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慎贤神色僵住片刻看到摄像头,怡然不惧,朗声大笑:“这就是摄像头,你试试看!敢动手我一定能保证毁了你!”

    凌飞斜了眼摄像头,口袋一摸,一枚硬币出现在手上。

    咻——

    砰!

    硬币于凌飞手上消失,下一刻摄像头被炸开。

    哗!

    房间内四人全都惊住,摄像老师刚刚关上门就看到这一幕,这个人傻眼,这是暗器吗?马先生傻了眼,凌飞这一手着实恐怖,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之人,却从未见过这样的画面。

    洛倾城张张嘴巴,她知道凌飞很厉害,但一个硬币爆掉摄像头未免太恐怖了些。

    吕慎贤头皮发麻,瞪大了眼睛,满目难以置信,世界上竟然存在这样的人!

    “现在没了。”凌飞淡淡道,一步步靠近,“学术之争我认为很正常,学西医讨厌中医我不说什么。可你得寸进尺,让我很不爽。”

    吕慎贤咽了咽口水,凌飞方才这一手惊住他,可想而知凌飞的身手如何,他方才是有过反手的心,这一刻尽皆消失。

    “你,你别过来。”吕慎贤步步后退,撞在墙上。

    “说话怎么颤抖了?是因为害怕吗?刚刚不是那么气焰嚣张?”凌飞一步步逼近,面容平淡。

    “我,我……”

    “告诉我,你想怎么死?”凌飞淡漠问道。

    吕慎贤双腿发颤,凌飞冷峻的神色,无情的眼神,让他惊惧万分。吕慎贤心头巨颤,这种时候他根本无法保持平静,哪怕洛倾城在旁边也维持不了了“高大形象”。现在的他害怕到了极点,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才能一个硬币把摄像头给扔爆?凌飞要打他,他毫无抵抗之力。

    “回答我。”凌飞又一步靠近,霸道的气质极具压迫力。

    吕慎贤战战的双腿根本停不下,恐怖的惧意压在心头,心胆具颤。

    “如果你不说话,我替你找一个死法。”凌飞淡淡道,“从这里扔下去,你觉得怎么样?”

    吕慎贤喉间干涩,这会儿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里是七楼,跳下去运气好点可能死不了,半身残废应该没问题。”凌飞再次靠近,“然后再找个西医,看看能不能把你治好,毕竟西医那么厉害,应该没问题。”

    “不,不,不要。”吕慎贤想要镇定的说话,可话语到了嘴边声带不断颤抖,话都说不清楚。

    “呵呵,不要?刚刚侮辱我,侮辱中医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这个问题。”凌飞冷然,“人要为自己说出来的话承担责任,今天让你明白这个道理。”凌飞又靠近,和吕慎贤几乎只要一个手臂的距离。

    吕慎贤心神巨颤,大喊:“不要啊!”

    “嗯?”凌飞倏地眉头一皱,低头一瞧,吕慎贤敞开的白大褂下方,裤子中央已经湿润。

    “没用的东西。”凌飞往后一退,没想到他都没动手打人,就说了几句就把他吓尿,恶心得他都不想靠近。

    凌飞推开吕慎贤紧绷的心弦一下子松开,脚下一软无力瘫软在地。裤子渗透的位置不断扩大,半条裤子全都湿透。

    洛倾城为之皱眉,往后退了点。马先生满目嫌弃,这也配称得上是男人?摄像老师的鄙夷更是溢于言表。

    吕慎贤也是注意到洛倾城的举动,脸色臊红,极为难堪,心底怒意森然,都是这个混蛋!

    本来凌飞还准备教训他,看这样动手都嫌脏了他的手。摇摇头转过身来,对床上的马先生道:“一周之内,我找个时间过来替你治疗,这段时间你去帮我采一些药,治病之用。”

    马先生听到有关自己的病,立即肃容:“先生尽管吩咐。”

    “有没有纸笔?”凌飞问道。

    “有,这里有,我平时会写日记。”马先生连道,床头的柜子里拿出纸笔,其实这是他拿来记录自己最后阶段之用……

    凌飞颔首,接过纸笔在纸上写下一味味药材。现在他不担心交给别人药房里的药采不到药了,以前他写的都是几百年前的药名所以担心,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可没闲着,做了不少功课,把异同的药物名一点一点记下,这张单方里写的都是现在的药物名。

    药物很多,凌飞到现在也没能全部记住,但马先生这张药方中的没问题。

    “你自己找人买好药,届时有用。”凌飞放下纸笔道。

    马先生重重点头:“谢谢先生。”

    凌飞颔首:“先这样,过几天我会再过来。”

    说罢凌飞转身出门,今天有三位病人,大致情况他都要看看。

    门一开门口一堆护士还没走,都在门口等着。她们方才都在猜测是不是因为要治病了所以关门,听说很多医术高超的国手都会避着人;也有人猜测是不是为了教训吕慎贤,从节目中就知道凌飞的脾气很爆,方才吕医生那么挑衅,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呀!

    开了门她们第一时间看凌飞,第二时间就是在病房内扫视,一眼就看到躺倒在地的吕慎贤。定睛一瞧都傻了眼,那湿润的裤子……

    众护士面色怪怪,怎么回事?还尿裤子了?

    “让一下。”凌飞淡淡道了一句,护士们让出一条道路,凌飞和驾着摄像机的摄像老师离开。

    护士们一部分人跟着凌飞离开,一部分人涌了进来,想要看看吕慎贤的情况。进来后众护士神色各异,有发笑的人,有鄙夷的,也有同情皱眉者。

    洛倾城看了几眼走出病房,心中想着那个纠结已久的问题,要不要……

    吕慎贤好不容易等凌飞离开,却迎来了一波他这辈子最大的羞辱,虽然护士们没说什么,可在她们的眼里他看到了鄙夷,这是他莫大的耻辱。

    吕慎贤急急忙忙站起来,向门外跑走,实在没有脸在这呆着……

    ……

    唐娉婉下车,仰头望着眼前的新城市人民医院。

    “就是这。”一旁一位穿着职业套装的美丽的女人轻声道,她便是唐娉婉的秘书肖琳。

    “嗯。”唐娉婉淡淡颔首,“我们走。”

    周围浩浩荡荡跟着四五个人,都是丽人美妆高层。

    肖琳跟在唐娉婉身旁,望着唐娉婉冰冷坚毅的侧眼她双眸越渐迷离。总裁真是厉害呢,每一次都是这样,再麻烦的事都能轻易解决……

    丽人美妆上下对唐娉婉都信服,原因当然不会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而是能力出众。就比如今天的事情,公司上下慌了头脚时是她镇静解决的。临危不惧,手腕强势,决断果决,每每遇事她身先士卒,总能想到办法解决。

    唐娉婉现在没有想方才公司的事情,已经解决,现在耽误之急是医院里的患者。来这里除了是为了看患者之外,还是为了调查这件事究竟是什么人在搞鬼!

    方才公司闹事的是患者父母,唐娉婉和患者父母聊了几句才知道他们其实是被亲戚怂恿而来。没说几句患者的亲戚朋友刚好都赶过来,一副要把事情闹大的样子。

    场面可谓严峻,公司上下皆肃然。唐娉婉仅是言辞犀利,威逼利诱下便让场面止戈。由患者父母出发,抓住话头挑拨他们和亲戚之间的情绪,而后又利诱说赔偿,且全权负责患者病情,令大事化小。

    几句话说得简单,当时的场面有多严峻唐娉婉身后跟着的四五人再清楚不过,所以他们才更加敬佩唐娉婉!

    这件事看似解决,唐娉婉依旧没有放下心,在她看来这件事处处透着怪异的味道。亲戚那么多,是谁先怂恿的?怂恿的人是为了什么目的?是否与对标公司有关?外面的媒体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快就赶过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