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慎贤的行为让大部分人都很反感,小气的男人。

    作为当事人的洛倾城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她正在看着凌飞,也不知是因为更关注于凌飞,还是因为她见惯了别人为她争风吃醋的场面……

    马先生这会儿也没心思理会吕慎贤如何,他低声对凌飞问道;“先生,还需要看什么吗?”

    凌飞不知从哪摸出一包银针,置于床头桌上。

    “把你的衣服解开,盘膝坐在床中央。”凌飞道。

    马先生点头,此刻切莫讳疾忌医,当场脱了衣服,露出嶙峋骨感的身体,胸前正对着他。

    凌飞从包中将银针取出,捏在指尖。

    “身上哪能乱来,还用这么多针!”吕慎贤道,“你这是救人还是杀人!”

    凌飞没理会吕慎贤,手上一晃,银针于指间消失,银针出现在马先生身上。

    马先生闷哼一声,只觉得有一股麻痒感,却不见任何血液流出,明明身上扎了好多根银针。难道这就是针灸?

    凌飞的速度太快,旁边人的人都没看清凌飞就已经把银针扎了上去。门外的护士低呼一声,没有血飙出来吗?

    吕慎贤一愣,这种毫无科学依据的东西为什么真的能做到?竟然没有血出来,假的吧?

    洛倾城眼前一亮,似乎……

    凌飞将银针插上后问道:“身体是否有麻痒的感觉?”

    “没有。”

    凌飞颔首,走到马先生身后,手指并作剑诀般的样式,快速在他身后点击数个穴位。

    “现在呢?”

    “唔……腹部右上方有点疼。”马先生道,说着脸色骤变,“很疼!”

    吕慎贤见状喝道:“快停手,没听到他说话吗?快停手!”

    凌飞没管吕慎贤,又点了一下旁边一个穴道:“现在呢?”

    “更疼了。”马先生龇牙,额头冒汗。

    “小子,快停手!我警告你,如果出了事都是你的原因,和我们没有关系!”吕慎贤道,“庸医就是庸医,不会医治就别装,出了事和我们可没关系。这里是有监控的,全都看着,别想赖到我们身……。”

    “闭嘴!”凌飞抬眼,眼神凌厉,冷漠道。

    吕慎贤让凌飞的眼神吓了一跳,他的眼神有杀气!可看到洛倾城在旁,硬着头皮道:“情况我都和你说了,自己看着办!”

    凌飞皱眉不已,突然手指用劲点在一处,马先生闷哼一声,只见一根银针由马先生身体射出直奔吕慎贤而去。

    吕慎贤大惊失色,往旁边一让,银针从他脸庞擦过,叮的一声撞在墙上而后掉落在地。

    “你干什么!”吕慎贤脸色异常难看,怒喝道。

    凌飞点了几处大穴,马先生挣扎的神色才缓缓收敛。

    “我问你话呢!你刚刚在干什么!”吕慎贤怒道。

    凌飞走到马先生身前,将银针一根一根小心拔下。

    面对毫无反应的凌飞吕慎贤怒不可遏,几步冲上来:“我问你话呢!”

    “看病。”凌飞淡淡道。

    “看病?”吕慎贤冷笑,“看病差点杀了我!”

    “那就算你命背。”凌飞乜了眼吕慎贤,将银针收入袋中。

    “你!”吕慎贤攥紧拳头,深吸口气压下自己的脾气,动手打人不是他的风格。看了眼马先生,他冷冷问道,“你这么厉害,说说看马先生什么病。”

    马先生也看过来,他也正想问,洛倾城以及门外的护士尽皆瞩目。

    凌飞没说话,往墙边走去。

    “呵呵,我就知道,你这个庸医能看出什么来。一群沽名钓誉的人,上了个节目还以为被捧上天。不入流就是不入流,如果中医真的这么厉害为什么看病都来医院,不去找你们?”吕慎贤讥讽道。

    洛倾城黛眉颦蹙,怎么不说话?

    凌飞在墙沿蹲下,拾起方才射出的银针,只见银针针尖发黑。

    “先生,我的病……”

    “无碍,我心里有数。”凌飞颔首,拿着银针过来。

    无碍两个字一听就让马先生心头跳了一跳,多么激动人心的词眼啊!

    “我这病有救吗?”马先生语气发虚,癌症啊,进晚期了啊,这个真的有可能救回来吗?

    凌飞淡笑:“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孤阴不长孤阳不生,世界上不存在绝对之事。”

    “嗯?先生你的意思是?”马先生心中忍不住冒出一丝喜意。

    “有救。”凌飞淡笑。

    “真的!”马先生惊叫。

    门外的护士也是了惊呼:“真的假的?”癌症在常人的眼里就是恶魔,尤其是到了晚期,基本就可以挥手说再见了,凌飞竟然说有救!

    洛倾城眼中尽是狐疑,她不信。

    “哈哈哈,笑话。”吕慎贤嗤笑,“你先把是什么病说出来再说,别什么病都不知道就是能就能救。”

    “不就是个肝癌而已。”凌飞望着针尖发黑的银针道。

    “蒙的挺准。”吕慎贤轻哼,“可若说能救,太装了,这种世纪难题无人能解,麻烦你装逼也先做点功课再说。”

    “我不懂什么癌症,但对于中医而言,人体即阴阳。人体上下、内外各部分之间,以及人体生命同自然、社会外界环节之间的复杂联系,组成阴阳对立统一的相对平衡。这是维持和保证人体正常活动的基础,阴阳对立统一关系的失调和破坏,则会导致人体疾病的发生,影响生命的正常活动。”凌飞淡淡道,“简言之,阴阳破坏,故而造成疾病,世间疾病,盖莫如是。”

    “然,世事无绝对,阴阳无绝对,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并不存在完全没法治疗的疾病。”凌飞凝眸看着马先生。

    马先生这一瞬间整个人都年轻了好几岁,凌飞的话给了他莫大的鼓舞。

    护士们也都是惊异,听着很有道理,可这种事她们还是不大相信。作为医院工作者,学的也是这方面,见过太多太多因癌症而死的病人,世纪难解的疾病,一个二十来岁年轻人的话,叫她们如何相信?

    “胡说八道。”吕慎贤嗤了一声,“如果真要是这样,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可行的方法出现。哗众取宠吧你?”

    “当然,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逆转阴阳的大本事。不过,对于你的疾病而言,还没到需要逆转阴阳的程度,尚能医治。”不知道医院如何测试,可在凌飞的判断下,马先生还是有治的。可是,必须利用明心手乃至渡劫手,再加以药物治疗,方能将之治愈。

    渡劫手救一个人需要耗费太大的心力,上次救安若曦时就能明白,多来几次凌飞也吃不消。若是归一决突破到第五层,或许会不一样。

    “吹牛都不用打草稿了,如果你真能把癌症晚期的患者治好,我当场给你跪下!”吕慎贤冷笑连连。

    “如果你想跪,何必等到那时候。”凌飞淡漠道,“现在就可以。”

    “嗤。”吕慎贤撇嘴,“牙尖嘴利。”

    凌飞微微眯眼,扫了眼摄像老师:“你去把门给我关一下。”

    “嗯?”摄像老师不明所以,看了眼外头的护士,以为凌飞是要开始治病,边问为什么边关门。

    “为什么?”凌飞笑了,“当然是为了关门打狗。”这小子骂个没完,不理他便得了,还变本加厉,认为他好脾气?

    吕慎贤脸色一僵:“你想对我动手?”

    凌飞一步步走上前,笑容深深:“你认为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