我让人给你送张单子过来,你按那个去采药。”

    说完凌飞直接出们,黄小曼在身后叫也不管她。

    凌飞的性格很干脆,这是摄像老师最深的感触。想了想失笑,管这些做什么,跟着就是。

    还有第三位患者,凌飞准备一并看了。就目前看来,马先生的病情最严重的,需要上心的只有他。治疗需要用到渡劫手,难度很高。不知道第三位什么情况,如果第三位也需要渡劫手治疗,那凌飞会很头大。

    跟着号码走,凌飞来了另外一栋楼,上三楼。

    上来后凌飞神色怪异,他看到了一个个奇怪的人。有穿仰着头嗷嗷叫的,有坐着发呆的,有活蹦乱跳的。各种年纪都有,个个神色状态都很怪异……

    凌飞揉揉眉心,这签抽的,精神病院……

    摄像老师心有余悸四处瞟着,他也知道这是哪,他哭笑不得,凌飞抽的怎么都是硬茬子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