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娉婉几人进来肖琳便将门关上,以防护士门看到。

    凌飞走了上前,轻声道:“公司又出了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不必,我能解决。”唐娉婉道,语言依旧冰冷,可语气中隐约有了温度,望着凌飞的目光中多了一抹柔软。

    唐娉婉身后的公司高层讶异无比,纷纷对视,这个人是谁?他们能看出来唐娉婉和他关系不浅,唐娉婉说话什么时候这样过,难不成是总裁的……

    肖琳面若寒冰,盯着凌飞脸色越发阴沉。凌飞似有所感,看了过去,肖琳立即移开脸,不想看凌飞。

    “你公司的情况和她有关系?”凌飞扫了眼病床上的女人,心中若有所悟。几近毁容,而唐娉婉做的又是化妆品,不得不让人深思。

    唐娉婉颔首,几步上前:“你先等一会儿,我需要耽误一点时间。”

    “无碍。”凌飞双手抱胸,病他已经看过,心里有底。

    唐娉婉走上前对着床上的女人道:“你好,请问你是黄小曼女士吗?”

    “是,你们是?”黄小曼微微瑟缩,有点避着唐娉婉问道,身为女人,尤其是自己毁容的状况下眼前出现一位顶级美女,会让她很不适,她会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对比,自惭形愧进而自卑。

    “我是丽人……嗯?”唐娉婉正要说什么,倏地注意到还在拍摄自己的摄像机。她看了眼凌飞,“摄像机能不能暂时收起。”

    凌飞已经猜测到了一些东西,转头对摄像老师道:“麻烦,收起一会儿。”

    摄像老师犹豫,出于职业考虑,这是一定要拍的。但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很多时候不适合拍摄,尤其是对方提出让他将摄像机收起的情况下,再拍显得太不要脸。

    凌飞见他犹豫又道:“我的拍摄延后,暂时也不会开始治疗。”

    摄像老师苦笑一声收了起来。

    看到摄像机收起唐娉婉才放下心,这件事决不能暴露于媒体面前,几个人知道并无所谓,宣扬不起来,有了视频证据之后才不一样。凌飞是在拍摄妙手仁心,如果被拍进去可不知道会不会被剪出来播放,若是剪出来很麻烦。

    “别收起来!给我拍!”床上的黄小曼这个时候突然叫起来,神色激动。

    众人错愕,怎么回事啊她?

    “把我毁容了还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成?”黄小曼情绪激动,“我告诉你,休想!”

    凌飞闻言神色微异,认真看了看这个女人,奇怪……

    丽人美妆高层神色各异,看来黄小曼应该是猜到了他们的身份,以及过来的目的。

    唐娉婉神色平静:“看来黄女士是知道了我们是什么人。”

    “嗬,不就是毁了我的脸的罪魁祸首。”黄小曼冷笑连连。

    唐娉婉凝视黄小曼片刻,微微躬身,如墨秀发滑落垂下,如同黑色瀑布,滑顺倾泻。

    “黄女士,如果你的脸是因为我们的化妆品造成,请允许我对你表达我们的歉意。”唐娉婉道。

    “嗬,道歉,道歉有什么!能让我的脸变回来吗!”黄小曼厉声道,“我的这张脸变成什么样了,你还有脸说!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原谅,我们法庭见!我还要告诉媒体,毁了你们这无良化妆品公司!”

    “黄女士,先别着急,我们肯定会帮你治好的,治好后还会给你一笔钱。”丽人美妆高层纷纷发言。

    “是啊,治疗绝对不是问题,你放心。”

    “钱我们一定会让你满意。”

    “钱?”黄小曼冷笑,“在你们眼里是不是只要有钱就能解决一切?我的痛苦呢?我的精神损失呢,你们怎么赔偿!”

    几位高层皱眉:“那你还想怎么样?”

    “我就要让你们公司毁灭!这种害人的地方留着干什么!为了我,也为了造福华夏百姓。”黄小曼怒道。

    极为高层恼怒不已,这就是最麻烦的局面,软硬不吃!

    唐娉婉静静听着,这时开了口:“造福全人类的愿望是好的,可目前只是造福你一人而已。”

    黄小曼斜眼看唐娉婉,冷漠道:“你什么意思?”

    “目前为止,我们化妆品出现的质量安全事故仅有你这一例。”唐娉婉缓缓道,“这款化妆品面世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不论是我们自己测试还是市场反馈,无任何副作用,像这种情况仅有你这一例。”

    黄小曼瞳孔微颤,随即厉声:“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我是骗你不成!我会把自己的脸弄成这样,毁了自己只为抹黑你们公司的声名不成!”

    摄像老师这回总算知道为什么唐娉婉不让他开摄像机,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事。

    “正常来说不可能,但世事无绝对。”唐娉婉平静说着,像是在说一个无可辩驳的哲理一般。

    黄小曼凄然惨笑:“无耻,真是无耻,商人都是这般德行,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是女人,你也是女人,换做你你原意吧自己的脸弄成我这样然后去诽谤她人吗?”

    “不愿意。”唐娉婉答道。

    “既然如此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

    “凡事并非一个因对应一个果,时常会出现几个因对应一个果的情况,也有一个因对应几个果的情况。”唐娉婉打断黄小曼的话。

    黄小曼冷笑:“别给我打马虎眼,想说什么直说!”

    唐娉婉注视着床头桌上的茶杯以及桌上一处又一处杯底压出来的圆形痕迹;又看了看黄小曼所躺的枕头被单上由于沾上她脸上流脓已经泛黄的粘性液体;视线在黄小曼病服上也停驻许久。

    凌飞全程在看着唐娉婉,她看到什么凌飞也看到什么,这一圈看下来凌飞嘴角扬起,不愧是我的女人,脑子就是聪明。刚刚他还准备帮忙呢,看来不用了……

    较久的沉默,让丽人美妆高层不明所以,总裁在想什么?

    “故作玄虚,现在说不出来了吧!”黄小曼冷哼。

    “意思很简单。”唐娉婉凝视黄小曼,“你在撒谎,你的脸和我公司产品无任何关系,你在诬陷我们公司。”

    黄小曼怒不可遏:“同样身为女人,你难道不觉得这么和我说话是一种罪过吗?脸是女人最重要最珍视的东西,为了毁你公司声名我去让自己毁容,你觉得可能吗!”

    唐娉婉摇着头:“不可能。”

    “那你凭什么说我撒谎,你在胡诌什么!”黄小曼语调愈发高昂。

    “你是毁容了不假,但你的脸并不是因为我们公司产品的原因,而是其他原因所致。”唐娉婉道。

    房间内其他人都是讶异,真的假的?这是怎么回事,总裁说这话应该不是无的放矢吧?

    黄小曼一呃,顿了片刻,怒道:“胡说八道。”

    “你的语调降低了。”唐娉婉语气依旧平静,如井中之水毫无波澜,“这证明你的心虚。”

    凌飞忍不住笑起来,她的心细让他有些意外,这一点他都没注意呢。

    黄小曼黛眉缓缓皱紧,沉默片刻语调一改方才激怒,低声道:“既算是我心虚,你说我诬陷你,总该有证据!”

    “据你家人所言,你用了我们化妆品出事就是这几天的事,对么?”唐娉婉问道。

    “是,这又如何?”黄小曼淡淡道。

    “但是,这个房间里的一切告诉我,你在这里住院至少超过一周,甚至半个月。”唐娉婉道,“而这个病房是皮肤科。”

    公司几位高层眼前一亮,明白了唐娉婉的意思!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